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风暴平台古井贡的基酒之谜:财报不透明 “年份原浆”品质存疑33300 > 正文

风暴平台古井贡的基酒之谜:财报不透明 “年份原浆”品质存疑33300

导读: (风暴平台:33300)  1. 古井贡酒(231.240, 2.34, 1.02%)不透明,在财报、环评等重要信披中,把许多不属于经营机密的企业信息隐藏起来,对投资者很不友好。

  1. 古井贡酒(231.2402.341.02%)不透明,在财报、环评等重要信披中,把许多不属于经营机密的企业信息隐藏起来,对投资者很不友好。


  2. 徽酒普遍过度营销,许多广告夸大其词,古井贡酒更是如此。根据我们的研究,古井贡酒的基酒产能无法支撑其声称的优质酒产量,其“年份原浆”的成分和品质严重存疑。

  3. 白酒行业有一些稳定的规律,比如固定的物料平衡比例。总有一天,消费者会理解这些规律和常识。到那时,弄虚作假就会失去市场。白酒企业需要正视消费者觉醒的趋势。

  针对上述发现和疑问,我们三次致函向古井贡酒求证,但均未获得回复。 

  4月上旬,成都又将迎来全国春季糖酒商品交易会。素以高额营销费用著称的安徽古井贡酒(000596.SZ/200596.SZ),自然不会放过“春糖”这个露脸机会。

  四川省人大会议中心,两千平米的辽阔底层被古井贡酒整体包租,布置成了气势恢宏的大型白酒展厅。

  其宣传资料称,“古井贡的浓香型、古香型+黄鹤楼的清香型+明光酒业的明绿香型,将会一同出现在本届春糖;成为拥有三个品牌、四种香型、三地产区的中国名酒企业”。

  参会前,古井贡酒“年份原浆”的次高端产品“古20”系列,宣布大幅提价,52度和38度的零售价,被调整为每瓶899元、799元。

  古井贡酒自王效金落马后的颓废,仿佛一扫而空,各种复兴在即。

  古井集团的新舵手梁金辉,因此声名鹊起。这位昔日的国企宣传科长,带领这个国企十年来快速奔跑,充分证明了宣传和快销品营销难以割舍的“缘分”。

  01 古井贡复兴的两个秘诀

  称古井贡酒为“营销酒”,大概不过分。其30%的销售费用率,令人目瞪口呆。同属黄淮板块的洋河股份(166.410-7.69-4.42%)(002304. SZ)此数值为 11.6%,口子窖(62.010-2.39-3.71%)(603589. SH)为8.5%,迎驾贡酒(36.600-1.44-3.79%)(602198. SH)为11.3%。

  2011年,古井贡酒曾定增募资12.3亿元,投资四个新项目。其中之一,竟是无法单独核算效益的“品牌传播建设”。说白了,就是拿募资做广告。

  2011年,中诚信国际发布的《古井集团信用评级报告》,称公司所需原料,主要包括原料和包装物,其中粮食等原料在生产成本占比为10%,而包装成本则占比60%。

  2018年的《古井集团第一期中票信用评级报告》里,包装成本在生产成本中的比例升至70%。

  古井贡的复兴,除了“渠道深耕”外,许多业内人士将其归功于新品“年份原浆”的横空出世。

  2018年8月,安徽经济网发表过一篇题为《梁金辉:匠心铸魂追梦“中华第一贡”》的文章。文中称,中国人几乎都爱喝原汁原味的陈年老酒,一个“原汁原味”、一个“陈年老酒”,正好切中国人认定好酒的两大命脉。

  “冥思苦想的梁金辉从床上跳起来推开窗户时,下了一夜的雨已经停歇,他迈步到书桌前郑重写下‘古井贡酒·年份原浆’八个字。2008年,在他主导下,古井贡酒·年份原浆系列产品成功上市。”

  古井贡酒多年来对外宣传:继承发扬千年古法“九酝酒法”,北魏古井无极水,桃花曲,明代窖池发酵,择层取醅,择时取酒,陈年窖藏,高科技淬炼,“八大工艺”......

  该文还写到,梁金辉格外关注产品质量,他促使基酒品质大幅提升,把产品质量抓牢,让消费者喝到货真价实的产品。

  然而事实并非如此。 

  02 古井贡的基酒产能之谜

  吨酒价格大幅攀升,甚至量价齐升,是白酒公司品质被市场认可的标志。但这并非古井贡酒的“专利”。近十年,中国白酒头部公司个个业绩惊人,量价齐升是“标配”。古井贡酒的骄人业绩中,有多少该归功于宏观大环境,这很难判断。

  茅台股份(600519.SH)、五粮液(284.7600.200.07%)(000858.SZ)等公司,产品品质超群,业界广泛认同。

  与此不同的是,自“古井贡酒·年份原浆”问世以来,各种质疑就从未停歇,甚至引发诸多知识产权诉讼。

  最大的事件,当属2012年媒体对古井贡酒外购大量食用酒精的质疑。此事的热炒,甚至引发了“新型白酒”的行业大论战。“食用酒精勾兑年份原浆”的质疑,令古井贡酒备受打击。

  古井贡酒最后辩称,公司只是使用食用酒精勾调低端白酒,“年份原浆”属于高端白酒,与此无关。但是否真的无关,却无人知晓,无人深究。

  古井贡酒外购食用酒精,是降低酿酒成本的需要,还是弥补基酒产能不足?

