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风暴注册华谊兄弟49亿豪购酿苦果 三年累亏62亿债务达30亿33300 > 正文

风暴注册华谊兄弟49亿豪购酿苦果 三年累亏62亿债务达30亿33300

导读: (风暴注册:33300)春节以来,《温暖的抱抱》《你好,李焕英》等爆款连映,华谊兄弟获利颇丰。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逾七成,但扣除非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71亿元,仍然处于亏损之中。

王忠军卖房卖画也未能奏效,华谊兄弟(300027.SZ)依旧在困苦中挣扎。

春节以来,《温暖的抱抱》《你好,李焕英》等爆款连映,华谊兄弟获利颇丰。一季度,公司营业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逾七成,但扣除非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简称扣非净利润)为-0.71亿元,仍然处于亏损之中。

截至今年一季度末,华谊兄弟长短期债务达30亿元,账面资金为8.52亿元,偿债压力依旧较大。

偿债压力大,是华谊兄弟大举收购资产后接连亏损的后遗症。据长江商报记者梳理统计,上市以来,华谊兄弟耗资近49亿元收购,与冯小刚、张国立、李晨等导演、演员捆绑。

然而,频频高溢价收购形成商誉35.70亿元,标的公司业绩频频爽约,巨额资产减值,导致华谊兄弟陷入经营困境。2018年至2020年,公司三年合计亏损61.95亿元。

二级市场上,2015年以来,华谊兄弟股价跌跌不休,最大跌幅达87.24%。

目前,华谊兄弟实际控制人王忠军、王忠磊兄弟合计持有公司25.41%股权,二人的股权质押率超过90%。

一季度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

春节档、五一档接连超出市场预期的火爆情况下,华谊兄弟仍然未能“复活”。

一季报显示,今年前三个月,华谊兄弟实现营业收入3.97亿元,同比增长73.57%。去年同期,营业收入为2.29亿元,2019年一季度为5.92亿元。今年一季度,虽然较去年同期大幅增长,但仍然低于2019年同期。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简称净利润)为2.35亿元,同比实现扭亏为盈。但是,扣非净利润仍然亏损,亏损金额为0.71亿元。

扣非净利润亏损、净利润超2亿元,源于非经常性损益。今年一季度,公司长期股权投资、金融资产处置损益,以及因股价变动引起的金融资产公允价值变动损益共同作用,推动公司扭亏为盈。

具体为,公司根据股价变动对参投公司的公允价值变动确认公允价值变动收益,针对参投公司华谊腾讯娱乐有限公司、 Guru Online(Holdings) Limited等确认金额共计约2.06亿元。

公开信息显示,今年春节以来,影视业逐渐恢复正常,《你好,李焕英》等爆款连映,华谊兄弟从中受益匪浅。只是,让人意外的是,公司主营业务仍然在亏损。

华谊兄弟成立于2004年11月19日,注册资本500万元。2009年10月15日,在创业板挂牌上市。

曾经,影视业红红火火,华谊兄弟经营业绩也表现为快速增长。2009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为6.04亿元、净利润0.85亿元,到2015年,营业收入和净利润分别达到38.74亿元、9.76亿元,6年间分别增长了5.41倍、10.48倍。

然而,从2016年开始,经营业绩就走下坡路,并逐步陷入亏损困境。2016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35.03亿元,同比下降9.55%,净利润8.08亿元,同比下降17.21%。2017年,其实现的营业收入、净利润分别为39.46亿元、8.28亿元,同比增长12.64%、2.49%。

2018年至2020年,公司实现的营业收入分别为38.14亿元、22.44亿元、15亿元,同比下降3.34%、41.18%、33.14%,接连下降。净利润为-11.69亿元、-39.78亿元、-10.48亿元,同比变动-241.09%、-240.36%、73.65%,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合计亏损61.95亿元。

其实,在2016年,华谊兄弟主营业务就表现为亏损,当年,其扣非净利润-0.40亿元,同比下降108.52%,为上市以来首次亏损。2018年至2020年,扣非净利润分别为亏损12.57亿元、39.83亿元、10.18亿元,三年合计亏损62.58亿元。

经营接连巨亏的同时,华谊兄弟财务压力陡增。

截至去年底,华谊兄弟的资产负债率为62.22% ,创近10年来历史新高。期末,公司货币资金6.44亿元,短期借款19.1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0.46亿元、长期借款11.71亿元、应付债券2.22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33.54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19.61亿元,现有资金无力偿还短期债务。

