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天辰娱乐股价33300低迷股东出逃、账上躺着617亿 国信证券为何仍频频发债补血 > 正文

天辰娱乐股价33300低迷股东出逃、账上躺着617亿 国信证券为何仍频频发债补血

导读: (天辰娱乐:33300)今年发债“补血”200亿,资产负债率70.94%,国信证券(13.200, -0.05, -0.38%)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蔡海东

  今年发债“补血”200亿,资产负债率70.94%,国信证券(13.200-0.05-0.38%)葫芦里卖的什么药?

  出品|每日财报

  作者|蔡海东

  近日,国信证券拟面向专业投资者推出非公开发行150亿元公司债券计划,目前已发行两期,共计发行100亿元,其中80亿元投入营运资金,以满足业务运营需要。

  而三季报数据显示,国信证券账上还躺着617.4亿元货币资金,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达736亿元。国信证券作为国内头部券商之一,账上并不缺钱,为何突然大规模发债呢?

  此外,国信证券因一纸研报,与美年健康(10.9200.100.92%)陷入诉讼纠纷中,后者斥责其研报存在诸多虚假信息及刻意编造误导性信息。该事件持续发酵后,外界纷纷猜测,国信证券内控是否存在漏洞,研报审核是否合规。

  现金充足却频频发债,负债率长期超70%

  12月4日,国信证券宣布获得证监会批准,计划向专业投资者公开发行面值总额不超过 150 亿元公司债券。目前,国信证券已发行两期,合计发行100亿元,其中80亿元用于补充公司营运资金。

  事实上,国信证券年内已多次发债“补血”。9月18日,国信证券完成2020年度非公开发行永续次级债券第一期、第二期的发行,发行规模共计100亿元,票面利率分别为4.50%和4.80%。

  在国信证券不断发债的同时,资产负债率也水涨船高。2018年至2020年前三季度,国信证券负债总额分别为1593亿元、1684亿元、1938亿;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5.20%、74.96%、70.94%。此外,2020年前三季度国信证券应付债券达到289.28亿元。

  查阅财务数据,国信证券实际上并不缺钱。截止9月30日,国信证券账上还躺着617.4亿元,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余额达736亿元。为何货币资金充足,却要频频发债呢?若需要补充营运资金,现金显然是够的,何必冒着负债风险去发债呢?国信证券是真缺钱,还是装缺钱?

  值得注意的是,国信证券在今年3月3日还推出150亿元非公开发行股票计划,扣除发行费用后将全部用于补充公司资本金、营运资金及偿还债务。其中,控股股东深圳投控认购发行总数的33.53%,云南合和认购16.77%,华润信托认购1%。

  国信证券表示,公司自从IPO以来,尚未进行过股权融资,资本实力与领先券商的差距不断拉大。公司拟借助非公开发行股票夯实资本实力,提高综合实力与抵御风险能力,巩固行业地位。

  股价低迷股东出逃,股权质押业务拖累

  官网显示,国信证券前身是深圳国投证券有限公司,经过20多年的发展,已成为全国性大型证券公司,在国内117个城市和地区共设有55家分公司、177家营业部。国信证券具有明显的国资背景,控股股东为深圳投控,实控人为深圳国资委。

  从三季报表现来看,国信证券业绩增速在行业中并不差。其实现营收140亿元,同比增长41.89%;实现净利润54.7亿元,同比增长46.58%。然而股价涨幅和业绩增速却背道而驰。2020年股市牛气冲天,截至12月28日,沪深300指数(5042.936-21.48-0.42%)(5042.9361-21.48-0.42%)累计涨幅23.63%,而国信证券累计涨幅仅7.59%。

  在股价持续低迷之际,股东一汽投资也将手中股票悉数出清。11月10日,一汽投资拟通过集中竞价或大宗交易方式,共计减持国信证券2.69亿股股份,占总股本的2.79%。此次减持完成后,一汽投资将不再持有国信证券的股票。

  再从收入来源来看,国信证券营收主要靠经纪及财富管理业务和投资与交易业务。今年前三季度,两大业务分别贡献收入45.92亿元、19.87亿元,占总营收比例分别为57.13%、24.72%。而投资银行业务营收占比仅2.42%,其他业务营收占比7.8%。也就是说,国信证券主要靠手续费及佣金赚钱。

  国信证券在互动平台表示,当前行业佣金已经逼近券商的成本线,下降空间不大,但整个行业的手续费和佣金业务仍然在承受压力。

  在披露三季报的当日,国信证券也计提各项资产减值准备共计7.23亿元,占2019年度经审计净利润比例超10%,减少净利润5.42亿元。其中,买入返售金融资产计提资产减值准备4.52亿元,占总额62.61%;其他债权投资计提资产减值1.09亿元,占总额15.14%。

  截至2020年前三季度,国信证券买入返售金融资产金额共计166.9亿。买入反售金融资产从业务分类来看,包括债券质押和股票质押。国信证券主要“踩雷”股权质押。

  2020年半年报中,国信证券披露了4起与股票质押相关的诉讼纠纷案件,共计涉及资金40.32亿元。

  一纸研报纠纷不断,内控合规存疑

  11月6日,国信证券下属分析师谢长雁、朱寒青在公众号上发表研报《大跌事出有因,探寻阿里战略》。爱康国宾与美年健康作为体检行业两大翘楚,同属于阿里系,研报猜测阿里减持爱康国宾,可能在于注入爱康国宾及规避同业竞争。

  一纸研报惹火了爱康国宾。爱康国宾指出,该研报在作出分析时,并未向爱康国宾求证或进行咨询,且两者合并一事纯属子虚乌有。爱康国宾认为该研报存在诸多虚假内容及刻意编造误导性信息,对公司经营造成不良影响,于是向国信证券递交《律师函》,并向监管机构实名举报。消息一出,资本市场闹得沸沸扬扬。

  另外,经媒体曝光,美年健康副总裁、董事会秘书江维娜曾为国信证券首席分析师,且是两位撰写研报分析师的前领导。此间错综复杂的关系,不仅令人浮现连篇。江维娜的任职历史是否对研报的独立性与客观性造成影响?国信证券并未正面回复。

  研报风波未平,保荐处罚再起。近日,国信证券保荐的日发纺机因出现信披前后不一致,两位保荐代表遭监管处罚。

  日发纺机招股书显示,2019年1月25日,日发纺机向控股股东提供借款5000万元,后者于当日全额归还。而截至招股书签署之日,发行人不存在资金被控股股东、实控人及其他企业占用情况。发行保荐工作报告(申报稿)的核查结论为,发行人不存在上述情况。

  但保荐工作底稿相关材料显示,发行人曾于2020年4月作出资金被控股股东、实控人及其他企业占用的情况。招股书披露信息、保荐工作报告核查结论与保荐工作底稿材料不一致。

  2020年9月23日,深交所就此问题发出第二轮审核问询函。10月12日,保荐人回复称,发行人向控股股东提供的借款,已履行必要的决策程序,借款期限仅为1天,且未实际使用,不构成非经营性资金占用。到10月15日,保荐人向深交所改称,上述借款构成非经营性占用,并相应修改招股书的内容。

  深交所认为,王水兵、杨涛作为国信证券指定的项目保荐人,核查结论不审慎,为按照规定核查发行人控股股东资金占用情形。

  新《证券法》发布并实施后,监管层对证券公司的合规风控能力提出更高要求。国信证券将如何降低经营风险、完善内控,给股东及投资者创造价值呢?《每日财报》将持续关注。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