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星辉招商至信药业应收账款占营收四成 研发费率不足1%屡因质量问题受罚33300 > 正文

星辉招商至信药业应收账款占营收四成 研发费率不足1%屡因质量问题受罚33300

导读: (星辉招商:33300)至信药业成立于2000年10月,主要从事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加工和销售,2020年7月28日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近日,至信药业披露上市申请文件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广州至信药业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至信药业)冲刺创业板已到了关键时刻。

  至信药业成立于2000年10月,主要从事中药饮片的研发、生产加工和销售,2020年7月28日提交创业板上市申请。近日,至信药业披露上市申请文件第二轮审核问询函的回复。

  至信药业八成营收集中在华南地区,2018-2020年(报告期)已出现产销停滞不前的趋势,而应收账款和存货持续高企。并且,公司多次产品检测不符合规定。

  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作为药企,公司研发投入占当期营收比重长期不足1%,低于可比上市公司水平。

  销售区域集中产销停滞不前

  至信药业销售区域主要集中在华南地区,已出现产销停滞不前的趋势。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至信药业营收分别为4.89亿元、4.92亿元、4.4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5863.51万元、6703.75万元、5089万元。可以看出,无论是营收还是净利润指标,2019年都出现增长明显放缓的趋势,2020年更是出现较大下降。

  对此,至信药业解释为,2018年度和2019年度,公司产能已基本饱和,制约了收入增长。2020年受疫情影响,公司销售收入有所下降。

  至信药业在招股书中称,公司产能吃紧、中药饮片业务的产销率已从90%上升至100%以上,因此至信药业拟将此次募资69.27%的资金用于扩张产能,以改善该状况。

  实际上,至信药业成立至今,长期在广州地区发展,公司影响力依旧主要在华南地区,产销量不仅没有出现明显增长,反而在2020年出现下滑。2018-2020年,至信药业在华南地区的销售额分别为4.15亿元、4.22亿元、3.8亿元,占当期主营业务收入的比例分别为85.47%、86.48%和86.60%。

  此外,公司应收账款规模呈上升趋势,且占总资产的比例较高。报告期各期末,公司应收账款账面价值分别为15492.81万元、15864.21万元、18138.50万元,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1.66%、32.23%、40.83%,分别占总资产的30.49%、25.49%、23.75%。

  并且,公司还存货跌价风险,同期其存货余额分别为15634.90万元、14799.66万元、15950.36万元,分别占总资产的30.77%、23.78%、20.89%。

  对此,至信药业称,其需保持一定规模的存货主要系为满足生产和快速交付的需要,库存水平符合实际情况。但其库存原材料和库存商品主要为中药材及中药饮片,价格存在一定波动。若未来中药材和中药饮片价格发生大幅下跌,将可能出现存货跌价损失。

  研发费率低于可比上市公司

  虽然至信药业在招股书中表示,其始终将技术研发作为业务重点,但公司研发投入占当期营收比重不足1%,低于可比上市公司水平。

  招股书显示,2018-2020年,至信药业实现营收分别为48942.28万元、49215.53万元、44424.01万元,而同期,研发费用分别为273.87万元、288.39万元、320.72万元,占当期营收的比例分别为0.56%、0.59%、0.72%。

  可比上市公司中,太龙药业(6.0500.010.17%)研发费用率超过4%,香雪制药(7.3700.253.51%)研发费用率在1.5%~2.5%之间,只有浙农股份(10.940-0.06-0.55%)研发费用率在1%以下。

  除研发投入占比较低以外,至信药业的研发人员占比也较低。2020年至信药业的研发人员为43人,仅占员工总人数的4.16%。

  更值得注意的是,截至招股书报送,至信药业仅有3名核心技术人员。而且根据至信药业披露的核心技术人员的履历情况发现,3名核心技术人员入职时间较晚。其中,公司的质量和研发总监郭毅玲2018年4月才加入至信药业,质量总监和生产总监赵凤莲、余飞均是在2020年1月才入职。

  多批次产品检测不符合规定

  长江商报记者还注意到,至信药业曾多次出现产品质量问题。招股书显示,报告期内,至信药业共受到11项行政处罚,其中4项涉及产品质量。

  其中,至信药业子公司至信饮片生产的酒女贞子、巴戟天(盐巴戟天)等产品含量测定检测结果不符合规定,党参、甘草泡地龙“性状”项目检测结果不符合规定。2017年1月,至信药业全资子公司本草堂生产的首乌藤(批号:160101)被认定“含量测定”项目检测结果不符合规定,被处以没收尚未销售的首乌藤282.50公斤,罚款1.31万元。

  值得一提的,至信药业还存在产品整改后同项目再次出现检验结果不合格的情形。招股书显示,公司生产的甘草泡地龙(批号:160401)曾因性状、灰分和酸不溶性灰分不符合规定被行政处罚并被要求整改,而后其甘草泡地龙(批号:171201)产品再次因酸不溶性灰分不符合规定被监管部门要求整改。

  由此,至信药业专业技术受到质疑,监管部门要求其说明此前其招股书中“技术先进性”、“完善的质量检测体系”等表述是否存在误导或不准确。

  虽然公司称,上述不合格原因包括供应端审核不严、取样不均匀、工艺把控不到位等,公司及下属企业均已进行整改,整改后报告期内不存在同品种产品再次被行政处罚的情形。

  至信药业对此解释称,由于在采购、生产、销售过程中,存在较多影响产品质量的因素,如向供应商采购的每批中药材来源于多个农户种植或采摘,客观上存在质量不均一的情况,按照符合药典要求取样,仍有小概率出现未抽中不合格品的情况。

  但以上事实也在一定程度上反映出至信药业质量检测体系不完善的问题。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