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哈尔滨高德代理的味道——33300秋林里道斯的焕新密码 > 正文

哈尔滨高德代理的味道——33300秋林里道斯的焕新密码

导读: (高德代理:33300)在哈尔滨,“秋林里道斯”可谓家喻户晓。这个历经百年沧桑的品牌,如今已经成为城市一块耀眼夺目的金字招牌。而在仲兆敏和林珈旭母女两代管理者的薪火传承下,这个百年企业正生机勃勃的掀开一个崭新的篇章。

在哈尔滨,“秋林里道斯”可谓家喻户晓。这个历经百年沧桑的品牌,如今已经成为城市一块耀眼夺目的金字招牌。而在仲兆敏和林珈旭母女两代管理者的薪火传承下,这个百年企业正生机勃勃的掀开一个崭新的篇章。


2020年10月,秋林里道斯荣获《第一财经》杂志金字招牌新国货奋进奖,在众多国货品牌中,里道斯独有的风味让人印象深刻。对于老字号来说,“老”是优势,但诸多国民品牌也深陷增长乏力、品牌老化的困境,秋林里道斯却是如今老字号企业中少数保持良好增长的代表。


百年回望

黄仁宇先生曾在其回忆录《黄河青山》提到,抗战胜利后,长春有一家俄国的官方贸易公司“Tchurin”,译者将其翻译为“朱林公司”。黄仁宇对其专门做了注释,称这一译法并不妥当。与之对应的中文语汇应为“秋林”,该词才是对俄文“ЧУРИН”的正确音译。

时至今日,长春仍有一家名为“秋林”的公司,但它的前身是“秋林洋行”,但长春的秋林只是分部,其在华总部位于哈尔滨。1922年1月,1931年10月,朱自清从伦敦写给叶圣陶时,也提到过哈尔滨的“秋林洋行”。朱自清在信中所言,“我所知的哈尔滨,是哈尔滨的道里,我们住的地方。道里纯粹不是中国味儿。街上满眼是俄国人……你黄昏后在中国大街上走(或在南岗秋林洋行前面走),瞧那拥拥挤挤的热闹劲儿。”

让我们再将时针拨回到19世纪、故事的最初。

1957年,因为诸多历史原因,哈尔滨红肠退出了历史舞台。1993年,面临着产业调整和激烈的市场竞争,企业严重资不抵债的“秋林食品厂”面临绝境。在这个企业生死攸关的时刻,仲兆敏义无反顾地挑起了重担,出任秋林糖果厂第四任厂长,并把重振企业的希望寄托在已沉睡40年的——哈尔滨红肠。

1898年,俄罗斯商人叫伊万•雅阔列维奇•秋林跟随着中东铁路来移居到哈尔滨,并创立了秋林洋行,后者也成为当时东北实力雄厚的外国工商联合企业。1909年3月,为了适应众多欧洲侨民的口味,秋林在哈尔滨创立了秋林灌肠庄,却受到了中国市场的极大欢迎,哈尔滨红肠从此成为东北人的舌尖记忆。


为此,仲兆敏带领糖果厂的老员工一边查阅秋林的历史资料,一边拜访十几位肉灌制品行业的老技师,回忆整理当年的配方和工艺。经过上百次的筛选试制,正宗味道的哈尔滨红肠终于在1997年10月重现于世,仲兆敏一炮打响,也让原秋林糖果厂扭亏为盈。

1998年,秋林公司食品厂和秋林公司糖果厂被划归南岗区经贸商务局管理,2007年,两厂先后改制为民营,更名为哈尔滨秋林糖果厂有限责任公司和哈尔滨秋林食品有限责任公司,经营范围分别为加工肉制品、饮料、糖果(秋林糖果厂)以及销售糕点、面包加工、果酱制造,面包袋加工和果露酒制造(秋林食品)。这一安排也为后来“秋林”品牌的裂变埋下了伏笔。

2007年8月,在仲兆敏的带领下,秋林糖果厂公司和秋林糖果厂公司工会委员会共同出资1000万元,成立哈尔滨秋林里道斯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最正宗的哈尔滨红肠也终于有了“姓名”——秋林里道斯红肠正式面世,其醇厚的浓香似乎有穿越时空的力量,似乎让哈尔滨——这个东北老工业基地重新蒙上了“东方小巴黎”的柔光。

而为了使这个百年历史的老品牌在现代市场竞争中与时俱进、持久不衰,仲兆敏也付出了全部的心力。

保证品质

2009年,为配合激增的市场需求,企业斥资逾亿元在阿城区、哈南工业新城建设两个新园区,并在天津成立分公司。与此同时,仲兆敏又带领团队斥巨资恢复生产了具有1000多年历史的格瓦斯饮料,该产品一经上市即受到了广大消费者的一致好评。

目前,哈尔滨秋林里道斯食品有限责任公司旗下主要有肉灌制品、熏酱制品、格瓦斯饮料、糖果、面包五大系列100多个品种,形成了年生产肉灌制品1万吨,名优糖果系列食品500吨,格瓦斯饮料5万吨的综合生产能力,年产值近10亿元。

2011年,“秋林里道斯”商标被评为中华老字号,其红肠、糖果和格瓦斯制作技艺先后被评为省级非物质文化保护遗产,仲兆敏和女儿林珈旭也当仁不让地成为省级非物质文化遗产的第五和第六代传承人。而一直以来,仲兆敏对品质的保要求都十分严苛。在秋林里道斯,“谁都不能以产品质量开起玩笑”是所有员工心照不宣的底线。

