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摩登代理学霸君33300倒闭传言调查:总部人去楼空,一对一模式等不来春天? > 正文

摩登代理学霸君33300倒闭传言调查:总部人去楼空,一对一模式等不来春天?

导读: (摩登代理:33300)圣诞的欢乐气氛还未消退,知名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倒闭”的传言就迅速流传。  12月28日上午,AI财经社来到学霸君位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的总部,只见工作区域已经空荡荡一片,工位前还摆放着鲜艳的红气球,“年终冲刺,完美收官”的横幅仍悬挂在办公区。

  圣诞的欢乐气氛还未消退,知名在线教育机构学霸君“倒闭”的传言就迅速流传。

  12月28日上午,AI财经社来到学霸君位于北京瀚海国际大厦的总部,只见工作区域已经空荡荡一片,工位前还摆放着鲜艳的红气球,“年终冲刺,完美收官”的横幅仍悬挂在办公区。公司前台所在的16层,只留有十余人接待并处理前来退款的家长。

  学霸君上海总部也与此类似,28日上午,总部电话无人接听。与学霸君同在一栋大楼的上海员工对AI财经社表示,“这个大瓜离我好近,我在11层,他们(上海学霸君总部)在10层和12层办公。”据知情人士介绍,学霸君上海总部已经开始强制回收电脑等公司财产、安排员工离职撤退。

  今年以来,教育行业风波不断,学霸君成为继优胜教育之后的又一家“爆雷”企业。

  成立新公司,或为转移资产

  根据最新公开数据,学霸君学生用户超500万,截至2019年初,学霸君拥有技术人员近500人,教研人员300余人,教师注册数近4万名,付费用户超5万。在业内人士看来,这样庞大的人员规模,与学霸君的恶性扩张不无关系。

  据一位教育行业的知情人士透露:“学霸君做事有其劣根性,属于典型的恶性竞争。同一个区域招聘销售,别人底薪2000元,学霸君翻三倍到6000元。人自然就都流向了他们公司。但极为坑人的是,拖欠工资现象非常严重,且无故裁员、不给赔偿。”

  除此之外,一位员工还透露,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已经在几个月前新注册了公司,学霸君方面负责做新公司网页。该员工还怀疑资产已转移至新公司。

  天眼查App显示,今年3月正值疫情,确有新公司成立,且与学霸君创始人张凯磊存在关联。

  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成立于2020年7月1日,注册资本600万人民币。公司简介称是一家“互联网+音乐”的创新平台,负责音乐创作、运营、版权管理的一体化专业内容公司。张凯磊是该公司股东之一,但持股比例未公开。而在招聘平台上,苏州谦问万答吧教育科技有限公司发布了“课程销售顾问”职位,职位要求与培训课程相关。而招聘信息给出的办公地点则是“张家港金茂大厦学霸君”。

  家长、员工和教师均为受害者

  成立于2013年的学霸君,旗下业务主要包括拍照搜题、K12阶段的一对一辅导等。其中,学霸君App是一款学生学习辅助软件,针对初高中生,提供在线免费解答作业题、疑难点等服务。截至目前,其已完成6次融资。其中,最近一笔是于2017年初完成的C轮,交易金额达1亿美元。

  然而就是这样一家背靠挚信资本、招商资本等知名资方的明星公司,却被传资金断链、破产跑路。最近一年来,学霸君也是投诉不断,各种退费不及时。

  就破产圈钱跑路这一传闻,学霸君创始人12月28日在一微信群中回复称:“我还没失联,正在努力解决问题,公司已经在疏散员工了。”

  另有传言,学霸君合肥业务将由作业帮接手。但随后作业帮相关人员对此进行了否认。该人员表示,作业帮在合肥分公司招聘工作人员,有部分当地学霸君人员前来应聘,但作业帮并没有对学霸君进行收并购。传言接手学霸君的另一公司51Talk相关人员也表示,对“支援学霸君”一事暂不知情。

