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盛图平台“药茅”长春33300高新涸泽而渔:药代工资降20% 压货凶猛 > 正文

盛图平台“药茅”长春33300高新涸泽而渔:药代工资降20% 压货凶猛

导读: (盛图平台:33300)长春高新2020年运营情况核心速览  2020年营业收入为85.77亿元,同比增长16.31%,净利润30.47亿元,同比增长71.64%;

  长春高新2020年运营情况核心速览

  2020年营业收入为85.77亿元,同比增长16.31%,净利润30.47亿元,同比增长71.64%;

  子公司金赛药业实现收入58.03亿元,净利润27.6亿元;

  子公司百克生物实现收入14.33亿元,净利润4.09亿元;

  公司研发人员共680人,投入研发金额6.82亿元,人均研发投入100万;

  公司销售人员共2507人,薪酬和福利开支共8.32亿元,人均年薪酬32.8万元;

  公司2020年销售费用25.8亿元,平均每个药代花出去了100万营销费。

  3月15日下午,226位机构投资人挤进了一条电话线。

  电话那头的是长春高新董秘张德坤。作为资本市场上最受关注的医药上市公司之一,长春高新在很长一段时间里都是医药板块两市第一高价股,而且主要就靠一款产品:公司旗下金赛药业的生长激素。

  2020年,长春高新实现营业收入85.77亿元,同比增长16.31%。其中,金赛药业带来的收入高达58.03亿元,占据大头;另一家从事疫苗生产的子公司百克生物收入14.33亿元。

  凭借几款生长激素的销售表现,金赛药业2020年度营业收入增幅达20.34%,净利润更是增长39.66%,达到27.6亿元,占长春高新净利润的九成以上。

  众机构集体参与电话调研,无非就想知道一件事:一年之内,股价从223元涨到最高520元,长春高新还能不能继续涨?

  3月11日,长春高新披露的2020年年报里却展现了这个“机构抱团股”的另一面:公司一手压缩销售人员工资,一手大幅增加提成和外部机构的销售力度,同时配合大比例压货,才在2020年疫情局面下,造就了一副“盛世场景”。

  销售人员公司下降明显,提成、服务费却大幅上升

  长春高新全称是“长春高新技术产业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和很多城市的类似企业一样,是地方国资的持股平台。金赛药业是长春高新的核心子公司,百克生物、华康药业也是其医药板块业务。相对而言,地产业务在长春高新中占比很小。

  尤其是在2020年疫情影响下,长春高新业绩逆势取得大幅度增长。但只要细看公司的销售费用,就能发现很多不自然的地方。

  财务数据显示,2020年末长春高新共有销售人员2507人,比上一年增加约7%。

  增员的同时,工资福利却在大幅下降。年报显示,2020年公司销售人员职工薪酬福利为8.32亿元,比上一年足足下降了24%。

  同期,公司差旅费下降了约25%,和销售人员工资降幅接近。疫情的确对长春高新业务人员的线下推销活动产生了影响。

  与此同时,长春高新的会议费、交际费、广告宣传费却都有超过10%的增长。“销售佣金、服务费”一项增幅更是高达33.4%,大大高于公司收入16.31%的增幅。

  可以看出,长春高新、尤其是子公司金赛药业在去年花大代价,购买外部营销服务才保住了公司平稳增长的局面。

  在调研信息中,长春高新回应“应收账款增加”的疑问时表示:金赛药业的收入增长,导致应收账款增加。财务数据显示,公司2020年底的应收账款为13.55亿元,占公司营业收入的15.8%。

  2020年第四季度,长春高新的经营性净现金流为负的5.73亿元。这与过去3年的情况大相径庭。

  一方面应收账款增加,另一方面没有销售回款流入,只有一个解释:长春高新在向下游大量压货,以维持公司的表面业绩。

  “增高神药”欲开发县域市场,滥用存在隐忧

  长春高新旗下的金赛药业,在医药行业中很有代表性。

  金赛药业的主打产品是生长激素,主要用于儿童矮小症、成人的生长激素缺乏等疾病。这本来是一款治疗罕见病的药物,却生生被金赛药业打造成了“流量爆款”。

  生长激素主要有粉针、水针和长效剂型三种,其中水针较为低端,其他两种较高端。金赛药业披露的信息显示,2020年公司生长激素销售收入中,水针产品占75%以上,粉针产品占10%左右,长效产品占12%左右。

  孩子个头偏矮其实并不一定是病理性原因,只有生长激素缺乏型的矮小症,才适合用生长激素来治疗。301医院内分泌科主任母义明曾介绍过:“生长激素缺乏性矮小症,发病率大约为十万分之20-25之间。”

  但在实际使用中,生长激素当成“增高神药”,成为业界公开的秘密。早在2012年,央视就曾曝光过一些所谓“儿童生长发育门诊专家”,推荐给身高较矮的儿童打生长激素。

  金赛药业是国内水针和长效生长激素的龙头,几乎占据七成市场。公司生长激素的主要客户之一——重庆金童佳健高儿童医院,就曾被媒体报道过,称该院通过公立医院导流,向儿童家长大剂量开出生长激素。

  生长激素是医保乙类目录用药,但报销范围严格限定于“儿童原发性生长激素缺乏症”。很显然,长春高新每年数十亿元的生长激素销售额中,很大一部分是用于儿童“增高”用途,是无法纳入医保报销的。

  这并不影响长春高新把“增高”当成一门生意来做。2020年9月12日,一份疑似金赛药业内部会议纪要在网络上流传,纪要中金赛药业董事长金磊称,将大力拓展县域市场,重庆、浙江已经覆盖到县了,但很多地方省会城市一两家医院占全省70%-80%的收入。

  这份纪要的真实性随后被深交所证实,深交所对金磊涉及金赛药业业绩等不当言论进行了通报批评。

  下沉走基层市场,这是一大批在大医院已经“吃饱喝足”的药企不约而同的选择。现实中,基层市场支付能力较弱,选择产品时会更谨慎,把真正有需求的好药带给基层和县域,才是这些药企应该考虑的事情。

  至于长春高新,其子公司百克生物有望在2021年分拆独立上市,届时公司将更倚重于金赛药业的收益。

  患者和药企之间,隔着信息不对称的天然屏障。如果继续毫无节制地向信息相对落后的县域市场贩卖儿童增高的生意,势必会引起卫健委、医保局等相关监管部门的注意。届时,这个“医药板块两市第一高价股”还能否维持涨势,是要打个问号的。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