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风暴开户洋河股份白酒主业下滑颓势不改遭非议33300 > 正文

风暴开户洋河股份白酒主业下滑颓势不改遭非议33300

导读: (风暴开户:33300)4月28日,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洋河股份”,股票代码“002304”)对外公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1.01亿元,同比下滑8.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6.52亿元,同比下滑13.79%。

4月28日,江苏洋河酒厂股份有限公司(简称“洋河股份”,股票代码“002304”)对外公布的年度报告显示,2020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211.01亿元,同比下滑8.7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56.52亿元,同比下滑13.79%。《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在贵州茅台、五粮液等头部酒企稳扎稳打甚至高歌猛进的同时,洋河股份却出现业绩下滑的掉队现象,市值也从行业第三退居第五。业内人士认为,资本的嗅觉是最灵敏的,战略调整失败、“不务正业”搞理财信托、酒质下降等各种争议,或是资本市场“茅五洋”格局变天的深层次原因。

营业收入连续下滑,扣非净利大幅下降

作为拥有洋河、双沟两大中国名酒的全国大型白酒生产企业,洋河股份自2009年登陆资本市场以来,公司主要财务指标、经营指标在2018年达到最高点后,均出现了不同程度的下滑。

从营业收入来看,洋河股份连续两年出现下滑。2019年,洋河股份营收231.26亿元,同比下降4.28%。相较2018年241.60亿元最高点,洋河股份去年营收下滑至211.01亿元,减少30亿元;从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来看,洋河股份2018年、2019年、2020年分别为73.69亿元、65.56亿元和56.52亿元,呈现一路下滑态势;从主营产品来看,洋河股份去年各种档次酒类均出现下滑。其中中高档酒同比下降7.15%、普通酒同比下降14.86%;从销售区域来看,洋河股份主营的白酒产品2020年在省内市场、省外市场营业收入全面下滑,其中作为大本营的省内市场收入95.60亿元,同比减少7.18%。

《经济参考报》记者注意到,洋河股份在白酒主业业绩全面下滑的同时,理财投资副业却做得风生水起。非主营业务中,洋河股份2020年投资净收益高达12.07亿元、公允价值变动净收益高达12.68亿元,占当期利润总额比例分别为12.21%、12.83%。截至2020年末,洋河股份的交易性金融资产高达143.02亿元,其中逾百亿元投向了信托理财。也就是说,洋河股份来自炒股、信托产品和理财的收益总额高达24.75亿元,占其归属净利润比例逾三成。

值得警惕的是,现金流充沛始终是白酒业的重要特征之一,但洋河股份现金流却出现了不详的信号。2020年,洋河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39.79亿元,比2019年的67.98亿元锐减28.19亿元,降幅高达41.47%。而在2018年,其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高达90.57亿元。分析人士认为,洋河股份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大幅减少,原因之一或是经销商库存消化难、打款意愿低。

产能利用率仅五成,耗资十亿做广告

值得注意的是,在业绩增长乏力的同时,洋河股份又遇到了产能利用率严重不足的新问题,其成品白酒和半成品白酒库存也连年高企。

年报显示,洋河股份旗下洋河分公司、泗阳分公司的设计产能为22.25万吨,但2020年的实际产能仅为12.24万吨,产能利用率仅略超五成;子公司双沟酒业的设计产能为9.70万吨,2020年实际产能仅为3.81万吨,产能利用率仅四成。记者进一步计算发现,洋河股份总设计产能约31.95万吨,其2020年实际产能只有16.05万吨,综合下来产能利用率仅有50.23%。有观点认为,洋河股份产能利用率低下,或与其高端品种培育不畅、高端基酒缺乏进而导致高端产能难以释放有关。

耐人寻味的是,从白酒产销量来看,洋河股份已经连续多年下降。2018年、2019年和2020年,洋河股份白酒产量分别为21.16万吨、17.93万吨和16.15万吨;与此同时,其白酒销量分别为21.41万吨、18.60万吨和15.58万吨。也就是说,洋河股份白酒产销量近三年均一路下滑。不容乐观的是,在白酒产量下降的同时,洋河股份白酒库存却不断攀升,“去库存”压力日趋增大。2020年,公司白酒库存量达2.39万吨,比2019年的1.82万吨大增31.62%。

另一个值得注意的信号是,洋河股份去年经销商数量大幅减少,一年净减逾千家。截至2020年末,洋河股份省内经销商3116家、省外5935家,合计9051家。业内人士分析认为,白酒行业以渠道为王,经销商锐减超10%,从一定程度上反映出,部分经销商对洋河股份发展前景并不看好。

尽管经销商数量锐减、白酒产销量下滑,但洋河股份在广告投入方面仍然不惜血本,如冠名各种电视节目、巨额投入央视广告等。年报显示,洋河股份去年广告促销费高达14.11亿元,占当期销售费用的54.19%。其中,广告费用合计10.20亿元,包括全国性广告费用8.91亿元和地区性广告费用1.29亿元。

酒企市值座次更替,洋河股份退居第五

截至记者发稿时,洋河股份的公司股票总市值不足3000亿元,既远低于贵州茅台和五粮液,也落后于泸州老窖、山西汾酒,已退居行业第五,白酒行业形成了“茅五泸汾洋”的资本新格局。而此前,“茅五洋”格局一度曾十分稳固,也经常为洋河股份股民所津津乐道。早在2012年,洋河股份曾以1237.59亿元的市值超越五粮液,坐上高端白酒资本市场仅次于贵州茅台的“第二把交椅”。而8年多过去,其市值相继被泸州老窖、山西汾酒超越,已退守行业第五。

从迅猛崛起到颓势不改,从“茅五洋”到“茅五泸”,洋河股份所面临的内外危机正在全面爆发。洋河股份为什么会掉队?记者梳理多方观点发现,可归结为三大论点:一是“战略调整失败论”。一些业内人士指出,洋河股份管理层在自身发展战略上存在一定的失误,始于2019年5月的战略调整是业绩下滑“元凶”,“深度分销”模式存在的经销商空间被压缩、销售积极性下降等助推了下滑;二是“不务正业论”。部分投资者认为洋河股份将很大一部分精力放在了投资理财上,忽略了白酒主业的发展提升;三是“酒质下降论”。部分中小投资者认为,洋河股份的白酒没有以前好喝了,甚至喝了以后第二天会头疼。引人深思的是,在投资者抱怨不断发酵、民意汹汹的同时,洋河股份却坚定认可公司的“白酒三强”地位。洋河股份在年报中称:“根据已经披露的白酒行业定期报告,公司的营业收入和利润规模继续保持行业前三位。”

记者发现,洋河股份在年报中将2021年经营目标确立为“实现营业收入同比增长10%以上”,这一预期目标值得期待。但洋河股份在揭示“可能面对的风险”时坦言,仍然存在一定的市场竞争加剧风险和市场需求变化风险。就上述问题,《经济参考报》记者致电致函洋河股份,截至记者发稿时未有回复。针对洋河股份存在的其他问题,本报将持续予以关注。

比市值掉队更让洋河股份管理层着急的,恐怕是主要业绩增速的全面下滑。在白酒五强中,无论是营业收入还是归属净利润、扣非归属净利润的增速,洋河股份均处于垫底位置。横向比较,洋河股份主要业绩与五粮液距离越来越远,与“追兵”泸州老窖越来越近。泸州老窖目前规模上仍然与洋河股份仍有差距,但业绩增速却远超后者。从最能反映企业真实盈利能力的扣非归属净利润来看,2020年泸州老窖已经以59.91亿元超越了洋河股份的56.52亿元。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