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奇亿注册腾讯的2020:港股33300冠军的光环和反垄断的阴影 | 回望 > 正文

奇亿注册腾讯的2020:港股33300冠军的光环和反垄断的阴影 | 回望

导读: (奇亿注册:33300)在过去的52周,腾讯的最低股价为324.29港元,最高为633港元。按照最高股价计算,腾讯的总市值在过去一年创造了历史新高——突破6万亿港元。

在过去的52周,腾讯的最低股价为324.29港元,最高为633港元。按照最高股价计算,腾讯的总市值在过去一年创造了历史新高——突破6万亿港元。


在2018年的“930改革”后,经历2019年的波动,腾讯终于在2020年重新回到增长轨道。

一方面,随着游戏版权开放,加上全球新冠肺炎疫情蔓延,腾讯的“现金牛”业务游戏收获颇丰;另外一方面,腾讯坚决落地产业互联网战略,并初见成效,摆脱了增长依赖于游戏业务的局面。

在高速增长下,2020年腾讯也存在一些隐忧,随着监管部门加强对于互联网平台经济的监管和反垄断的深入进行,腾讯需要在适应环境变化的情况下保持增长。

消费互联网整合,产业互联网落地

游戏是腾讯消费互联网业务的核心,围绕着游戏业务,腾讯还有直播、电竞等消费者业务。在今年,腾讯加速了这些业务的整合。

10月12日,虎牙与斗鱼联合宣布双方已签订“合并协议与计划”。合并后,斗鱼将成为虎牙私有全资子公司。

在执行合并协议的同时,斗鱼与腾讯亦在10月12日签订了一份“重组协议”。根据该协议,腾讯将把其以“企鹅电竞”品牌经营的游戏直播业务以总价5亿美元转让给斗鱼,并深化与斗鱼的业务合作,以将企鹅电竞与合并后的虎牙和斗鱼整合。

除了直播之外,腾讯还在今年深度介入了数字阅读平台和文学IP培育平台阅文集团的运营。2020年4月27日,腾讯集团副总裁、腾讯影业首席执行官程武出任阅文集团首席执行官和执行董事,腾讯平台与内容事业群副总裁侯晓楠出任阅文集团总裁和执行董事。

当一系列的重组完成之后,腾讯在内容领域建立起一个堪称“帝国”的生态,横跨游戏、电竞赛事运营、直播内容、版权、影视IP、影游联动、网络文学、线下赛事等多个领域,并且在每个领域都具有相当的话语权。

今年6月底,腾讯游戏召开了2020年度大会,IP产业链模式的构建被视为腾讯游戏未来发展极为重要的战略,将游戏形式与其他文化载体相结合也被多次提及。这一系列的整合,是腾讯加速构建以游戏业务为核心,以IP、赛事、版权、文学、影业为重点的娱乐生态的必经之路。

除此以外,不满足于第一大股东的地位,腾讯还在今年7月宣布计划私有化搜狗。9月29日,搜狗宣布已就私有化交易达成最终协议,将成为腾讯控股的间接全资子公司。在合并搜狗之后,腾讯将与搜狗在搜索、AI产品化以及互联网广告等方面有广阔的探索空间。

2020年也是腾讯“930变革”公布之后的第二年,是推进产业互联网战略持续落地的关键年。在持续整合消费互联网业务之外,腾讯也在产业互联网上持续推进战略落地。

今年第三季度是腾讯组织架构升级两周年,从财报来看,2020年第三季度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收入332.55亿元,同比增长24%,显示其产业互联网布局初显成效。腾讯金融科技及企业服务业务收入的增长主要来自商业支付及理财平台的收入增长。腾讯理财通客户在期内增加超过50%,其资产保有量也有相应增幅。

产业互联网板块下的另一项业务——企业服务的收入增长放缓,主要是受到疫情线下项目发展及新合同签订的后续影响,以及若干IaaS合同的非经常性调整所致,预计这只是短暂的影响。疫情后的数字化需求则是长期利好,也是腾讯加速产业互联网战略落地的关键阶段。

在今年9月10日举行的2020腾讯全球数字生态大会上,腾讯公司高级执行副总裁、云与智慧产业事业群总裁汤道生表示,在疫情缓解之后,在线下尝到甜头的企业在数字化的进程进一步加深。腾讯在过去两年里已经逐步构建起产业互联网的开放生态。其产业开放联盟与8000多合作伙伴合作,形成300多项联合解决方案。

汤道生还宣布,腾讯将投入100亿资源,与合作伙伴一起,打造100个中小企业专属SaaS产品及方案;携手100家合作伙伴,打造100种数字化培训课程,帮助中小企数字化转型升级。

2018年9月,腾讯宣布组织架构升级之后,在2018年的第三季度财报中腾讯首次公布了云服务业务的收入,2018年前三季度腾讯云收入逾60亿元。2018全年腾讯云服务收入增长超过100%至约91亿元。

在腾讯2019年第四季度及全年财报中,腾讯云全年营收超170亿元,相较于2018年全年实现近乎翻倍的增长,付费客户数突破100万。从此之后,腾讯云服务业务的收入不再公布具体的收入和增长情况,这从另外一方面也证明,随着数字化转型需求的增加,行业竞争激烈,腾讯云目前依然处于大额投入,持续建设基础设施的阶段。

腾讯是一家游戏公司?

