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星辉代理名创优品“创名”难:抄袭风波频发、轻线上33300 > 正文

星辉代理名创优品“创名”难:抄袭风波频发、轻线上33300

导读: (星辉代理:33300)4月18日,“名创优品被设计师举报抄袭”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据媒体报道,设计师@李栋00在其微博反映,自己去年设计且版权属于他本人,并未授权给任何品牌的图案,被名创优品擅自用在帽子上。

  4月18日,“名创优品被设计师举报抄袭”的话题登上微博热搜。据媒体报道,设计师@李栋00在其微博反映,自己去年设计且版权属于他本人,并未授权给任何品牌的图案,被名创优品擅自用在帽子上。

  当日下午,名创优品客服表示,已报备相关部门核查。当日晚,上述设计师称,已和名创优品帽子生产商达成协议,对方表示会给其合理赔偿,并将与其签订1-3年合作协议。上述设计师还发博称:纯属一场美丽的误会~感谢@名创优品的处理态度,点赞,大家多多支持中国企业哦!

  对此,许多网友在热搜相关微博下留言质疑名创优品。有网友甚至发出疑问“名创优品有自己原创吗?”,还有网友认为,只是事件上了热搜,加之该设计师流量较高,名创优品才紧急公关。可见,网友对这种“先上车后补票”的处理方式不尽满意。

  事实上,这并非名创优品首陷抄袭风波。

  市场报网络版梳理发现,2018年3月,诺米品牌曾起诉名创优品旗下NOME家居商标侵权。名创优品董事会主席兼首席执行官叶国富就此回应:诺米大部分原始团队都是从我们这儿出去的,里面牵扯到商业秘密的问题,双方正在打官司,这个事很复杂。

  2018年11月,又有家具品牌指出,名创优品抄袭自己的衣帽架。对此指责,叶国富回应,对方是炒作行为,他们所说的那一款衣架在国外早有了,这属于碰瓷营销,我们也不想多做回应。

  此外,企查查显示,名创优品曾多次陷入外观设计专利权、著作权权属纠纷;截至目前,该企业涉及侵权抄袭敏感舆情相关风险共14条。

  “像名创优品这样产品众多的零售品牌确实容易在产品开发时存在抄袭问题,消费者有时可能不会过度关注这个问题。但对企业来讲,则需要不断提升产品创新能力。与此同时,又不能脱离实际的市场环境,这点比较困难。”快消零售专家鲍跃忠向市场报网络版分析称。

  据了解,名创优品于北京时间2020年10月15日晚在纽交所上市,代码为MNSO,发行价格为20美元/股,总发行3040万股ADS(美国存托股)。招股书显示,名创优品的创始人叶国富持股80.8%,腾讯和高瓴资本作为仅有的两家的外部机构股东,分别持股5.4%。

  招股书还显示,2019财年(2018年7月至2019年6月)名创优品年收入达93.94亿元人民币(下同),2020财年(2019年7月至2020年6月)名创优品年收入为89.79亿元。其中,2020财年名创优品毛利润为27.32亿元,相比2019财年的25.11亿元增长8.8%;2019财年毛利率为26.7%,2020财年则增至30.4%。

  市场报网络版注意到,商品销售和加盟管理服务费是名创优品营收的主要来源。在2019、2020两个财年,名创优品的商品销售分别实现营收84.65亿元和80.55亿元,占总营收比重分别为90.1%和89.7%。

  事实上,其加盟服务管理费在营收中的占比也在上升。据悉,加盟管理服务费主要是名创优品开展加盟和联营服务,收取的授权费用以及货品保证金。在上述两个报告期内,其加盟服务管理费分别实现营收6.12亿元和5.87亿元,占总营收的比重从3.4%提升至3.7%。

  因收取加盟费而支撑起融资能力的名创优品似乎走起了重线下轻线上路线。从零售角度来看,鲍跃忠认为,名创优品面临的最大问题是线上能力的严重缺失。“这一点一直还没有引起该企业主要决策人的重视,目前名创优品在这一方面还没有实质性动作。如果名创优品仍不能尽快找到新方向,这将对该企业的未来起到负面影响。”

  “名创优品在零售细分领域中已占据了一定的市场规模,现在的发展也已形成了自己的套路,即零售板块和金融板块是两个业务重点。”鲍跃忠分析,名创优品以加盟模式扩张店面数量,就使其具有了较高的资金运营能力。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