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盛图娱乐净利增1928% 三盛控股借壳扭亏为盈背后的危与机33300 > 正文

盛图娱乐净利增1928% 三盛控股借壳扭亏为盈背后的危与机33300

导读: (盛图娱乐:33300)3月19日,三盛控股公布了2020年的经营数据。公告显示,2020年,三盛控股实现收入87.79亿元,同比增长276%。净利润8.5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

 自2017年借壳成功后,三盛控股(4.650.327.39%)这个上市平台终于实现净利润扭亏为盈。

  3月19日,三盛控股公布了2020年的经营数据。公告显示,2020年,三盛控股实现收入87.79亿元,同比增长276%。净利润8.51亿元,实现扭亏为盈。

  其中物业销售收入86.46亿元,投资物业租金收入8937.8万元,酒店收入2289.9万元,工程施工及设计服务收入2009.1万元。

  此外,公司权益股东应占净利润录得大幅增长1928%至8.09亿元,毛利率为28.5%。

  而2020年全年,三盛控股实现签约未确认销售额241.28亿元,签约建筑面积195.34万平方米。此外,据观点指数此前发布的《2020中国房地产销售TOP100》榜显示,三盛集团的去年的房地产销售金额为484亿元。

  截至2020年末,三盛控股的银行贷款及其他借款合共约165.34亿元,应付债券约为13.91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借款约为41.87亿元。该公司剔除预收账款及合约负债的资产负债比率约为53.4%。

  看起来,自2017年借壳上市之后,三盛控股这个上市平台终于走上了高速发展的快车道。

  大力注资与纳储

  2017年4月13日,港交所上市公司利福国际(6.790.192.88%)发布公告,宣布拟以约12.93亿元的价格向买方出售其持有的全部利福地产59.56%股权。交易完成之后,利福地产不再是利福国际附属公司,财务业绩亦不再综合入账后者,同时成为三盛投资的控股子公司。

  在利福国际公告中披露的买方,即是三盛集团总裁林荣滨在海外注册成立的一个公司。业内人士指出,这意味着三盛或将通过红筹模式借壳上市。

  当年8月8日,利福地产正式更名为三盛控股。三盛集团董事长林荣滨表示,三盛与资本市场对接后,未来在资本运作和业务扩张等方面都有很大施展空间。

  完成借壳后,三盛集团和大多数借壳的公司一样,开始不断向收购的上市平台注入大量地产资产。

  2017年其注入了济南章丘项目、平潭项目;2019年,三盛控股继续收购注资之路,共收购8幅新土地项目的权益。其中包括三盛集团旗下时幸投资有限公司。

  2020年,三盛控股展开了二次注资。

  10月19日,三盛控股以3.47亿港元收购其控股股东MegaRegal所持有的目标公司全部股权之动议,获参会独立股东投票一致性赞成通过,这标志着三盛控股二轮资产注入宣告完成。

  据当时观点地产新媒体报道显示,本次注入的9家附属公司分别位于福建福州、福建泉州、四川成都、江苏徐州、江苏扬州、浙江台州、山东青岛8座城市。

  另一方面,三盛控股也在公开招拍挂市场不断拿地。

  母公司支持加上招拍挂拿地,2020年全年,三盛控股新增30幅地块,新增土储面积526万平方米。截至报告期末,其土地储备总建筑面积及应占总建筑面积分别约为3072.7万平方米及2404.8万平方米。

  母公司大力扶持,不少分析人士认为,这是为了完成三盛集团的“双千亿梦想”,指“要在2022年实现双千亿,即总资产千亿、销售额千亿”。

  融资大增与负债

  比如,截止2020年6月末,三盛控股银行贷款、其他借款及应付债券总额为113.74亿元,其中一年内到期的借款72.9亿元,而百亿债务下公司账面却仅有19.46亿的现金,这其中有近50亿缺口。

  而据最新发布的全年数据显示,截至2020年底,三盛控股的有息负债总额为165.34亿元,同比增加约78%,其中短期债务占比约19.7%,相比2019年的40%大幅下降。

  显然,和2022年的千亿销售目标相比,去年三盛集团的484亿销售数据距此还有较大差距,而三盛控股这个上市平台的销售贡献则更有限了。或许正是为了达成目标,三盛控股正在高周转的道路上疾奔,这也使得其负债规模不断加剧。  

因借款总额的增加,三盛控股在2020年的利息支出明显增多,由2019年的15.53亿元增加至23.14亿元,期内借款的加权平均年利率为8.69%,相较于2019年下降0.49个百分点。不变的是依然较高的利息资本化占比,2020年,三盛控股利息资本化金额的占利息支出总额的97.4%,2019年同期为97.9%。

  在现金流方面,其现金短债比增至1.79倍,手持现金及现金等价物约73.86亿元,较2019年末的16.89亿元同比增长超3倍。

  虽然现金有所增长,但三盛的负债也同样有所增长,尤其是因此而产生的利息支出,更是不可忽视。

  这不由还是让不少分析人士对三盛控股的负债感到担忧。而主要原因,也依然归结到三盛控股为了发展而大举拿地的举动上。

  有统计显示,截止去年6月,三盛控股总土储同比增长达到142.44%。

  看起来,借壳上市三年的三盛控股同样也遇上了发展与稳健的选择题,是为了保持高周转而加码拿地,还是为了财务安全而减缓开发速度?这对于任何一家上市公司都是让人头疼的问题。

  2021年刚刚开始,三盛控股的选择目前还不明显。不过,其在新的一年可能会加强财务管理,或许已经有迹可循。

  今年3月1日突然有消息传出,去年辞任三盛地产集团常务副总裁的冯辉明再度回归,随后观点地产新媒体向三盛方面求证,其表示消息属实。

  虽然当时三盛方面表示其具体职位、详细分工尚未确定,但一直从事财务、资本方面的冯辉明想来回归后的工作也不会脱离这些范围。

  在此前,冯辉明从2018年年底加入三盛,便任地产集团常务副总裁,分管运营、资金、财务等业务部门。而他于去年5月入职上坤集团,也是主要分管集团财务、融资和资本市场,并参与了上坤的成功上市。

  因此,本次冯辉明二度入职三盛,也被外界视为找来一位既熟悉公司,又在资本市场有很好资源的人士,目的还是加强其在资本市场的运作能力,比如拓宽融资渠道,调整融资成本等。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