  今年3月14日,我们在《徽酒苏酒缠斗正酣,时代却在向川黔板块招手》一文中指出:古井贡酒在2005-2019年间从未披露过基酒产能。

  《财经》注意到,古井贡酒在对外披露产能时,总是用一句“成品酒勾调、灌装能力”草草带过。

  白酒公司,尤其是浓香型白酒生产企业,若想大幅提高产品品质,必须拥有足够的、连续生产多年的老龄泥窖和大型陶坛、不锈钢酒罐。即,具备足够的基酒产能和基酒贮存能力;勾调灌装、贴标装箱这种完全机械化的流水线绝非关键,这是行业常识。

  网络媒体《酒业家》曾发文称:在古井贡酒2016年股东大会上获悉,其“原酒生产可以达到10万吨,灌装能力30万吨”。

  上述说法经《财经》产业研究中心核算,证明完全错误。截至2020年上半年,古井贡酒的基酒产能应为4.4万吨,其中安徽本埠4万吨,湖北黄鹤楼酒业0.4万吨。

  古井贡酒上市至今,其基酒产能扩张,大致经历了三个阶段。

  第一个阶段,是1996-1998年上市融资后的扩建,将1.7万吨扩建至2万吨。

  古井贡B(108.110-1.42-1.30%)股1996年的招股书称,“四间酿酒分厂共有8526个发酵池及83套酿酒设备;本公司在1995年的总产量,约为16781吨大曲酒(按65度计),已达到设计生产能力。”从这段话可以推测,上市前古井贡酒的基酒产能,约在1.7万吨。

  B股募资中约1.61亿元人民币,用于将大曲酒年产量提高8000吨,优质大曲酒及普通大曲酒各占一半。

  上述项目,在完成1000吨基酒产能建设后,“考虑白酒的市场需求状况,公司决定不再继续投资建设”。

  A股募资中,计划投资约3177万元,扩建年产2000 吨大曲酒工程,此项目顺利完成。

  A股招股书中还披露,古井贡厂区共有11个深度在350-600米的深井,均配有每小时可抽水80立方米的泵水设备。这就是所谓的“无极水”,和广泛宣传的“北魏古井”毫无关系。

  以上2万吨(1.7+0.1+0.2=2)的基酒产能,古井贡一直保持到了2010年。

  第二个阶段,是2011-2015年间的陆续改扩建,新增加了2万吨。

  2011年,古井贡酒定增1680 万股,募资12.3亿元,准备建设诸多新项目。其中之一,是在“产能不变”的情况下,“将优质基酒生产比例从30%提高到 70%,年可新增优质基酒 8000 吨,同时普通基酒减少 8000 吨”。

  此技改,正是2008年推出“年份原浆”的品质需要。从以上表述看,印证了古井贡1998-2010的基酒产能确实为2万吨[8000÷(70%-30%)=20000]。

  在技术层面,“年份原浆”到底怎么不同于以往的古井贡酒呢?古井贡酒从来没有做过披露。

  洋河股份曾在2009年的上市招股书中,披露了一个同样的项目,“产能不变,改9000吨普通基酒为9000吨优质基酒”,让我们窥得一斑。 

  财务报表的质量,可以从一个侧面反映上市公司的司品。数据完整、清晰的公司,多是优等生。古井贡酒的信披工作,改进空间巨大。

  2011年7年,古井贡酒公布了《基酒酿造搬迁改造及配套设施投资项目可行性研究报告》,称要自筹3.7亿元,建设1万吨基酒生产设施的项目。但是,此1万吨基酒项目并未实施,而是并入了同年开工建设的“古井贡白酒产业园”项目中。

  古井贡白酒产业园,分两期建设,共“8栋酿酒车间,10万吨基酒储存基地,9万吨成品酒勾储及灌装能力”。2014年一期投产,2015年全部建成投产。

  那么问题来了,产业园“8栋酿酒车间”的基酒产能,到底是多少?各种资料前后冲突,归纳起来,主要有1万吨、2万吨、4万吨三种说法。

  一些环评资料称,该产业园项目属于“搬迁改造”、“不扩大产能”,意思是新增产能只是已获批的1万吨;

  亳州市政府的一些文件中,譬如《亳州市直工业区项目组2013年重点调度项目汇总表》、《亳州2013年市领导分包重点项目进展情况汇总表》,却称该项目基酒产能为4万吨;

