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风暴代理华为手机缺货困局何解33300 > 正文

风暴代理华为手机缺货困局何解33300

导读: (风暴代理:33300)4月29日,周四,上午10点,广州一栋写字楼工位上的小军(化名),偷偷地在工作电脑上打开华为商城的官网,登陆华为账号,点选好要抢购的华为手机型号后切换回工作页面,再到微信家庭群里@自己的家人:“准备了。”

  4月29日,周四,上午10点,广州一栋写字楼工位上的小军(化名),偷偷地在工作电脑上打开华为商城的官网,登陆华为账号,点选好要抢购的华为手机型号后切换回工作页面,再到微信家庭群里@自己的家人:“准备了。”

  10点6分,小军切换回华为商城的页面,把鼠标放在还未亮起的“立即申购”按钮上,屏住呼吸看着页面上的抢购倒计时一秒一秒地减少。当所有的数字变为0,按钮变亮,小军眼疾手快地按下鼠标,页面变为“排队中”。10多秒后,页面变为“抱歉,没有抢到”。“该死。”小军忍不住小声地抱怨一句,耷拉着肩膀拿起手机看微信家庭群消息,发现家里人发了一张网页截图,还是熟悉的“抱歉,没有抢到”。

  这又是一次失败的抢购华为手机经历。小军想在华为商城上买某款5G手机已经想了两个月,一开始是发现自己想买的颜色没有货,就等补货吧,等着等着发现,所有的颜色都没有货了,变成要在工作日上午10点8分抢购,通常是周一、三、五开抢,今周变成周二、周四开抢。

  小军自认手速还可以,甚至发动亲友帮忙抢购,抢了一个多月,只成功过一次,但那次太紧张点选错了机身内存版本,想买256G的却买成了128G,大脑一直处在抢购成功的兴奋中等付了款才发现抢错了,申请退款后却依然用掉一个华为账号仅有的一次抢购机会,还得借用别人的华为账号。“累了,我要开始看小米手机了。”小军无奈地说,终于是跟“一秒售罄”的华为手机抢购活动说再见。

  对于最近想买华为手机的花粉来说,小军的经历可能并不陌生。正值5G手机换机潮,华为商城官网却大面积、长时间出现手机缺货情况。4月29日晚上,本报记者查询华为商城官网,发现只有价格10999元保时捷设计的华为Mate40和价格5299元的华为mate30EPro有现货可下单,其他手机要么是完全缺货要么是要通过抢购渠道购买。线下门店的缺货情况也一样严峻。

  华为手机缺货,已经发酵了超过半年。曾经拿下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第一的华为,今次能顺利走出缺货困境吗?

  一机难求局面

  4月27日,本报记者走访了华为位于广州越秀区和天河区的两家授权体验店(华为目前在广州尚无直营门店,授权体验店也是销售门店)和一家广州畅通商贸有限公司(华为经销商之一)开设的多品牌手机销售门店。尽管在一些业内人士看来,缺货的情况下,华为可能会优先供应线下渠道,因为手机价格透明,线下门店可以让消费者看到、摸到实物,有数据显示70%的手机销售在线下渠道,但华为线下门店的缺货情况也不容乐观。

  对于本报记者提出的“华为商城官网上缺货的手机型号,在门店是否能买到”的问题,授权体验店的员工没有正面回答,门店员工的惯常做法是询问顾客想买的机型,再查询库存,记者在两家授权体验门店均询问了官网上缺货的华为Nova8和Nova8Pro,两家门店均无现货。

  越秀区授权门店的销售主管告诉记者,华为手机缺货的情况早在2020年12月就已出现,并跟记者强调,缺货是全部门店的状态,不是他所在门店的一家之况,遇到想买缺货型号的顾客,他所在的门店会建议交一百元至数百元的订金进行预约手机,但不确定到货时间,有顾客交订金后一个月拿到手机,会优先安排愿意多购买服务包(例如延长保修服务、碎屏服务)的顾客。

  天河区授权门店的副店长则告诉记者,在她所在的门店预约缺货手机要全额付款预约,到货后会电话通知顾客,目前店里预约Nova8的有10多人,预约Nova8Pro的有30多人,但一次回货可能就是回数台手机,门店不能确定回货周期,更不能确定回货的手机型号,因此无法告知顾客需要多久才能拿到预约手机,如果顾客在该门店全款预约后却在其他渠道买到了手机,可以到该门店申请全款退订金。

  畅通公司开设的一家面积只有几平米却销售多个品牌手机的门店员工告诉记者,华为手机自2020年第四季度出现缺货以来对店里华为手机的销售影响巨大,缺货前每月的销售量能达到一百多台,目前每月销售量不到60台,早已腰斩,如果碰上无法供应华为手机现货的情况,员工会推荐店里的其他品牌手机。