根据腾讯的财报,2020年第一季度,腾讯的营收为1080.65亿元,其中来自手机游戏和个人电脑客户端游戏的收入为465.51亿元,在总营收中占比为43.08%。

随后的两个季度,总收入和来自游戏收入分别为1148.83亿元、469亿元和1254.47亿元、508.04亿元,游戏收入的占比分别为40.8%,40.5%。

在居家令和学生延迟开学的情况下,在今年前两个季度,腾讯网络游戏的收入增幅分别是31%和40%,而上半年,中国游戏产业的整体增速则为22%,腾讯已经成为带动游戏产业整体增长的龙头。

从中可以看出,游戏业务对总营收的贡献在持续下降,但这一比例依然稳定在40%以上,是腾讯的第一大营收来源,这也证明游戏业务依然是腾讯的“现金牛”业务。从这一角度来看,腾讯依然是一家依赖于游戏业务的公司。

得益于全球化的布局和优质的内容,腾讯在游戏领域的优势地位在刚过去的11月可见一斑。App Annie数据显示,11月中国大陆热门游戏收入榜前三名则是《王者荣耀》、《天涯明月刀》和《和平精英》。腾讯实现了对榜单前三名的包揽,另外《天涯明月刀》收入首次超过了《和平精英》。

早在2018年,腾讯就已经成为全世界最大的电子游戏公司。截止目前,腾讯旗下的游戏开发工作室分别有天美工作室群、光子工作室群、魔方工作室群、北极光工作室群、Riot Games、波士顿工作室、NEXT Studios,并且控股Supercell及Garena。

得益于全面的海外布局,腾讯首次披露游戏业务海外收入是在2019年的第四季度,当时腾讯财报公布的信息显示,海外收入贡献了23%的游戏业务营收,而在2020年的第二季度,单是腾讯的手游在海外的收入就贡献了游戏业务的23%。新冠肺炎疫情反弹的背景下,腾讯在海外的游戏收入有望继续增长,并在2020年打破前一年的记录。

反垄断是腾讯的新风险

2020年11月10日,市场监管总局就《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以下称“征求意见稿”)对外征集意见。

征求意见稿提出滥用市场支配地位的几种情形,包括限定在竞争性平台间进行“二选一”、独家交易、与其指定的经营者进行交易、交易相对人不得与特定经营者进行交易等。这种限定可能通过书面协议的方式实现,也可能通过电话、口头方式与交易相对人商定的方式实现,还可能通过平台规则、数据、算法、技术等方面的实际设置限制或者障碍的方式实现。

值得注意的是,平台经营者通过搜索降权、流量限制、技术障碍、扣取保证金等惩罚性措施实施的限制,因对市场竞争和消费者利益产生直接损害,一般可认定构成限定交易行为。平台经营者通过补贴、折扣、优惠、流量资源支持等激励性方式实施的限制,可能对平台内经营者、消费者利益和社会整体福利具有一定积极效果,但如果对市场竞争产生明显的排除、限制影响,也可能被认定构成限定交易行为。

腾讯的股价也随之从高点的633港元一路下行,截止发稿前的一个交易日,腾讯在港股收于530.5港元,相较于高点已经下跌了超过100港元,足以显示征求意见稿对于资本市场的影响力足够大,也侧面证明了腾讯可能存在的风险。

随着意见征求稿的发布,腾讯和字节跳动的纷争或许也将可以告一段落。从2018年6月开始,双方的口水战你来我往,已经持续了两年半的时间。

这一事件的起始是,2018年6月5日,海淀法院公告,因认为对方利用技术手段屏蔽和拦截用户访问头条网,北京字节跳动科技有限公司以不正当竞争纠纷为由将深圳市腾讯计算机系统有限公司诉至法院,要求腾讯公司停止不正当竞争行为,赔礼道歉,并赔偿经济损失4000万元。

腾讯在社交领域拥有微信、QQ两大产品,特别是微信,不仅屏蔽了来自字节系产品的链接分享,也屏蔽了阿里巴巴等非直接竞争对手旗下产品的链接,诸如淘宝、天猫等等。这一屏蔽行为,或将随着对平台经济深入进行反垄断监管而成为腾讯的潜在风险之一。

实际上,腾讯旗下阅文集团就因为违反《反垄断法》相关规定遭受行政处罚,为腾讯敲响了警钟。

12月14日,据市场监管总局官网消息,根据《反垄断法》规定,市场监管总局对阅文集团收购新丽传媒控股有限公司股权未依法申报违法实施经营者集中案进行了调查,并于2020年12月14日依据《反垄断法》第48条、49条作出处罚决定,对阅文集团处以50万元罚款的行政处罚。

触及了中国互联网半壁江山的腾讯,下一步应该要思考如何合规运营,化解反垄断的风险个自身业务带来的负面影响。

在2020年,腾讯的产业互联网战略也稳步落地,游戏业务持续贡献稳定的收入。2018年“930改革”之后,腾讯在2019年触底,最终在2020年反弹并稳步上升,证明了“930改革”的正确性。

2020年行将结束,腾讯几乎铁定成为港股最高市值的企业,但如此风光之下,只有腾讯自己才明白,未来依然是如履薄冰。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