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百事2招商全国著名的“大城市”房价如葱 学区房只卖几万块一套33300 > 正文

百事2招商全国著名的“大城市”房价如葱 学区房只卖几万块一套33300

导读: (百事2招商:33300)至于排在末位的,就有点萧瑟了,排名最低的十座城市分别是:鹤岗、双鸭山、石嘴山、七台河、张掖、博州、铁岭、朔州、辽源、百色。

  2月份房价数据出来后,大家又给各个城市做了个排名。

  名列前茅的不外乎什么深圳、北京、上海、厦门这些城市,从北向南那是百花齐放、各有各的辉煌。

  至于排在末位的,就有点萧瑟了,排名最低的十座城市分别是:鹤岗、双鸭山、石嘴山、七台河、张掖、博州、铁岭、朔州、辽源、百色。

  按照常理来说的话,这些“房价如葱”的地方要么是资源枯竭、要么是地处边陲,像黑龙江的鹤岗、广西的百色、山西的朔州,估计大多数人都没去过,不说房价都没人知道。

  不过这里也有例外,比如铁岭,那知名度是相当的高。

  无论是小品之王赵本山、还是脱口秀奇才李雪琴,都曾在作品里提到过自己的家乡,可光靠着老乡的硬推,“出圈”的铁岭最终也没能抓住机会走上良性循环的快车道。

  甚至还因为“白菜价”的学区房上过一次新闻。

  虽说那房子面积不大、户型也有点奇葩,但走几百米就是学校、过几条马路就有市场和火车站,怎么看都是交通便利、配套完善,可一套学区房总价不到4万块,确实有点夸张。

  按照当地房产中介的说法,这样的房子在当地不少。有的没装电梯,有的位于顶楼,所以每平米的均价基本都在1000块钱左右,就算是买上七十多平,总价还是过不了十万。

  看来对很多城市来说,这个“房价倒数排名”的糟心榜单,或许是个如何挣扎都逃不脱的宿命。

  绝大多数人知道铁岭,是因为春晚。

  1999年的时候,第九次上春晚的赵本山抖了个包袱。

  当着全国人民和小崔的面,他信誓旦旦地表示要带着老伴去旅旅游、走一走大城市。紧接着,那句“去趟铁岭、度度蜜月”的台词就脱口而出了。

  视频来源:央视春晚《昨天 今天 明天》

  在那个娱乐节目匮乏的年代,咖位颇高的老赵就是一块行走的广告牌。

  但凡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东西,一准能风靡大江南北。据说当时还真有俩北京姑娘对此深信不疑,特地买了车票,为的就是感受下这座“大城市”的独特魅力。

  在那个年代,不同城市之间的差距远没有现在这么大,一来地产市场尚未起势,二来人口流动也不太夸张,三来当时也没有投资不过山海关的说法,好好搞搞也不是没有希望。

  最起码,铁岭在交通方面的优势是很突出的。

  不光是四纵四横京哈线的必经之路,去各个省会及京津也都有高铁直达,离沈阳更是只有几十公里,确实很方便。

  除此之外,当地的旅游资源也不少,光4A级景区就有三个,象牙山更是乡村爱情万年不变的取景地,一拍就是13部,而且好像也没有停下来的意思,赵老师的反哺之意可见一斑。

 虽说乡土气息确实有点浓厚,但不管怎么说,这也算是个经久不衰的大IP了。

  不过这些努力,还是改变不了铁岭经济体量薄弱的事实。

  单从行政区域来看的话,铁岭下辖两区五县,主城区也就二百多平方公里,从南到北开一圈都用不上半小时,是个打车都不习惯打表的地方,跟“大城市”一点边都不沾。

  就算是加上周边几个县市,铁岭的竞争力也不太大。

  虽说工业和农业都算有点家底,但矿产资源不比西北、农业不比黑龙江吉林,制造业也不如辽宁省内的几大工业重镇——

  19年年底的时候,铁岭名牌战略推进委员会曾经评出几个铁岭的知名企业,所谓的知名企业也不过就是铁岭阀门厂、铁岭橡胶厂、铁岭化工机械厂等等,能拿得出手的大厂子真就不多。

  久而久之,大家也都习惯了自己在省内的弱势地位。最起码从排名上看是这样的:2019年铁岭的GDP是640亿,在辽宁排名倒数第二。

  要是从人口数据来看的话,那更是不容乐观。经济一般,很多人就离开了。

  2015年铁岭的普小在校学生数还有127214人,等到了2018年,这个数字就变成了107551人——短短四年时间,小学生减少15.5%。

  在不断减少的小学生人数背后,逐年加剧的劳动力缺口也在显现。

  2015年,铁岭在岗员工人数为23万人,这一数据在2018年则已经减少到17.8万人,降幅高达23.38%,这个降幅就算是放眼东北算夸张的。

  之前李雪琴曾经在脱口秀里吐槽过:“凡是自己遇到不顺心事情的时候,妈妈都会让自己回铁岭:失恋了要回铁岭,工作黄了要回铁岭,甚至微博掉粉了也要回铁岭”。

  回的去么?有点难。

  截止至2020年末,铁岭全市总人口达289万人;而在微博上,李雪琴的粉丝数是447万。说到底,年轻人还是得跟着产业走的。

  从春晚上的赵本山到脱口秀大会上的李雪琴,这中间只隔了20年。

  在这二十年里,铁岭的老少爷们做过许许多多的尝试,比如喜剧、再比如直播,但在大伙不变的乡音之外,这里的经济也一直没有真正的起色。

  在赵本山的老家开原的高速路口上,就曾经竖起过一面写着“开心之原、欢乐之城、幽默之都”的巨大牌子,可随着春晚上东北小品的没落,这里也慢慢变得门口罗雀了。

  就算是在赵家班的巅峰时期,喜剧能带给铁岭的收入也是极为有限的。

  虽说在直播刚兴起的蛮荒时代,东北人堪堪占据了这个行业的近半壁江山,当时大家也曾对天生幽默的铁岭人寄予厚望,但除了李雪琴之外,这里似乎再没有其他的现象级大V了。

  等到了2019年,铁岭更是被列入了资源型衰退城市之中,这几乎可以称得上是“盖棺定论”了。要是再往前看的话,从地级市降位县级市的鹤岗、七台河已经在向铁岭招手了。

  对了,快手的创始人程一笑倒是正二八经的铁岭老乡,可快手的诞生地却是远在千里之外的亚洲第一社区天通苑,这中间的距离是抹不平的。

  或许就像李雪琴说的那样——

  “爱因斯坦怎么想的我不知道,但是在我妈眼里,宇宙的尽头就是铁岭”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