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风暴主管盲目扩张管理不善为益客食品埋隐患 子公司半数亏损且违规频繁惹人忧33300 > 正文

风暴主管盲目扩张管理不善为益客食品埋隐患 子公司半数亏损且违规频繁惹人忧33300

导读: (风暴主管:33300)最近,江苏益客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食品”)IPO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18次审议会议批准通过,成为2021年过会的第107家企业。然而,围绕着这家食品公司赢利性的争议始终没有停止,而且根据3月份其披露的招股书(上会稿)显示,该公司2

  最近,江苏益客食品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益客食品”)IPO申请获创业板上市委员会2021年第18次审议会议批准通过,成为2021年过会的第107家企业。然而,围绕着这家食品公司赢利性的争议始终没有停止,而且根据3月份其披露的招股书(上会稿)显示,该公司2020年度营收与净利润双双下滑,并预计2021年第一季度净利润水平较2020年第一季度基本稳定或略有下降。

  然而公开信息显示,该公司由于急于扩大规模,近年来不断通过收购或注资入股成立子公司,但由此却对企业管理带来诸多隐患,旗下38家子公司问题频出,甚至被起诉危害人的生命权、健康权和身体权。

  益客食品主要从事禽类屠宰及加工、饲料生产及销售、商品代禽苗孵化及销售,以及熟食及调理品的生产与销售。本次上市拟募集资金10.61亿元,其中2.6亿元用于补充流动资金,其他资金则分别用于山东益客食品产业有限公司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济宁众客食品有限公司(简称“济宁众客”)肉鸭屠宰线建设项目、山东众客食品产业园调熟制品建设项目、扩建年产2万吨禽肉熟食项目、益客食品供应链数字化建设项目。

  业绩大幅下滑

  子公司半数亏损

  根据招股书数据显示,2017年至2020年,益客食品营业收入分别为75.21亿元、99.05亿元、155.54亿元和143.92亿元,净利润分别为0.88亿元、1.92亿元、4.01亿元和1.52亿元,其中,2018 年至2020年营业收入分别同比增长31.69%、57.03%和-7.47%,净利润分别同比增长117.84%、108.95%和-62.21%。对于2020年业绩的大幅下滑,该公司解释称,2020 年受“新冠肺炎”疫情对居民日常消费及对禽肉产业链不同环节市场价格的影响,同时叠加禽苗市场行情的周期性波动影响,导致净利润水平下降。

  不过,2021 年度在我国疫情管控得到有效执行的前提下,益客食品仍然对其第一季度业绩依旧作出了下滑预测,预计净利润为 4500万元至5500万元 ,同期增长率为-16.36%至 2.22%;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3500万元至4100万元,同期增长率为-37.30%至-26.55%,显然很难再拿疫情做背书。

  那么造成目前局面的原因是什么呢?笔者通过对其招股书梳理后发现,盲目扩张或许是其重要原因之一。

  报告期内,益客食品纳入合并报表范围的子公司有38家,其中公司直接或间接持股比例为100%的达21家。如附表所示,在38家子公司中,2019年亏损企业数量为19家,合计为企业创造净利润为3.3亿元,平均每家子公司创造的净利润为865.35万元;2020年上半年亏损企业数量虽然降至17家,但合计为企业创造净利润仅为3984.44万元,半年时间内平均每家子公司创造的净利润仅为100余万元,虽然公司目前未公布下半年业绩情况,但根据合并报表全年业绩大幅下滑的情况来看,结果注定不容乐观。

  盲目扩张管理不善埋隐患

  子公司频频违规

  值得注意的是,益客食品近年来一直在不断采用并购注资等形式扩大企业版图,现如今38家子公司的布局已经分散至山东、江苏、河北各省超10个县市地区,仅报告期内列入合并范围的子公司便新增13家,同时减少7家。

  众所周知,对于大型食品集团来讲,保证食品的安全性和标准化为重中之重,这就对企业的管理提出了很高的要求。然而根据招股书信息显示,益客食品董事长田立余通过益客农牧、宿迁丰泽、宿迁久德间接控制公司合计82.28%的股权,为公司的实际控制人。这也就意味着,这家公司存在一股独大的弊端,极易造成企业内部治理结构失效,从而在管理方面难以在各部门之间达到相互制约、相互制衡的作用。

  这样的弊端在益客食品众多子公司当中表现极为明显。根据天眼查网站查到的信息显示,同样由田立余担任法人代表,同时也是由益客食品出资设立的平邑众客康惠食品有限公司曾因生命权、健康权、身体权纠纷两度被起诉。

  除此之外,其旗下诸多子公司也频频被查出运营管理“不合规”的情况,但其招股书中却并未进行披露。

  例如,本次募投项目的实施主体济宁众客便屡次被查。

  环保方面,2019年1月、2月济宁众客未对DW001排放口动植物油项目进行监测;自取得排污许可证后未对DW002排放口和DW003排放口悬浮物项目进行监测。2019年9月26日,公司被查出污水处理设施运行参数记录不规范;生产车间两台废气处理设施无运行记录且车间冷却废气未收集治理;生产车间废气治理设施排放口无标识。

  安全方面,该公司于2020年9月28日邹城市应急管理综合执法大队突击检查被发现当年2月份车间级岗前安全教育和培训未包括所从事工种可能遭受的职业伤害、伤亡事故以及自救互救方法。

  济宁众客的违规问题并非孤例,2020年4月26日,邹城市应急管理综合执法大队4月常规检查时发现,山东益客金鹏食品有限公司(简称“益客金鹏”)存在生产安全事故应急救援预案需根据应急管理部2号令修订;液氨制冷车间安全帽过期需更换;制冷系统电源的紧急控制开关没有标识;事故制度不完善缺少事故上报程序等问题,被责令限期整改。2019年8月22日,济宁市生态环境局邹城市分局现场检查发现,益客金鹏未按照排污许可证规定对其DW001排放口流量、悬浮物项目进行监测。

  同时,针对该公司在招股书中披露的违法违规情况来看,近三年来益客食品及其子公司存在关于纳税违法违规行为3起,关于环保违法违规被行政处罚的行为8起,关于安全生产情况违法违规行为1起。但是文章中提到的上述几次违规行为并未被该公司列入披露范围,可见该公司还存在隐瞒重大违规事项之嫌,而对于忽视环保的企业来讲,未来的路究竟能走多远也是值得怀疑的。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