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星辉代理徽商银行33300净利增速现首次下滑 资产质量堪忧回A股再延期 > 正文

星辉代理徽商银行33300净利增速现首次下滑 资产质量堪忧回A股再延期

导读: (星辉代理:33300)频生事端之下,徽商银行的回A之路道阻且跻。  由于参与包商银行重组、高管被查等一系列事件,徽商银行的经营业绩备受市场关注。

  频生事端之下,徽商银行的回A之路道阻且跻。

  由于参与包商银行重组、高管被查等一系列事件,徽商银行的经营业绩备受市场关注。

  近日,徽商银行发布了2020年年报,年报显示,该行的净利润增速首现负值,同比下滑2.54%。此外,徽商银行还在年报中披露了“回A”进展和高管被查方面的信息。

  值得注意的是,今年3月9日,徽商银行的定增计划获批,定增完成后,存款保险基金持股11.22%,成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

  净利增速现首次下滑,资产质量堪忧

  3月26日晚间,徽商银行发布2020年年报,受疫情影响,该行去年实现营收为322.90亿元,同比增长3.63%;归属于母公司股东净利润为95.70亿元,同比下降2.54%。

  值得一提的是,这是自2013年上市以来,徽商银行第一次净利增速出现负数。2013年-2014年间,徽商银行还保持了净利增速双位数增长,而到了2015年,该行的净利增速略显疲态,下滑至10%以下。

  2016-2019年,徽商银行分别实现净利增速12.62%、11.66%、13.42%、13.57%。

  在盈利能力方面,徽商银行的净利差、净息差等多项指标也都出现了下滑。据年报显示,2020年,徽商银行实现净利差2.17%,净利息收益率2.42%,分别较2019年同期下降16个基点和13个基点。

  去年,徽商银行还因参与重组包商银行计划而备受外界关注。

  2020年4月30日,包商银行接管组发布《关于包商银行股份有限公司转让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的公告》,徽商银行承接原包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相关业务、资产及负债,并设立徽商银行北京分行、深圳分行、成都分行、宁波分行。

  尽管承接收购包商银行部分业务是进一步扩大了自身的业务和发展空间,但承接之后,包商银行的风险仍在进一步释放,徽商银行的资产质量明显承压。

  徽商银行也在年报中披露了重组贷款的具体变化,2020年该行重组不良贷款金额为44469.65万元,较2019年增加8893.08万元。在日常交易中,该行通过向第三方转让的方式处置不良信贷资产,2020年转让不良贷款37.13亿元。

  2020年末,徽商银行不良贷款率为1.98%,较上年末上升0.94个百分点;不良贷款拨备覆盖率为181.90%,比上年末下降121.96个百分点。财报数据显示,徽商银行的新承接包商银行四家分行不良率水平较高,截至2020年末,四家分行的不良率为8.51%。

  此外,由徽商银行参股且开业不到一年的蒙商银行(原包商银行总行及内蒙古分支),截至2020年末,蒙商银行总资产为1990.43亿元,总负债为1785.86亿元;营业收入为5.74亿元,净利润为-34.94亿元。

  “回A”路漫漫,存款保险基金成大股东

  徽商银行是全国首家由城市商业银行和城市信用社联合重组设立的区域性股份制商业银行,其按照“6+7”方案进行整体重组设计,由合肥、芜湖、安庆、马鞍山、淮北、蚌埠6家城市商业银行和六安、铜陵、淮南、阜阳科技、阜阳鑫鹰、阜阳银河、阜阳金达等7家城市信用社合并组建,于2005年12月28日正式挂牌成立。

  截至目前,徽商银行是以资产、贷款、存款规模计算的中国中部地区最大的城市商业银行。2013年11月12日,徽商银行在港交所挂牌上市,每股定价为3.53港元,而截至2021年3月29日收盘,该行股价收报2.58港元。

  值得一提的是,在赴港上市成功后,徽商银行便开始筹谋“回A计划”,在发布2020年年报的同时,徽商银行再次披露了“回A”进度表。

  《每日财报》注意到,延长“回A”与徽商银行背后的股权变化也有一定的关系。2020年,“中静系”与“杉杉系”的股权转让纠纷将该行推向了风口。

  公告显示,2020年6月30日,徽商银行召开2019年度股东周年大会审议并通过延长该行A股发行方案有效期、延长授权董事会办理A股发行具体事宜有效期的议案,将A股发行方案和授权议案的有效期自紧随原有效期届满后次日起延长12个月,即延长期限自2020年6月30日起至2021年6月29日止。

  2019年8月20日,中静新华与杉杉控股签订了框架协议,约定杉杉控股受让中静新华持有的徽商银行2.24亿股内资股股份、中静四海51.6524%股权、徽商银行12.46亿股H股股份。

  框架协议签订后,杉杉控股累计向中静新华支付股权转让款48.9亿元。2019年8月29日,中静四海完成股权变更,由杉杉集团持股48.35%、中静新华持股51.65%变更为杉杉集团持股100%。

  到2020年6月,该笔股权交易纠纷爆发,双方互诉对方至法院,截至目前仍未解决。今年3月9日,徽商银行的定增计划成功获批,定增完成后,存款保险基金持股11.22%,成为徽商银行第一大股东。

  此次定增主要是因徽商银行的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已逼近监管红线。截至2020年6月末,该行的资本充足率为12.98%,一级资本充足率为10.70%,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为8.75%。

  对于定增目的,徽商银行称,该行参与了包商银行重组,参与发起并投资新设蒙商银行,收购包商银行相关资产负债,拟通过增资扩股补充核心一级资本。

  此外,徽商银行还承认了高管被查的消息。年报显示,徽商银行行长助理兼徽银理财董事长夏敏因涉嫌违规违纪,有关部门正在核实了解。

  频生事端之下,徽商银行的回A之路道阻且跻。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