当前位置:首页 > 证券 > 富达平台野马电池IPO:依赖出口退税 经销商2年锐减58856成 > 正文

富达平台野马电池IPO:依赖出口退税 经销商2年锐减58856成

导读: (富达平台: 58856)  7月17日,野马电池更新了自己的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10.78亿元、10.52亿元、9.91亿元,增速分别为20.02%、-2.4%、-5.83%,营收连续两年下滑;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1.05亿元、1.23亿元。

7月17日,野马电池更新了自己的招股说明书。数据显示,2017年-2019年公司的营业收入10.78亿元、10.52亿元、9.91亿元,增速分别为20.02%、-2.4%、-5.83%,营收连续两年下滑;净利润分别为0.54亿元、1.05亿元、1.23亿元。

  国内电池大部分市场份额掌握在南孚手中,野马等品牌只好转去做海外生意。

  报告期内,野马电池的出口销售额分别为9.36亿元、8.97亿元、8.49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98%、85.41%、85.86%。一般来说,国家对出口贸易企业实行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2017年-2019年,野马电池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1亿元、9506.76万元、7448.94万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166.54%、76.19%、51.23%,公司较大比例的利润依赖出口,国际贸易形势或者出口退税政策的变动都会明显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

  另外一大隐患在于,公司出口的电池大多以贴牌销售为主,客户包括家乐福、乐购、松下等,公司自有品牌在终端消费市场的知名度较低。2019年,贴牌产品的销售收入为8.8亿元,占比为88.94%,自有品牌为1.09亿元,占比为11.06%。贴牌销售意味着公司大部分收入无法享受品牌溢价,利润空间相对较小,核心竞争力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近年来经销商退出十分频繁,经销商数量几乎呈断崖下降的趋势。2017年-2019年,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658家、824家、476家,据野马自己解释称主要系公司注重对经销商的管理和考核,与不满足要求的经销商终止合作,或者经销商基于未来业务发展情况考虑等自身原因终止与公司的合作。内销中经销收入虽然占比不大,但数额已由2017年的2346.77万元下降至2019年的1369.84万元,经销渠道明显萎缩。

  股权结构上,野马算“非典型家族企业”。之所以称之为“非典型”,主要系公司由两家共同控制,相互制衡。其中余元康、余谷峰、余谷涌为父子关系,合计持股50%,陈恩乐、陈一军、陈科军为父子关系,持股50%,公司无控股股东,也无机构投资者身影。

 

  国内电池大部分市场份额掌握在南孚手中,野马等品牌只好转去做海外生意。

   另外一大隐患在于,公司出口的电池大多以贴牌销售为主,客户包括家乐福、乐购、松下等,公司自有品牌在终端消费市场的知名度较低。2019年,贴牌产品的销售收入为8.8亿元,占比为88.94%,自有品牌为1.09亿元,占比为11.06%。贴牌销售意味着公司大部分收入无法享受品牌溢价,利润空间相对较小,核心竞争力存疑。

  值得注意的是,公司近年来经销商退出十分频繁,经销商数量几乎呈断崖下降的趋势。2017年-2019年,经销商数量分别为1658家、824家、476家,据野马自己解释称主要系公司注重对经销商的管理和考核,与不满足要求的经销商终止合作,或者经销商基于未来业务发展情况考虑等自身原因终止与公司的合作。内销中经销收入虽然占比不大,但数额已由2017年的2346.77万元下降至2019年的1369.84万元,经销渠道明显萎缩。

 报告期内,野马电池的出口销售额分别为9.36亿元、8.97亿元、8.49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6.98%、85.41%、85.86%。一般来说,国家对出口贸易企业实行一定的税收优惠政策,2017年-2019年,野马电池收到的出口退税额分别为1亿元、9506.76万元、7448.94万元,分别占利润总额的166.54%、76.19%、51.23%,公司较大比例的利润依赖出口,国际贸易形势或者出口退税政策的变动都会明显影响公司的业绩表现。

 

  股权结构上,野马算“非典型家族企业”。之所以称之为“非典型”,主要系公司由两家共同控制,相互制衡。其中余元康、余谷峰、余谷涌为父子关系,合计持股50%,陈恩乐、陈一军、陈科军为父子关系,持股50%,公司无控股股东,也无机构投资者身影。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