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高位百事2注册连续减持低价股权激励 容大33300感光携高管变相割韭菜? > 正文

高位百事2注册连续减持低价股权激励 容大33300感光携高管变相割韭菜?

导读: (百事2注册:33300)在监管部门追问公司股权激励“是否存在刻意降低业绩考核指标向相关人员输送利益情形”的背景下,之前刚刚低价获授限制性股票的高管,如今就快速抛出减持计划,容大感光及公司相关高管的如此操作,引发中小投资者的强烈不满。

在监管部门追问公司股权激励“是否存在刻意降低业绩考核指标向相关人员输送利益情形”的背景下,之前刚刚低价获授限制性股票的高管,如今就快速抛出减持计划,容大感光及公司相关高管的如此操作,引发中小投资者的强烈不满。

1月8日下午收盘后,容大感光公告称,因个人资金需要,公司控股股东及一致行动人黄勇、刘启升,以及董事蔡启上、监事魏志均、副总经理陈武、特定股东上海言旭贸易有限公司(下称“言旭贸易”)拟合计减持公司股份,减持规模占公司总股本的4.05%。

对比可见,蔡启上、陈武作为容大感光的高管,均为公司2020年股权激励的重要对象,而公司在2020年12月下旬,已经对蔡启上、陈武等人进行了首次限制性股票的授予。

容大感光主要由经营管理层持股,但是从2016年12月20日上市至今,其实控人和董监高等人以“缺钱”为由,相继发布了多份减持计划。从估值角度来看,截至2021年1月8日,容大感光的动态市盈率为126.02倍,静态市盈率为182.89倍。“自家人”一路减持至今,到底是真缺钱,还是认为公司当下估值过高,甚至对公司未来发展没有信心?

上市以来减持动作不停

容大感光股东的减持之路,最早可以追溯到2017年12月。彼时,言旭贸易以自身资金需要为由,计划在公告之日起3个交易日后的6个月内,减持容大感光股份比例不超过0.51%。

作为容大感光的特定股东,言旭贸易的实控人董建华,曾在容大感光任职董事,目前为容大感光监事会主席。

细究可见,言旭贸易可谓“踩点”减持。容大感光招股书介绍,言旭贸易承诺自公司股票上市之日起12个月内,不转让或者委托他人管理其持有的公司股份,也不由公司回购其持有的公司股份。若言旭贸易违反承诺,由此所获收益为公司所有。

容大感光2016年12月20日在创业板上市,到2017年12月21日发布言旭贸易减持计划,刚好达到此前承诺12个月内不减持等要求。

记者统计发现,言旭贸易自2017年底发布减持计划至今,已累计发布了5次减持计划。目前,言旭贸易已完成了4次减持,准备实施最新预披露的第5次减持。而言旭贸易持有容大感光股份比例,也已从容大感光上市前的2.04%降至当前的0.98%。

不止是言旭贸易。从2018年1月5日起,容大感光的股东魏志均、蔡启上、陈武、童佳,黄勇、刘群英、刘启升等人,也以“本人资金需要”为由,多次发布减持计划。

尤其是在2020年3月5日,容大感光控股股东之一、总经理黄勇计划减持容大感光3.23%股权,到2020年9月23日减持计划实施完毕。

彼时的容大感光,因为“蹭”上了光刻胶概念,股价从2020年3月5日收盘的24.87元一路上行,至2020年9月23日收盘价为64.88元,其间股价经历了大幅上涨。

据容大感光介绍,林海望、黄勇、刘启升、杨遇春、刘群英为公司的控股股东、实控人和一致行动人。而在2020年12月25日完成董事会、监事会换届后,林海望、黄勇、刘启升、杨遇春、蔡启上、牛国春成为容大感光新一届非独立董事,董建华、魏志均、颜秀峰成为容大感光新一届监事会成员。

核心股东多为公司高管,容大感光管理层的上述一系列减持行为,令中小投资者颇为不满。有投资者在容大感光2018年度业绩说明会上曾提问黄勇:公司业绩一直增长,为何有股东“不愿意与公司荣辱与共呢”?

真缺钱还是对未来没信心?

值得一提的是,容大感光在2021年1月8日发布减持计划前,在2020年12月25日刚刚发布了向激励对象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的公告。蔡启上、陈武均为本次股权激励的重要对象,而二人至今已发布了4次减持计划,之前3次减持已经完成。

公开资料显示,蔡启上自2007年起进入容大感光至今,任职董秘,目前为容大感光的董事、副总经理、董秘。陈武自2005年起进入容大感光,历任公司的销售主管、销售总监,现任容大感光副总经理。

2020年12月25日,容大感光向蔡启、陈武上等人首次授予限制性股票156万股,授予价格为29.04元/股,蔡启上、陈武均获得了8万股限制性股票,占总股本的比例为0.05%。而截至2021年1月8日收盘,容大感光股价为44.36元。

根据此前披露的限制性股票激励计划,容大感光拟向63名对象授予176万股限制性股票,在激励对象满足相应归属条件后按约定比例分次归属,并根据考核年度的净利润对比以2019年净利润为基数的增长率完成情况,核算公司层面归属比例。

而上述业绩考核安排也引起了监管关注。深交所随后下发关注函要求容大感光说明,公司在2020年11月24日披露股权激励计划时,2020年净利润是否已经基本确定?将2020年净利润作为第一个归属期考核指标,是否客观公正、清晰透明,能否发挥激励作用?深交所同时要求公司进一步充分论证相关业绩考核指标设置的科学性、合理性,以及是否存在刻意降低业绩考核指标向相关人员输送利益的情形,是否损害上市公司股东利益。

容大感光自1996年6月25日设立以来,一直从事PCB感光油墨、光刻胶及配套化学品、特种油墨等电子化学品的研发、生产和销售。2020年前三季度,公司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下称“净利润”)4118.51万元,同比上涨56.7%。

容大感光在关注函回复中否认了降低考核指标的情形,并指出2020年业绩考核目标的达成,需要完成2020年第四季度净利润同比增长51.14%,具有一定的挑战性。完成本次激励计划业绩指标,需要核心管理团队在2020年第四季度开拓进取新订单,在协调冲刺生产和成本管控上做出进一步努力。

真相究竟为何?记者先后致电容大感光董秘蔡启上、证代罗诚颖,但截至发稿仍未获答复。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