  但对比挂了官方授权体验店牌子的门店来说,没挂牌的门店在货源和销售价格上可以做些“小动作”,例如华为商城官网上Nova8Pro早就已经缺货,这家门店却还有一点Nova8Pro机身内存128G的现货,但售价要比官网价贵300元,如果是Nova8Pro机身内存256G的款,则要加600元且不确定到货时间。

  当记者疑惑授权体验店都缺货他们为何有现货时,上述畅通门店店员说:“你可以当做我们在官网上抢到了加价卖给你,百分百未开封且正品。”

  当正常渠道无法满足市场需求时,总会滋生另类的市场交易。在京东商城上,非华为京东自营店可以买到Nova8机身内存128G款的现货价格是4199元,比官方价格贵了900元;机身内存256G款的现货价格则比官方价格贵了800元。在淘宝上,非华为官方自营店能买到的Nova8Pro机身内存256G款的现货价格是4928元,比官方价格贵529元。

  败退的市占率

  4月28日,华为投资控股有限公司在上海清算所官网发布了2021年第一季度财报,财报数据显示,2021年Q1,华为营收为1500.56亿元,同比下滑17%;净利润为168.76亿元,同比增长26%。尽管2021年Q1,华为的净利润对比新冠疫情爆发的2020年Q1有所上涨,但这已经是华为自美国实施第三轮制裁以来的第二个季度营收下滑。

  华为发布在上海清算所官网的2020年财报介绍,美国当地时间2019年5月16日和2019年8月19日,美国商务部工业与安全局根据美国出口管制法规(EAR)先后将华为及华为部分非美国关联实体列入实体清单,基于此,所有受EAR管控的物项(包括硬件、软件、技术等)向被列入实体清单的相关公司出口、再出口或者境内转移等,均须向美国商务部申请许可。

  2020年5月15日,美国商务部修改了外国直接产品规则,将部分外国直接产品纳入美国出口管制,并对华为相关实体实施该项新管制;2020年8月17日,美国商务部再将华为38家非美国关联实体加入实体清单,同时再次修改外国直接产品规则,扩大对外国直接产品的出口管制范围,进一步限制华为相关实体使用或获取美国技术或软件生产的物项。

  美国的制裁对于华为来说,首当其冲的是营收占比最高且需要芯片数量最多的消费者业务。2021年3月31日,华为在深圳召开2020年度年报发布会并进行全球直播。年报数据显示,2020年,华为销售收入达8914亿元,同比增长3.8%,净利润达646亿元,同比增长3.2%,华为轮值董事长胡厚崑在发布会上表示,整体经营情况符合预期,但消费者业务低于预期。2020年,消费者业务占华为整体销售收入的比例为54.2%,同比增长率却仅为3.3%,甚至低于整体销售收入的增长率,而在2019年,消费者业务的增长率为34%,远远高于同期运营商和企业业务不到10%的增长率。

  在华为的消费者业务领域,手机品类曾经是最重要的,华为的消费者业务框架为“1+8+N”,“1”指的是手机,8指的是手表/手环、音箱、平板、智慧屏、PC等品类,N指的是泛IOT设备,而胡厚崑透露,2020年消费者业务中非“1”部分的销售收入同比增长率超过65%,由此可以推测,手机品类的销售遭受重创。

  2020年11月,华为将荣耀业务整体出售给深圳智信,华为2020年的财报披露,荣耀终端的100%股权已经在2020年11月17日变更至深圳智信名下,出售的荣耀所有资产将在不迟于2021年6月30日完成交付。尽管目前外界尚未可窥见荣耀的作价,但华为财报显示,2020年已经收到出售荣耀的定金100亿元。

  为应对美国的制裁,华为积极备货,2020年华为的经营性现金流净值仅为352.1亿元,同比下滑超过61%,是华为近5年来最低水平的经营性现金流净值。胡厚崑在3月31日的年报发布会上透露,华为囤了非常多的资源来满足客户的需求,尤其是2B客户的需求。

  而对于芯片需求量大的2C手机业务,胡厚崑的表态则耐人寻味。胡厚崑在3月31日的年报发布会上称,华为消费者业务的战略是以消费者和体验为中心,聚焦家居、出行、办公、娱乐和运动健康五个高频场景,不同的硬件,只是不同的接触手段而已,手机也不例外,手机仅是华为消费者业务的一个部分,公司看到2020年在手机销售下滑的情况下,其他硬件、服务销售依然呈现高速的增长态势,对于消费者业务的战略更有信心,而这一战略也得到了渠道、服务生态伙伴的积极响应。

