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三大电信百事2主管运营商港股低开,33300纽交所摘牌影响有限 > 正文

三大电信百事2主管运营商港股低开,33300纽交所摘牌影响有限

导读: (百事2主管:33300)1月4日,受纽交所摘牌消息影响,三大电信运营商港股低开。截至发稿,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跌3.85%、3.26%、3.15%。不过,由于流动性不足,交易量很小,即便摘牌,对三大运营商发展和市场运行的直接影响有限。

1月4日,受纽交所摘牌消息影响,三大电信运营商港股低开。截至发稿,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分别跌3.85%、3.26%、3.15%。不过,由于流动性不足,交易量很小,即便摘牌,对三大运营商发展和市场运行的直接影响有限。

三大运营商早间都发布公告称,尚未收到纽交所的摘牌通知。

美东时间2020年12月31日,美国纽约证券交易所宣布启动对中国三大运营商中国移动、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摘牌程序。

纽约证交所将于2021年1月7日上午4:00(美国东部标准时间)暂停三大运营商ADR的买卖;如果存管信托及结算公司(DTCC)确认将就2021年1月7日及1月8日交易日执行的交易进行结算,则纽约证交所将于2021年1月11日上午4:00(美国东部标准时间)暂停三大运营商ADR的买卖。纽约证交所将向美国证券交易委员会提出申请,在完成所有适用程序后将三大运营商ADR下市。

中国移动是三大运营商中拥有ADR规模最大的电信企业。中国移动公告称,自1997 年10月上市以来,一直严格遵守上市地的法律法规及监管要求,依法合规运营,并致力于创造良好业绩,始终愿意与投资者共享发展成果,持续为股东创造价值。

该公司称,对纽约证交所上述决定和行动表示遗憾。纽约证交所的决定和行动可能增加公司证券交易量的波动性,并对本公司证券的价格产生影响。

中国移动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以ADR形式持有的股份占中国移动总发行股份的2%,或占中国移动公众流通股的8%。截至2020年12月31日,ADR在纽约证交所的日均交易量占本公司证券的总日均交易量约22%。”

中国联通公告称,截至2020年12月31日, 中国联合网络通信(香港)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联通红筹公司”)已发行ADR所代表普通股股数占联通红筹公司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约1%,相当于非由联通红筹公司控股股东所控制的已发行普通股股份总数约5%。2020年,联通红筹ADR的日均成交量占联通红筹公司股票在香港联交所及纽约证交所的总日均成交量约9%。

1月3日,中国证监会新闻发言人就纽交所启动中国三家电信运营商摘牌程序事宜答记者问。证监会表示,纽交所直接公告启动对三家公司的摘牌程序,是由美国政府针对所谓“中共涉军企业”的行政命令引发的。美方出于政治目的实施行政命令,完全无视相关公司实际情况和全球投资者的合法权益,严重破坏了正常的市场规则和秩序。

中国电信也表示,尚未收到纽交所摘牌的书面通知。中国电信发行ADR所代表的H股股数占公司已发行股份总数约0.57%,相当于已发行H股股份总数约3.32%。2020年,中国电信ADR的日均成交量占该公司在港交所上市的H股股票以及在纽交所ADR的日均总成交量约10.99%。


证监会方面表示,三家公司ADR总体规模不大,合计市值不到200亿元人民币,在三家公司总股本中的占比最大只占2.2%,其中中国电信只有约8亿元人民币,中国联通只有约12亿元人民币。“流动性不足,交易量很小,融资功能缺失,即便摘牌,对公司发展和市场运行的直接影响相当有限。我们坚决支持三家公司依法维护自身权益,相信他们能够妥善应对行政命令和摘牌措施造成的不利影响。”

电信分析师付亮认为,二十年前,全球证券市场并不发达,三大电信运营商在香港上市后,又通过ADR方式,支持全球股民在更开放、影响力更大、交易规模更大的纽交所交易,使全球股民可通过纽交所购买到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股份。这是当时特殊的历史时期决定的。

目前,ADR这种方式对三大电信运营商的资本支持已经微乎其微,“更需要钱的中国电信和中国联通,两家ADR的总规模才20亿元人民币。既没融到什么钱,ADR模式股份在运营商全部股份中的份额也非常低。既然起不到融资效果,那对运营商的资本运作也没什么作用。”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