时隔三个月后的今年一季度末,公司货币资金增加至8.52亿元,长短期债务合计为31.15亿元,其中短期债务为17.81亿元,现有资金不能覆盖短期债务。

去年,市场上盛传,公司实控人王忠军卖画卖房回血,以接济华谊兄弟渡难关。目前来看,华谊兄弟还存在较大财务压力。

豪赌式高溢价收购

华谊兄弟如今的困局,与公司豪赌式高溢价收购有关。随着影视业调整,公司风险逐步爆发。

作为国内知名的大型综合性娱乐集团,华谊兄弟是靠外延式并购而快速扩大规模的。

1994年,王中军、王中磊兄弟创立华谊兄弟,并于2009年率先登陆创业板,被称为“中国影视娱乐第一股”。上市后,借助资本市场,华谊兄弟开启了大规模的发展模式。

Wind数据显示,2013年至2016年的四年,华谊兄弟相继收购了银汉科技50.88%股权、浙江常升70%股权、东阳浩瀚70%股权、英雄互娱20%股权、东阳美拉70%股权等。据不完全统计,这些收购合计耗资约48.64亿元(含股份支付)。

在这些收购交易中,既体现了王忠军、王忠磊兄弟的精明、果敢,又充分展示了兄弟二人的疯狂与赌性。

2013年7月23日,华谊兄弟披露收购预案,拟通过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相结合方式作价6.72亿元收购银汉科技50.88%股权。这次交易,标的公司增值率约为1586.81%。银汉科技为家庭娱乐公司,主营手游。

当年,华谊兄弟与张国立实行捆绑,支付现金2.52亿元向知名导演、演员张国立收购成立才三个月的浙江常升70%股权,这也是一次超高溢价交易,溢价率接近36倍。

不过,这次收购,张国立需将其中的1.52亿元购买王忠军兄弟手中所持的华谊兄弟股票,并锁定三年。

当年底,华谊兄弟又筹划收购永乐影视51%股权,交易价格为3.98亿元。不过,最终交易价格没谈拢,交易终止。

2015年,A股“疯牛”行情下,影视也成为市场热点。这一年,华谊兄弟收购步伐加快。除了收购上海刃游、自在传媒等部分股权外,公司相继将东阳浩瀚70%股权、英雄互娱20%股权、东阳美拉70%股权收入囊中。

这些收购不断刷新了市场对影视行业的认知。收购东阳浩瀚之时,标的公司成立才一天,注册资本1000万元,而70%股权的交易价格高达7.56亿元,溢价率高约75倍。只不过,通过收购,华谊兄弟与李晨、冯绍峰、Angelababy、郑恺、杜淳、陈赫等明星股东实施了利益捆绑。

收购冯小刚旗下的东阳美拉更让人吃惊。当时,成立仅两个月的东阳美拉注册资本500万元,总资产为1.36万元,净资产为-0.55万元,而标的公司估值却高达15亿元。

当年,公司还出资19亿元收购了英雄互娱20%股权,这是迄今为止公司单笔最大规模投资。

超高溢价收购形成巨额商誉。至2015年底,华谊兄弟商誉达35.70亿元,其中,收购银汉科技、浙江常升、东阳浩瀚、东阳美拉形成的商誉分别为5.36亿元、2.45亿元、7.49亿元、10.47亿元。

上述收购签署了业绩对赌协议,但最终仍然有不少业绩爽约。如2016年,浙江常升承诺净利润3779.5万元,实际为2500.13万元。东阳美拉,2016年、2107年分别完成业绩1.02亿元、1.17亿元,刚刚达标。2018年,只完成6501.5万元业绩,冯小刚补偿6821万元。2019年,净利润1.64亿元,达标了,但2020年只有552.38万元,比承诺数少1.75亿元,冯小刚需用现金补偿。

标的业绩爽约带来的是商誉等资产大幅减值。2018年,商誉减值9.73亿元,2019年资产减值26.93亿元,其中商誉减值6亿元,长期股权投资减值损失18.73亿元,其中,对参股公司英雄互娱、银汉科技分别计提减值12.51亿元、4.77亿元。此前,公司通过处置华宇讯科、GDC TechnologyLimited、东阳浩瀚等出表,大幅减少了资产减值损失。

资产减值直接导致了2018年至2020年连续三年巨额亏损,将华谊兄弟推进经营困境。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