  12月25日,根据学霸君内部文件显示,公司以供应商付款和银行接口问题为由,延迟发放教师11月和12月的薪水,且提示发薪时间另行通知。与此同时,学霸君教务主管也在朋友圈发布消息称:“学霸君部分(被)收购,相当于倒闭破产,所有人没有工资。目前老师们正在排队上交工作手机及卡号。”公司称,回收工作手机及手机号的最大意义就是切断老师和家长间的联系,避免事态扩大化。

  而学霸君也已向老师承诺帮忙寻找下家,下家会补发工资。

  此外,该教务主管还表示,教师也是受害者,他们希望与家长共同联手通过法律维护自身合法权益。现在,全体老师、班主任以及规划师,均被辞退,所有人没有工资、没有任何赔偿。

  而更令人担忧的是,学霸君在双11及双12期间,通过大肆宣传收拢了上亿资金。学霸君官网以及北京分公司总部,关于年底业绩冲刺的宣传物料依然存在。即便是12月25日当天,销售人员依旧热情高涨、正常谈单。

  事实上,购买课程的家长也陷入了困境。许多家长们不仅办理了分期消费贷款业务,还遭遇着拖延退费的问题。截至12月28日,新浪黑猫投诉平台上关于学霸君的投诉累积达2285条,绝大多数与退费难、虚假宣传相关。

  “报名时,宣传不满意可以退费,现在电话成空号,老师联系不到,客服无人管,退款无门。”甚至有家长在投诉中反映到:“2019年底报名,课程效果不好,自年初的2月份申请退款,截至目前依然没能处理完毕。不仅班主任电话为空号或是打不通,公司总部客服电话更是无人接听。”类似的情况不胜枚举。

  而在12月28日早晨去北京总部维权的家长李女士则表示:“公司有人接待,但也仅是填写退费申请单。然而,这些并没有实际作用。”

  多家金融机构回应:仍需完成分期贷款

  早在今年八月,就有多名消费者反映过学霸君的贷款陷阱问题,并引发各地媒体关注。相关家长反映,学霸君引导他们分期支付学费,但中途申请退课时,不仅收不到学霸君的退款,还得继续完成分期还款。所谓的分期付款实际是金融机构的分期贷款,合作金融机构包括马上消费金融、海尔消费金融、河北幸福消费金融、中银消费金融、交通银行中国民生银行等。

  在黑猫投诉平台上,上述投诉多达2708条,涉诉金额多在万元以上,投诉内容多与“不予退款”、“分期贷款”有关。

  学霸君究竟是否与上述机构存在怎样的合作关系?平台爆雷后,消费者是否还需要继续还款呢?AI财经社就上述疑问致电上述金融机构,这些机构工作人员则多数回应称,消费者仍需按时偿还分期贷款。

  海尔消费金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与学霸君已不存在业务合作,后续还款问题还需与相关部门反馈。

  中银消费金融和马上消费金融的工作人员声称,此前公司与学霸君存在合作关系,后续将终止合作,但客户仍需按时偿还分期贷款。

  河北幸福消费金融工作人员表示,公司仍与学霸君存在业务往来,目前尚未接到学霸君倒闭的通知,公司只提供消费金融服务,没有义务承担相关责任。家长与学霸君终止合同关系后,便不再需要向我公司还款。

  交通银行客服人员表示,交通银行惠民贷是一款教育惠民贷款,此前曾与学霸君一对一课程合作。借款人已经享受到了惠民贷的便利与权益,无论学霸君运营正常与否,都需要按期缴纳欠款及利息。

  值得关注的是,中国民生银行亦涉及学霸君的业务合作。AI财经社在一位现场退费家长手中的”学霸君1V1退费登记单“看到,”如您使用民生全民分期支付学费,学霸君1V1退费完成后,民生银行需1—2周内进行内部退费流程审批……“目前,民生银行尚未对学霸君的贷款偿还问题做出回应。

  AI财经社就家长后续还款问题,咨询了一位不愿具名的法律从业者,他表示,要根据金融机构和家长签的协议来判断,如果协议里有明确的还款约定,家长是需要完成还款义务的。“问题的核心在于家长有没有对金融服务合同签字确认,如果未经家长签字确认,那就侵犯了家长的知情权,协议在法律上是无效的。如果该合同经过家长签字确认,即具有法律效力,就要去遵守。”

