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星辉代理曾经火遍全国、砸了几千亿 结果被房地产玩坏了……33300 > 正文

星辉代理曾经火遍全国、砸了几千亿 结果被房地产玩坏了……33300

导读: (星辉代理:33300)那年,在丽江古城区束河街道出了一块地,27.3公顷卖出了1.64亿,单价差不多在600元左右,开发商要在这里建一片别墅,顺带着也搞搞艺术,再提升一下文化层次。

  2012年,丽江还是文青的朝圣地,艳遇之都。

  那年,在丽江古城区束河街道出了一块地,27.3公顷卖出了1.64亿,单价差不多在600元左右,开发商要在这里建一片别墅,顺带着也搞搞艺术,再提升一下文化层次。

  起初,这个项目叫做雪山文苑,后来改名了,叫做雪山艺术小镇。

  开发商也是个文青,大家熟悉的演员李亚鹏,那时他最知名的身份是王菲的老公,而王菲则是文青“永远的神”,为宣传小镇,王菲还亲自献唱一首。

  搞文艺要钱,搞地产更要钱,李亚鹏就从一家名叫泰和友联的投资公司那拉来了6000万投资,占10%股份,泰和友联的老板也搞过房地产,清楚这里面的风险,事先签了一堆合同,约定开发周期,给自己弄了一个4000万的保底收益。

  于是这项目就搞起来了,在丽江房价还没过万的时候,小镇开盘1.6万,李亚鹏还拉来了自己的圈内好友站台买单,只不过套路整完,没有更多的文青过来买房,这就有点尴尬了。

  2015年,这个原价值近7亿的小镇折价近50%,李亚鹏出让了主导权退居二线,但是泰和友联不干了,提出要求:开发周期到了,4000万保底收益该兑现了。

  李亚鹏说,小镇也没盈利啊,怎么兑现;泰和友联则说,反正合同这么写的,你盈利不盈利,都得给我兑现。

  于是就有了那段上了娱乐版的语音,李亚鹏说:“我们已经无路可走了,你们需要我怎样都可以,需要跪下都可以”。

  跪下当然没用,根据最新的裁判文书,李亚鹏还得为这4000万买单。

  这两年,这个小镇依然卖的不好,如果以190㎡一套来算,2018年卖了5套,2019年没卖出去,2020年卖出去13套,总数的零头都不到,而产权却还只剩下30年。

  其实,李亚鹏的“雪山艺术小镇”也是个蹭热度的项目。

  蹭谁的热度?特色小镇。

  这故事就要从杭州说起了。

  在杭州的西湖区有一片产业园区,2011年开园,2013年,这里就变成了云计算、大数据和智能硬件为基础的云栖小镇,阿里也相中了这个地方,在这里举办了阿里云开发者大会。

  2014年10月,浙江提出了“产业特色小镇”的概念,省内开始了建立特色小镇的大潮,后来,浙江的经验向全国推广,于是,特色小镇在2016年开始就成了一个大风口。

  当时提的目标是,到2020年,要培育1000个左右“各具特色、富有活力的休闲旅游、商贸物流、现代制造、教育科技、传统文化、美丽宜居等特色小镇”。

  最早搞出特色小镇的浙江,更早在2015年就提出口号,培育100个特色小镇,并建成3A级以上景区,然后各地纷纷出台目标,山东要建设100个,广东也要建100个,四川、贵州、陕西、河北都想建100个。

  省级目标完事儿还有市级目标,市级目标后还有县级目标,总之就是建,口号和目标早就破万了。

  目标定下来,这产业冲进来的人就多了。

  300多家上市公司,都要在特色小镇身上分一杯羹,各种名字也是五花八门,华斯股份(3.6200.133.72%)的裘皮小镇、华谊兄弟(3.8600.010.26%)的电影小镇、海南瑞泽(5.8200.030.52%)的赛马小镇、莱茵体育(3.0000.062.04%)的体育小镇、诚邦股份(6.6800.131.98%)参与的基金小镇等等。

  当然最开心还是地产商,

  那口号一个比一个响亮:

  华侨城要建100个具有传统民俗文化的小镇;

  绿城也提出“百镇计划”,小镇集团直接安排上了;

  同样独立了小镇集团的还有华夏幸福(6.480-0.04-0.61%),环京开建;

  荣盛发展(6.340-0.03-0.47%)虽然项目不多,但是其参与的“昆明财富小镇,号称投资300亿,占地8000亩。

  瞄准的就是那个号称有万亿乃至十万亿的市场。

  小镇计划推出的初心,是为了强调经济转型升级和新型城镇化建设,立意很好,但是,显然很多人都没领会精神,到了实操层面,多数都是奔着地来的,乱象丛生。

  浙江德清有个莫干山,是个度假的好地方,那里简直是特色小镇的香饽饽,很多人盯着呢。

  乐视曾在德清拿了一片地,要做乐视汽车小镇,结局我们都知道了,贾跃亭至今没回国,地也转手了;雪山小镇的另一个股东李一兵要在莫干山上开做文旅小镇,说3亿投资,占地300亩,至今也没什么水花。

  而在山的另一侧还有一个国际影视文创小镇,投资50亿,将落地莫干山国际大学生电影节,结果,只做了一个没有什么水花的“大学生电影大赛”,就再也没什么声音了,什么“建电影学院分校区”就更别提了。

  倒是绿城在莫干山上开发了两个冠以小镇名号的住宅项目,至今仍在对外出售。

  所以,到头来,什么产业、什么运营都是白搭,说到底还是回归到了盖房子卖房子,特色小镇最不需要的项目,却成了主流。至于好不好卖,卖得出卖不出,那就各凭本事了。

  像李亚鹏,显然是没玩好。

  还有些小镇当初很有成效,但几年后也不好维持了。

  龙泉青瓷小镇,是进入浙江省的第一批省级典型特色小镇创建名单的,但是在2020年,它因为股东资金重组,一度暂停运营。

  然后,“独一无二的青瓷小镇”也没落了,游客大老远到了之后,给出了“不值票价”的评价。

  《白鹿原》电视剧播得火的时候,白鹿原民俗也挺火,风头过了,1200亩、投资3.5亿白鹿原成为了西安最惨淡的旅游景区,300多商户大多关门,后来白鹿原民俗村拆除了。

  成都的龙潭水乡,220亩,投资20亿,想要打造的是休闲+商务的综合商业街区,名头也不少,“成都清明上河图”、“成都周庄”,然而在一片工业用地上拔地而起的小镇,最终变成了“免费停车场”。

  华谊兄弟的小镇们,已经很久没有更新项目设施了,长沙的电影世界不断遭遇口碑滑坡,苏州电影世界连年亏损,虽然仍有项目在建,但是4-5年落地20个城市这话,已经不再提了。

  房地产商们好像也想明白了,已经不再喊口号了,当初的目标也仿佛没说过。

  在深陷债务危机之前,华夏幸福就已经把小镇集团撤了;绿城则是把自己的地产展厅摆进了自己开发的小镇里面,“越剧小镇卖别墅”,已经成型的小镇口碑也顺带着下滑了;万科也不再藏着掖着,抚仙湖万科度假小镇,你是想买洋房还是别墅呢?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