  4月27日,当本报记者向华为越秀区授权体验门店的销售主管问起华为手机缺货对门店营业额的影响情况时,其没有否认受到冲击,同时表示会努力在智慧屏等其他品类上找补。

  从宏观数据上看,华为手机的市占率已经急速下降。据调研机构Canalys的数据,2020年Q2,华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升至第一,市场占有率为19.6%,出货量为5586万台;2020年Q4,华为手机在全球智能手机市场份额跌出前五,第一为苹果,市占率为23%,出货量8180万台,第五为vivo,市占率为9%,出货量为3210万台;2021年Q1,在5G手机换机潮的带动下,全球智能手机出货量达到3.47亿台,同比增长27%,华为的出货量(不算上荣耀)为1860万台,市占率在全球能排到第七,但市占率萎缩到5%左右。

  困局待解

  美国的制裁可能是长期性的,华为手机缺芯的局面也可能是长期性的,那么,华为是否有寻找到可能的解决方案?

  4月27日,本报记者向华为公司PR发去采访提纲,询问华为手机的缺货规模、配货规则和可能的缺货缓解方案,4月29日,对方回复,没有对接到合适的人回复采访提纲。

  其实,在3月31日的年报发布会上,也有记者提问胡厚崑,华为在2021年如何应对在手机出货量方面的问题。胡厚崑表示,华为手机在全球有几亿的用户,供应形势依然不太明朗,很难预测下一步有怎样的变化,但是计划中要推出的旗舰机型,依然会按计划推出。“(华为)暂时没有办法找到制造芯片的替代厂商。”4月29日,第一手机界研究院院长孙燕飚在接受本报记者时说。华为旗下的海思是芯片设计领域的知名企业,但华为没有布局芯片制造业务,台积电等芯片制造企业受美国限制不能给华为供芯后,孙燕飚认为华为“除了自力更生,没有任何的办法”,放弃自己的麒麟芯片向联发科等企业采购芯片的路也走不通,美国限制的是用到美国技术或软件生产的物项。

  孙燕飚口中的自力更生,指华为自力更生布局芯片制造或者中国的其他企业自力更生,采用非美国技术制造芯片。但从华为高层的公开表态来看,目前华为涉足芯片制造的意愿并不高。在3月31日的年报发布会上,有外媒记者提问胡厚崑,华为海思是否有举措探索芯片制造。胡厚崑回答称:“我要进一步强调,我们的定位还是ICT系统设备的供应商。”胡厚崑阐述,华为通过海思参与全球半导体产业链,华为对于全球化的芯片产业链依赖性很强,在华为看来,基于全球合作的模式应该成为半导体产业链的合作模式,也希望各国政府能够加强、恢复全球半导体产业链的合作。

  “一切皆有可能,因为我们不可能永远被美国卡脖子。”孙燕飚对华为手机最终能走出困境的信心甚至比华为经销商的员工还要大,但他同时指出,就算能解决芯片供应的问题,也肯定不是年内的事情,这是个旷日持久的“长征”。

  据孙燕飚的预判,未来两年,华为手机缺货的情况依然大概率存在,华为手机的出货量会大打折扣,很有可能该业务无法盈利。“不到一定的量,很难覆盖研发成本。”孙燕飚称。

  对于华为手机来说,另一雪上加霜的问题可能是目前5G手机的产能还不够充裕,小米、vivo等手机品牌推出的部分5G机型也存在暂时性缺货。据中国信通院的数据,今年一季度国内市场5G手机的出货量为6984.6万台,占国内市场手机出货量的71.3%,5G手机上市新机型为64款,占国内上市新机型数量的一半。

  但孙燕飚并不认为目前华为会放弃手机业务,据他得到的消息,华为还将推出P50,他也从其他手机零部件的渠道处得知,华为向供应链采购的手机量在百万台级别的规模,说明华为依然还有手机芯片的囤货。

  头豹研究院的分析师罗翔则向本报记者分析,在芯片紧缺的情况下,为取得更高的利润,华为会倾向于将芯片分配给高端机型,例如说mate40Pro和mate40Pro+采用的都是麒麟9000的芯片,华为商城mate40Pro+还开放抢购渠道,mate40则直接完全缺货,这种分配机制可能会加剧消费者对华为手机缺货的印象,毕竟高端机型的需求量往往可能较小,华为还在坚持抢购、订金预约的方式也不利于消费者体验,但这种方式能维持跟消费者的联系,保住了华为手机这个牌子,才有机会在解决供应问题后迅速东山再起。

  罗翔认为,5G手机产能的紧缺可能要到2022年下半年或2023年上半年才会明显缓解。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