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星辉娱乐10派10还要A+H 中国中免借“免税”狂奔33300 > 正文

星辉娱乐10派10还要A+H 中国中免借“免税”狂奔33300

导读: (星辉娱乐:33300)净利润上涨三成多、分红10派10、拟筹备港交所上市……4月21日晚间,中国旅游集团中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中免(296.000, -2.66, -0.89%)”)披露的2020年度财报等数则公告,可谓信息量巨大。

  净利润上涨三成多、分红10派10、拟筹备港交所上市……4月21日晚间,中国旅游集团中免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国中免(296.000-2.66-0.89%)”)披露的2020年度财报等数则公告,可谓信息量巨大。

  虽然中国中免坐拥令人艳羡的离岛免税政策红利和国内免税店规模,在去年逆势赚了个盆满钵满,但如今,它对内要面对免税品营收和销售占比双下降的残酷现实,对外要提防多路离岛免税新对手,以及出境游重启渐近对其市场份额的影响。前有堵截、后有追兵的情况下,选择A+H的中国中免,逐渐显现出更大的野心。

  10派10的底气何在

  在国内的免税圈里,逆势增长早已不是什么新鲜的形容词,对于行业“一哥”中国中免来说亦是如此。

  根据年报,去年中国中免营收526亿元,同比增长8.2%;归属上市公司股东净利润61.4亿元,同比增长32.57%。而且,经其董事会审议,公司2020年度利润分配预案为:以实施权益分派股权登记日登记的总股本为基数,向全体股东每10股派发现金红利人民币10元(含税),共计派发现金红利19.52亿元,占2020年净利润的比重为31.8%。

  “虽然整体来看,10派10在整个资本市场中并不算罕见,但放在去年国内旅游、商业领域受疫情冲击较大的背景中横向比较,中国中免走高的分红方案,确实显示出了其比较雄厚的资金实力和底气。”景鉴智库创始人周鸣岐坦言。

  其实,2009年在上交所正式挂牌至今,即将迎来A股上市第12个年头的中国中免,确实从“免税概念”中分得了不小的甜头。彼时,还是中国国旅的这家企业,主营业务包括:旅游服务及旅游商品相关项目的投资与管理,旅游服务配套设施的开发、改造与经营,旅游产业研究与咨询服务等。上市之初,该公司旅游服务实现营业收入32.49亿元,而商品销售只有14.36亿元。但自2017年起,原中国国旅免税业务占比迅速扩大,2018年商品销售营收就达到了163.98亿元,首次超过旅游服务。进入2019年,中国国旅在经营业务上又做了重大调整,呈现去“旅游服务化”的态势,当年,其旅游服务营收仅录得5.31亿元,而商品销售达到236.96亿元。

  而在最新年报中,中国中免也确实毫不吝啬对其去年快速扩张免税版图相关内容的着墨。举例来说,年报指出,去年中国中免参与并成功中标成都天府国际机场、青岛胶东国际机场等多个国内重点城市机场免税店项目经营权,在国内口岸免税项目中标数量和中标总面积均排名第一;在海南离岛免税市场,去年公司增加了营业面积、增设了新增品类专卖店及增加提货点提货窗口等,新增了三亚凤凰机场免税店等……“种种迹象表明,更名后,中国中免势要坐稳国内‘免税概念第一股’的角色。”周鸣岐表示。  

  A+H背后的盘算

  这一次,让中国中免刷了一波“存在感”的,除了其保持正增长的业绩之外,就是其准备借着“免税概念”一路狂飙、登陆H股的庞大野心了。

  根据公告,中国中免拟启动发行境外上市外资股(H股)并在香港联合交易所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香港联交所”)上市相关筹备工作。目前公司正与相关中介机构就相关工作进行商讨,关于本次发行上市的具体细节尚未确定。

  虽然截至发稿时,中国中免方面并未就A+H用意、融资用途等回复北京商报记者,但在周鸣岐看来,中国中免A+H的意图十分明显,应该是其准备通过新的融资,为下一步免税版图的重资产扩张输血,进一步放大在国内免税市场的优势地位,提前对冲未来更多新对手入局、出境游放开后可能带来的份额流失。“而且,在港股上市意味着中国中免将有机会接触到更多的境外投资方,这对其提前布局海外市场,弥补境外门店数量短板、对接全球资源都会有所帮助。”

  “中国中免虽然已经坐上全球免税业的龙头位置,但其境外板块一直是‘瘸腿状态’。店面数量、客流量、市场份额都难以比肩国际知名免税品牌。出境游重启后,中国中免需要第一时间冲到国际市场、抄底经营低迷的境外免税资源,而这也可能正是其本次谋求在港上市增加现金储备的重要用意。”北京第二外国语学院中国文化和旅游研究院副教授吴丽云分析称。

  先天优势“见顶”

  去年底,海南自贸港工作委员会一股脑“官宣了”4家获得离岛免税资质的免税企业名单,随后,海南离岛免税店的数量也一跃增长至10家。一夜之间,中国中免“一家独大”格局逐渐消退,“一对多”的局面正在成形。而且,除了已经“登陆”海南免税市场的企业之外,王府井(33.610-0.21-0.62%)、珠免、阿里巴巴、苏宁、凯撒……不经意间,中国中免面前的对手数量,正在以几何数量级的规模增长着。

  外有强敌环伺的同时,中国中免自己的日子也过得并不安稳。虽然一度被投资者称为不可多得的“白马股”,股价在不到一年间猛涨3倍多,然而,过去一段时间,该公司也着实风波不断,比如:线上销售合规性质疑、实体店严重缺货遭“差评”、机构集体砸盘致股价闪崩等。

  “中国中免估计也能感觉到,自己能像前两年一样继续躺在政策红利上挣钱的日子即将一去不复返了。”周鸣岐表示。

  而且,从年报来看,2020年中国中免营收实际被免税销售“拖了后腿”。数据显示,去年公司免税商品销售占比、免税品收入都有所降低,免税门店客源更是出现了同比大幅下降。相较之下,中国中免去年有税商品销售营业成本和收入同比分别增长了1587.8%、1612.72%,尤其是其售价堪比线下免税店的线上会员购业务,似乎反而成了拉动业绩增长的一大功臣。“所以,从去年的年报数据可以看出,在机场免税等线下免税业务持续低迷的状态下,就连离岛免税10万元额度的巨大政策利好都没能令其填补上其免税板块的收入‘缺口’,如果没有了线上有税品业务线,中国中免更名后的首份年度成绩单,可能就会是另外一般景色了。”周鸣岐表示。

  “可见,A+H只是中国中免讲好新一轮‘免税故事’的起点,真正的难关,可能才刚刚开始。”周鸣岐表示。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