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无极4招商货币超发下如何做好资产保卫战?姜超:33300纸币时代股市和房产最保值 > 正文

无极4招商货币超发下如何做好资产保卫战?姜超:33300纸币时代股市和房产最保值

导读: (无极4招商:33300)姜超在加盟中泰资管后,日前首次公开进行了观点分享。在这场和同行交流的分享会上,姜超对未来一段时间的宏观经济和资产配置都发表了观点。

  姜超在加盟中泰资管后,日前首次公开进行了观点分享。在这场和同行交流的分享会上,姜超对未来一段时间的宏观经济和资产配置都发表了观点。

  姜超认为,今年广义财政赤字或与2020年基本持平,而且主要的增长体现在上半年,下半年的政府融资或会出现同比下降。另外,姜超认为,货币政策也没有理由预期会长期宽松。

  姜超分析,从3至6个月的短期来看,股市风格可能会出现变化,成长股的高估值将难以维持,如果缺乏业绩改善的支持,这些行业后续或将面临显著的回调压力;未来即便是利率上行,股市中也有赢家,那就是偏周期的价值蓝筹行业。但在6到12个月的中期内,随着市场利率的持续上行,在未来某个时间或会发生信用紧缩,从而再次出现债市和股市的牛熊切换。

  纸币时代股市和房产最保值

  姜超在分享中指出,2020年全球经济在没有完全恢复的情况下,股市和商品价格涨声一片,原因在于货币超发、尤其是美国的货币超发,因为美元是全球货币的根基,美元的大幅贬值,使得包括商品、黄金、股市在内的一切资产出现了大幅的上涨。

  “发现货币超发并不是天然就存在的现象,而是政府废除了金本位、进入纸币时代之后才出现的现象,而且是在纸币时代长期持续的现象。”姜超以美国举例分析,在金本位时期的1870-1933年,美国GDP年均增速为3%,同期流通中货币年均增速为3.9%,两者大致相当。由于黄金没法印出来,必须靠挖矿,所以货币很难超发,也就没有通胀。大家估计很难想象,美国曾经有100多年物价都没怎么涨,就是在金本位时期。

  但从1930年代开始,英美各国相继宣布退出金本位,正式进入纸币时代。由于货币发行不再以黄金背书,而是以国债背书,而国债可以随便借,就使得货币超发成为了长期现象。从1933年到2020年,美国的国债余额增长了1000倍,年均增速高达8.4%;广义货币增速均值升至7.4%,远高于同期3.7%的GDP增速。

  “到了纸币时代,长期表现最好的是各种风险资产,尤其是股市和房产。”姜超继续以美国举例分析,自从1933年进入纸币时代之后,货币超发最初体现为商品价格上涨,也就是物价上升,尤其以1970年代最为著名。但从1980年代开始,商品价格涨幅有限,房市和股市两类资产价格开始交替领涨。

  姜超介绍,从1933年到2019年,美国股市和房市两类资产的表现最好,年化综合回报率都在10%左右,其中包括了股价、房价,股息率和租金率;表现居中的是长期国债和黄金,其中长期国债的年化回报率约为5.6%,黄金的年化回报率约为4.9%;而表现垫底的是以短期国债为代表的现金,年化回报率为3.48%,甚至跑输了同期的通胀。

  “也就是说,在纸币时代,无论是把钱存在家里还是存在银行,最终能买到的东西是越来越少的。”姜超说。

  未来最佳选择是持有优秀企业

  今年2月3日晚间,姜超从海通证券(11.810-0.02-0.17%)离职的消息轰动业界,随后,确认入职中泰资管,担任联席首席投资官。

  姜超此前对券商中国记者坦言,“我此前从事卖方研究近16年之久,有进入瓶颈期之感,所以希望换个赛道重新开始,学以致用,专心做投资。中泰资管拥有齐全的牌照,有着不逊色于私募基金的机制,也有业绩优秀的伙伴可以学习,加上公司的高管也是自己共事多年的老朋友,因此最终决定加盟。”

  姜超表示,从研究转型投资是个巨大转型,投资不易,想要取得不错的收益更是难上加难。但他也表示,投资是一份值得自己终身努力的事业。多年的研究经历给予了他坚定的信念,即中国经济未来依然会保持稳定的增长,优秀的企业可以穿越周期。

  “因此愿意花时间来寻找中国优秀的企业,陪伴它们成长的同时,也分享中国优秀企业成长的红利。”姜超说。

  “展望未来10年,持有优秀企业的股权,将是享受中国经济增长成果和对抗货币的长期贬值的最佳选择。这也是我选择从研究转型做资产管理的原因。”姜超说。


  短期股市风格或将变化

  姜超认为,2020年末的中央经济工作会议提出政策“不急转弯”,如果结合上述三大隐患来理解,既然已经出现了“转弯”二字,说明在经济恢复正常之后,考虑到债务率的约束,积极财政政策或难进一步加码。

  “我们预计今年广义财政赤字或与2020年基本持平,而且主要的增长体现在上半年,下半年的政府融资或会出现同比下降。”姜超说。

  另外,关于货币政策,姜超称也没有理由预期会长期宽松。他的理由是:近期美国的国债收益率大幅上升,其实从去年4月起中国的国债收益率已经提前出现了明显的上升,其本质在于一旦经济增长发生了变化,全社会的回报率就开始发生变化,进而会引发利率以及货币政策的相应变化。我们建议大家关注中国GDP的名义增速,今年上半年或会突破10%,这意味着其所代表的全社会平均回报率也在大幅上升,因而在今年年中或者下半年某个时刻,货币政策可能也会从宽松转向中性偏紧。

  在经济短期复苏加快,同时政策力度或逐渐减弱的情况下,如何来做资产配置?姜超对短中长期给出三个判断:

  首先,从3到6个月的短期来看,股市风格可能会出现变化。过去两年以创业板为代表的成长股大幅上涨,一个重要的动力来自于估值提升,而这又离不开利率持续下行的大环境。但目前中国已经开始新一轮加杠杆,国债利率已经出现了大幅回升、未来可能会继续上升,这意味着这些成长股的高估值将难以维持,股市中的快牛和水牛行情已经结束,如果缺乏业绩改善的支持,这些行业后续或将面临显著的回调压力。

  但未来即便是利率上行,股市中也有赢家,那就是偏周期的价值蓝筹行业。历史数据显示沪深300指数(5100.85821.500.42%)(5100.858121.500.42%)等行业的利润增速与银行贷款利率保持高度的正相关性,原因在于利率上行往往发生在经济复苏期,因而顺周期的价值蓝筹股的盈利有望改善。与此同时,从估值水平来看,沪深300指数目前的平均TTM市盈率约为16倍,处于历史的均值水平附近,未来哪怕利率大幅上行,其估值也没有大幅下跌的空间。

  从短期来看,受益于加杠杆带来的经济复苏, 顺周期的蓝筹股有望短期领涨,而债市利率将继续上升。但在6到12个月的中期内,随着市场利率的持续上行,在未来某个时间或会发生信用紧缩,从而再次出现债市和股市的牛熊切换。

  但从更长期来看,未来一旦经济回落,货币必然会再度放松。长期来看,货币超发不可避免,加上坚持房住不炒不动摇,未来超发的货币大概率将流向资本市场,在驱动股市长牛的同时,也会推动中国经济转型。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