  而在2015年该园区竣工剪彩的仪式上,古井贡酒部分高管发言称,该项目基酒产能为2万吨。

  关于“不扩大产能”的1万吨,应为“合法说法”。彼时,国家正进行产业结构调整,白酒生产线因为产能过剩,被列为禁止立项和批地的项目。

  尤其是淮河流域,因为水污染,国家专门出台了《淮河流域水污染防治暂行条例》,严格限制淮河两岸盲目上马污染严重的酿造业。

  酿酒属于轻工业,不少人认为环保节能,但这是错误认知。白酒行业大量蒸煮粮食,是能耗大户;白酒行业不仅高耗水,还排放大量高浓度有机废水。

  此后新建白酒项目,几乎都披着“技改、易地搬迁、产能置换、不扩大产能”的外衣。这个怪现象,直到2019年年底产业政策松动后,才得以改观。

  换言之,2万吨和4万吨,均是未经审批的“非法产能”。这或是古井贡酒对基酒产能讳莫如深的内核。

  我们判断,4万吨的说法,属于夸大其词;2万吨应该是比较准确的说法。最直接的证据,是该项目可研报告里的主要技术经济指标——年处理粮食6.8万吨。

  根据定额,每吨浓香基酒,制麯加发酵环节,需消耗3.4吨原粮,0.7吨的辅料稻壳。6.8万吨粮食,对应的基酒产能,正是2万吨。

  不过,古井贡酒数次大规模基酒基建的环评报告,均在网上没有显示,在信息公开如此发达的今天,这显得不正常。

  这带来一种可能:古井贡酒的各种环评报告,均是按照“不扩大产能”的假象,计算固液气排污量,或涉嫌严重环评造假。

  第三阶段,是2016年跨省并购湖北黄鹤楼酒业,带来了异地产能0.4万吨左右。

  2016年并购湖北黄鹤楼酒业,古井贡依然不公布这块新资产的产能。黄鹤楼拥有武汉、随州、咸宁三个生产基地。

  目前最主要的,是湖北咸宁生态酿酒基地。根据2013年的项目环评资料,该项目基酒产能为0.3吨/年,成品酒产能为2万吨/年。

  每1吨浓香型基酒,可以勾调1.4吨左右的成品白酒。0.3万吨基酒,何以支撑2万吨的成品酒产能?

  咸宁生态酿酒基地,每年需要外采1.1万吨基酒,这个被写进了该环评报告的物料平衡表里。

  黄鹤楼酒业的基酒总产量又是多少?

  在黄鹤楼官网的“企业招标”一栏,2016、2017和2020年,分别有一则出售酒糟的招标公告。2016年出售酒糟,“武汉每天3吨,咸宁每天18吨,随州每天0.5吨”;2017年“武汉每天7吨,咸宁每天18吨”;2020年,(咸宁)“出售高粱酒糟4000吨,五粮酒糟5300吨。”咸宁合计9300吨。

  每吨基酒,对应的是3吨酒糟。2016年、2017年,黄鹤楼每天的酒糟产量分别为21.5吨(3+18=21)、25吨(7+18=25)。按照每年压窖期(夏季不生产)90天、生产期270天计,应年产酒糟5800吨、6750吨。对应的基酒产量,为1900-2300吨。

  2020年,咸宁的9300吨的酒糟,基本对应0.3万吨的基酒产量。同时,可以判断武汉、随州的基酒年产能极小,合计应不超过1000吨。

  黄鹤楼酒业正在进行基建改造,基酒产能未来也许会有大提升,但目前产能不大。

  根据上文的推理,由古井贡每年的成品酒产量,倒推得出的基酒产量,远远高于其实际基酒产能。即便满负荷生产,基酒缺口也非常巨大,见表2。

  满负荷生产是理想状态,现实中可遇而不可求。所以古井贡实际的基酒缺口应该比表2估算的更大。古井贡酒是如何补齐这个大窟窿的?不言而喻,是依靠大量外采基酒或食用酒精。

  对别的酒企而言,这不是问题。但是,对“年份原浆”产品做出诸多质量承诺的古井贡酒,这样做则涉嫌欺瞒、欺诈。

  价不真货不实,是以营销见长的“徽酒”通病,古井贡酒病得最重。

  但2012年以前的古井贡酒,信披诚实。譬如,2000年的年报就公开称,2001年公司的奋斗目标是“65度白酒总产量43760吨,其中优质大曲酒7,063吨,普通大曲酒6,577吨,新型白酒30,120吨”。

  所谓新型白酒,正是使用食用酒精勾调,以区别于大麯固态酿造的传统白酒。其占比,竟然一度达到古井贡总产量的近七成。

  这个问题,一直埋在财报中,直到2012年才大爆发。2012年后,接受教训的古井贡酒,开始对“年份原浆”的实际产量和销量讳莫如深。

  消费者无从得知“年份原浆”的葫芦里,到底有多少年份,有多少原浆,有多少外地来的基酒,甚至食用酒精。

  这次,古井贡抛出一个庞大的募资计划,准备募资50亿元,总投资89亿元,建设11420口窖池,形成6.66万吨原酒的生产能力;另外建设28.4万吨的基酒储存能力及13万吨的灌装能力。

  因为长期信息不透明,外界无从得知古井贡的实际基酒产能。如果古井贡酒期许打造出一个年销售200亿元的白酒巨头,安徽本埠4万吨的微薄基酒产能,确实无力支撑。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