  一位业内人士表示,学霸君不断拖延退款,或反映其资金链早有断裂的危险,且学霸君作为“合作机构”,向金融机构介绍了大批客户,可能会获得一定比例的佣金。另外,通过金融机构的垫付款提前归拢大批资金,联想其今年推出的免费赠课、签约海清等砸钱动作,不难想象为何迟迟不愿退款。

  当学霸君倒下时,提供了教育贷款的金融机构同样是受害者。作为平台的合作方,究竟该如何解决三者之间的矛盾?微众银行或许做出了一个典型示范。

  蛋壳公寓暴雷后,租客在无法继续享受住房权益的情况下,还需要继续向微众银行偿还分期贷款。经过政府协调,微众银行同意退租客户可以结清贷款,以损失数亿元的代价维护了用户的权利。

  业内人士认为,微众银行实际上相当于将银行与租户的债权债务关系转换为银行与蛋壳公寓的债权债务关系,体现了帮助租客度过难关的担当,履行社会责任的意识。

  教培机构两极分化趋势明显

  疫情催生了各行各业的新业态模式,也催生了在线教育红利的到来。

  据《2020年教育行业发展报告》披露,天眼查App显示,2020年上半年,全国新增23.5万家教育相关企业。截至10月,2020年净增教育相关企业34.0万家,同比上涨22.5%。其中在线教育企业新增8.2万家,在教育行业中的占比达到17.3%。

  不过,教育行业的马太效应也越来越明显,资本和资源都日益向头部公司倾斜。该报告显示,2020年上半年,猿辅导和作业帮分别获得融资金额63亿元、47亿元,上述金额加起来已占据教育行业半年总融资金额的77%,而猿辅导和作业帮均处于行业独角兽地位。

  全国政协委员、新东方教育科技集团董事长俞敏洪在接受媒体采访时同样表示,“接下来教育培训行业将面临洗牌,一些科技力量不足、利用在线平台的能力不够的中小型教育培训机构,或将遇到生存困境,学生可能会转移到服务条件更加好、更加完善的大的教育公司中来。”

  疫情为头部企业带来了机遇,但却对中小机构带来了生存危机。天眼查App显示,截至今年10月,全国注销教育机构13.6万家,17.8%的教育相关企业出现了经营异常,教育机构爆雷比例显著增加。爆雷的背后,是教育机构面临营收减少、线下复课难、场地租金压力等难题。受疫情影响,此前已有兄弟连、趣动旅程、明兮大语文、百弗英语,迪士尼英语、巨石达阵、巧虎KIDS、泽林教育等多家知名机构陆续宣布倒闭。

  学霸君显然没有享受到今年的在线教育红利。多方信息显示,今年以来,学霸君现金流格外吃紧。今年4月,有媒体透露,学霸君CEO张凯磊在公司内部群发言称,疫情对学霸君的业务造成了很大打击,公司将优先保障员工的工资和奖金不延期不降低,同时管理层全部采取半薪制度。

  天眼查App显示,学霸君成立7年以来,共获得6笔融资,最新一笔融资是来自招商局资本、祥峰投资、皖新传媒等投资方共一亿美元融资,该笔融资的日期为2017年1月20日,这也意味着学霸君已经三年多未获得外部资金支援。

  此外,行业人士认为,学霸君倒闭或与其一对一的授课模式有关。在教培机构工作的王老师解释称,学霸君主打一对一模式,但一对一课程研发成本和师资要求都很高,课程毛利率远不及线上大班课。此种模式限制了学霸君的收入。

  包括学大教育、精锐教育、海风教育等一对一教育机构经营状况普遍不佳,且一对一网课市场份额有限,行业垄断趋势下,学霸君陷入困境可以理解。

  对于中小教培机构的未来发展,广证恒生证券提出如下建议,“当下最关键就是务必保证现金流健康,能够支持未来3-6月的开支。把控好用经营活动现金流扩张的节奏,储备退费资金,积极寻求金融机构支持。”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