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星辉娱乐明星基金经理借助大宗交易杀入这些票33300 > 正文

星辉娱乐明星基金经理借助大宗交易杀入这些票33300

导读: (星辉娱乐:33300) 大宗交易已经成为机构建仓的重要方式。和2019年相比,2020年买方为机构席位的大宗交易成交金额同比增长逾60%。

  大宗交易已经成为机构建仓的重要方式。和2019年相比,2020年买方为机构席位的大宗交易成交金额同比增长逾60%。

  记者梳理基金2020年年报发现,睿远傅鹏博、兴证全球谢治宇、银华李晓星等明星基金经理也参与了多笔大宗交易,值得注意的是,这些股票主要集中在今年4-6月解禁。

  睿远成长价值傅鹏博:参与多笔大宗交易

  以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为例,其2020年年报共披露了24笔大宗交易情况,其中,有20笔大宗交易尚未解禁。整体来看,有的交易赚得盆满钵满,有的目前仍处于浮亏状态。

  具体来看,东方雨虹(52.7900.891.71%)隆基股份(88.890-0.73-0.81%)先导智能(79.040-0.06-0.08%)三诺生物(30.570-0.13-0.42%)均是睿远成长价值去年四季度末前十大重仓股。就大宗交易情况而言,东方雨虹、隆基股份目前浮盈相对可观。值得一提的是,睿远基金近期还拿下了东方雨虹的定增。相比之下,三诺生物当前是浮亏状态,先导智能则合计浮赢1500多万元。

  有意思的是,此前赵枫管理的睿远均衡价值曾参与三七互娱(22.2600.010.04%)的定增,获配540.15万股,认购价格为27.77元,而三七互娱最新股价为22.26元,这笔定增当前处于浮亏状态。傅鹏博管理的睿远成长价值则并未参与此次定增,而是在去年以更低价格拿到了大宗交易,不过当前也浮亏。

  此外,睿远成长价值也参与了天融信(19.750-0.10-0.50%)的多笔大宗交易。从整体持股情况来看,截至去年四季度末,该基金共持有天融信3583.78万股,其中860多万股是通过大宗交易买入。这部分股票将集中在今年5月下旬-6月初解禁,当前合计浮盈约200多万元。值得注意的是,天融信也是今年以来傅鹏博唯一参与过调研的上市公司。

  睿远成长价值参与大宗交易尚未解禁标的情况

  兴全合宜谢治宇:5笔大宗交易即将解禁

  谢治宇管理的兴全合宜基金2020年年报共披露了11笔大宗交易情况,其中,有5笔大宗交易尚未解禁,同样集中在今年4-6月解禁。具体来看,隆基股份也是兴全合宜去年四季度末的前十大重仓股,隆基股份的这笔大宗交易让谢治宇目前浮盈1.6亿元。

  此外,目前尚未解禁的四笔大宗交易中,只有华海药业(25.040-0.29-1.14%)的大宗交易是浮亏状态。彼时的认购价格为32.5元,而华海药业最新股价为25.04元,距离这笔大宗交易解禁之日还有半个多月时间。

  在基金2020年年报中,谢治宇也谈及了对当前部分股票估值较高的看法。他认为,经过 2019-2020 年的上涨,部分公司的估值已经处于历史高位。在此大背景下,今年将继续坚持自下而上精选个股的操作理念,努力平衡好公司的长期发展空间与短期估值。

  银华李晓星:多只基金杀入当虹科技(66.350-0.20-0.30%)

  李晓星当前在管的基金规模接近500亿元,从他所管理的基金参与大宗交易的情况来看,主要投向为科技股。以银华中小盘精选为例,2020年基金年报共披露了5笔大宗交易情况,其中,中微公司(118.8803.983.46%)一笔已解禁,赤峰黄金(15.5100.614.09%)一笔和当虹科技三笔尚未解禁。

  从盈利情况来看,赤峰黄金的这笔大宗交易当前浮亏300多万元,当虹科技的三笔大宗交易当前合计浮盈200多万元。

  值得注意的是,李晓星管理的多只基金参与了当虹科技的多笔大宗交易。例如,银华心怡参与了当虹科技的三笔大宗交易,银华心诚参与了两笔,这几笔大宗交易集中在6月下旬解禁。

  李晓星对当虹科技的投资逻辑在基金2020年年报中有迹可循。他表示,看好 5G 后周期,包括电子端的硬件应用和软件应用,硬件应用包括消费电子、智能终端,软件应用包括云计算、网络安全、金融和医疗 IT 等方向,此外关注视频和游戏。

  当虹科技是家什么样的公司?资料显示,公司定位于大视频行业,是 4K 超高清实时编码器产品的核心供应商并提供智能视频解决方案与视频云服务。不过,当虹科技当前总市值不足55亿元。

  大宗交易成为机构建仓重要方式

  东方财富(28.8700.672.38%)Choice数据显示,2019年买方营业部为机构专用席位的大宗交易成交金额合计为1186.35亿元,2020年这一金额为1942.76亿元,同比增长63.76%。

  今年以来,在震荡的市场行情中,机构借助大宗交易建仓的趋势继续加强。截至4月2日,买方为机构席位的大宗交易成交金额为517.91亿元,而去年同期为370.76亿元。

  沪上一位基金公司投资总监表示,大宗交易已经成为机构重要的建仓手段之一。“如果看好一个标的愿意长期持有,恰好这家公司又有大宗交易可接,为什么不接呢?一则大宗交易往往有折扣;二则本来就打算长期持有,因此不在乎锁定时间,大宗交易的流动性损失可以忽略不计。此外,如果在二级市场买入,或容易推升股价,这也是在二级市场建仓的成本。”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