据介绍,秋林里道斯在生产制作方式上沿用百年前的俄式传统工艺。正宗的哈尔滨红肠的外观应该是枣红色的,虽然经过数小时的烟熏,但是表面是没有浮灰的,用白色的纸巾擦拭,纸巾上不会染上颜色,这样的红肠才是健康卫生的红肠。所以正宗的哈尔滨红肠是可以直接吃的,吃的时候可以把肠衣一块吃掉。

从选料上,“里道斯”配方考究,加工精细。首先选用黑龙江这片寒地黑土的优质纯绿色的猪肉或牛肉。而在配料选择上,制成红肠的调料及药材如黑胡椒、肉蔻、肉桂等都要求是顶级的,例如黑胡椒的产地源自越南。

早前,秋林里道斯红肠车间主任刘洋曾向《第一财经》日报介绍,里道斯的食品工业已是机械化、自动化生产为主,这不但提升效率和产能,流程也更加可控。但在熏制工艺上,秋林里道斯还是坚持人工操作。“如果使用电炉取代传统的木材熏制,虽然可以节省大量的成本,但口感上电炉熏制远比不上木材熏制带来的弹性紧致,也失去了明火带来的烟熏味。人工成本虽贵,但这是为了保留风味传承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产品制作工艺上,秋林里道斯的每一根红肠都是完整复刻120年前的工艺、选料与流程。特别是在烘烤时,一定要用大小兴安岭上树脂少的柞木、椴木、桦木、榆木作为烘烤燃料,最后的烟熏过程也要在十二小时以上,经过25道工序,硬杂木两次烤制而成。在熏制达标后就会进行封炉,利用炉中的低温余烬再熏烤十几个小时,以还原几百年前俄罗斯波罗的海地区的传统技法。

此外在生产流程中,秋林里道斯也引入了先进的品质及卫生管理制度,在各个“关键控制点”监督管控,坚持不合格产品不出厂。这种制度与标准投入了大量的成本。

数字化革新

如果说母亲仲兆敏通过自己执着不懈的努力,将秋林里道斯红肠这块即将失传的金字招牌重新擦亮,那么女儿林珈旭更是凭着自己的坚毅和果敢,为这个历经沧桑的百年企业注入了新生和活力。

当2001年,林珈旭学成归来,以员工的身份踏入秋林里道斯集团,看到了公司许多落后的人事作风及工作态度,她迫切地感到改革的重要性。“第一次开会的时候,我发现所有人的汇报都是口头的,我说希望大家以后用PPT做汇报,居然受到了一致的抵制。他们说,这个我们不会,我们也不会去学,这个不适合我们。”当时公司的财务都是手工做帐,想要一个报表需要三个人三台电脑,工作一晚上的时间。因为数据和盘点的不及时,产生了许多不必要的库存和浪费。

“逆水行舟不进则退”,林珈旭深知,人是第一生产力,要实现企业长远发展,就必须主动求变,拥抱互联网经济对传统实体经济带来的冲击。

在零售终端,秋林里道斯改变了以往的产销模式,从由产定销变为以销定产。

比如,对门店系统的变革,订货由线上下单代替业务员下单,通过智能秤和智能视频,对终端用户进行数字化管理。这一改变不但提高了销售效率,还让老字号拥有了大量的数据基础。在此基础上,秋林里道斯进一步打造智能工厂,根据数据实现柔性生产,精准匹配前端市场的一切销售需求,还可以做到个性化的定制服务。而为了解决包装自动化的问题,秋林里道斯与哈工大所属的机器人公司合作研发了自动化的包装线,让工厂的效率得到了全面提升。

2017年,秋林里道斯进一步宣布与IBM合作布局智慧门店,从选址、客群细分、产品,以及整体环境,对每个门店都进行了系统布局,希望实现用切实的数据来引导未来的销售路径。

此外,电商是秋林里道斯数字化变革的最关键一步。据了解,在杭州,秋林里道斯开启了电商的布局,以合伙人的机制驱动公司电商的自营业务。除了阿里系和京东外,秋林里道斯还与括网易严选、今日头条、小红书、拼多多等社新生平台,共同构成了秋林里道斯的大电商布局。

在产品端,秋林里道斯主动求变,不断探知消费者的需求,在原有的三大系列几十个产品的基础上,逐步扩充到肉灌制品、熏酱制品、格瓦斯饮料、糖果、面包等五大系列100多个品种,并针对90后、00后消费者口味和需求的改变,不断提高产品的营养性、丰富性和附加值。

而在疫情期间,秋林里道斯也与其它企业一样,积极试水直播卖货。

2019年的圣诞前夜,秋林里道斯受到“淘宝第一带货女王”薇娅的力荐,通过直播创造了1秒抢断40万根红肠、3秒销售额突破650万的销售神话。2020年9月,里道斯的“掌门人”——秋林里道斯集团董事长仲兆敏更是亲自参与。一直以来,仲兆敏都以敢打敢拼享誉业界。直播期间,65岁的她更是宝刀未老,一个多小时,销售额就达到65000元。

在消费者看来,秋林里道斯的一根根红肠是哈尔滨的标志、也是东北文化的代表。但在美味始终不变的背后,蕴含着的却是百年老字号的坚守与传承,相信在未来,秋林里道斯能走向全国,而秋林里道斯也无疑为中国老字号的数字化转型,趟出了一条可以学习、效仿的道路。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