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无极5招商烧钱的B站:上市以来融资超184亿元33300 > 正文

无极5招商烧钱的B站:上市以来融资超184亿元33300

导读: (无极5招商:33300)无极5招商烧钱的B站:上市以来融资超184亿元333003月16日下午,据港交所文件,哔哩哔哩(B站)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进入二次上市冲刺阶段。市场猜测,B站最快将于本周启动招股。

 B站新一轮融资额将超人民币194.98亿元。

  B站是头名副其实的吞金兽,虽然包装得很可爱。

  3月16日下午,据港交所文件,哔哩哔哩(B站)通过港交所上市聆讯,进入二次上市冲刺阶段。市场猜测,B站最快将于本周启动招股。

  另据媒体报道,B站本次二次上市募资金额在30亿美元左右,由高盛摩根大通摩根士丹利瑞银担任保荐人。

  故事

  成为吞金兽前提是,资本力捧,市场看上了B站的增量。

  第四季度,B站月活用户同比增长55%至2.02亿,其中,移动端月活用户同比增长61%至1.87亿。此外,日活用户5400万,实现了42%的同比增长。

  背后是PUGV(Professional User Generated Video,即专业用户创作视频)内容扩层。B站方面透露,四季度,其月均活跃UP主数量190万,同比增长88%;月均视频投稿量590万,同比增长109%。同期,生活、游戏、娱乐、动漫、科技和知识成为最受用户欢迎的垂直品类,其中,科技知识类视频贡献了本季度B站整体视频播放量的10%。

  此外,OGV(Occupationally Generated Video,专业机构创作视频)内容也成为推力。譬如,《说唱新世代》《元龙》《天官赐福》等项目均获不错反响。受此推动,B站“大会员”创新高,截至12月31日,同比增长91%达1450万。同期爱奇艺会员数为1.017亿。

  流量增长带动B站营收增速。B站广告业务已实现连续七个季度的同比加速增长。当期,B站广告业务收入快速增长149%至7.2亿元,游戏、食品饮料、电商、护肤美妆和3C产品为前五大广告主行业。

  同时,B站第一大收入来源游戏,在《命运-冠位指定》《公主连结Re:Dive》《碧蓝航线》等项目带动下,游戏业务收入同比增长30%至11.3亿元。依托于直播及大会员业务,B站增值服务业务收入12.5亿元,同比增长118%。B站电商及其他业务收入达7.4亿元,同比增长168%。

  当下,B站的新故事来自广告,且管理层颇具信心。“B站活跃着中国一半的年轻人,也是年轻人浓度最高的内容平台。随着90后和00后成为社会的中坚力量,他们的话语权以及消费能力其实已经渗透到各个行业里面了。我认为未来10年其实是中国消费爆发的一个时间段, B站用户拥有了新消费的话语权,所以B站一定会成为广告客户必投的一个平台。” B站副董事长兼首席运营官李旎在最近财报电话会上称。


  对于广告业务未来,李旎已有规划。“我们会在2021年持续加强B站商业中台的能力,商业中台能力除了在广告收入的变现上有极大的帮助以外,对其他业务的收入也会有很大的帮助。例如像游戏的联运能力,其实就相当于游戏广告的效率等,包括直播、会员以及电商等等,也会因为商业中台能力的提升得到效率的提升。未来,还会接入多个消费场景,例如直播、漫画以及多个屏幕,包括手机、PC、电视等,为品牌跟年轻人建立更丰富的链接。还会提高标准化跟工业化的整合营销能力。”

  融资

  聆讯后资料集再一次体系性的向外界展现了B站现状。据21世纪经济报道记者统计,自2018年赴美上市以来,B站融资额已超人民币184.35亿元。

  其中,2018年的融资活动提供的现金淨额为人民币50亿元,主要为2018年3月首次公开发售所得款项淨额及腾讯的投资。2019年的融资活动提供的现金淨额为人民币51亿元,主要为发售2026年票据所得款项人民币34亿元以及公开发售普通股所得款项人民币16亿元。

  2020年的融资活动提供的现金淨额为人民币83.35亿元(1277.5百万美元),主要为发售2027年票据所得款项人民币56亿元(857.4百万美元)以及向美国索尼公司发行Z类普通股所得款项人民币28亿元(431.8百万美元)。截至2020年12月31日,B站年终现金及现金等价物为46.78人民币亿元。

  巨量融资背后是扩大的亏损。财报显示,2020财年,B站总营收120亿元人民币(18亿美元),同比增长77%;净亏损人民币31亿元(4.680亿美元),2019年为亏损人民币13亿元,同比扩大。

  最重要的成本来自收入分成成本。财报显示,2020年,B站收入分成成本达到人民币43.66亿元,同比增长47.7%。收入分成成本包括支付给游戏开发商、销售渠道(应用商店)及支付渠道费用,以及根据收入分成约定与主播及内容创作者分享的费用。

  对此,B站解释称,主要是由于推出了更多游戏导致向独家代理游戏开发商支付的款项增加、因移动游戏和增值服务业务扩展而导致向发行渠道支付的款项增加,以及因主播及内容创作者人数上升以致向平台上的主播和内容创作者支付款项增加所致。

  值得注意的是,由于B站游戏自研能力有限,其在该板块议价权较弱。此外,在UP主方面,B站面临着字节系的强势挖角。这都推高了收入分成成本。

  B站另一大成本来源是营销及推广开支。财报显示,2020年,这一开销达到人民币34.92亿元,同比增长58.4%。

  “随着加大投入提升品牌知名度、用户群和市场领导地位以及推广服务,预计在可预见的未来,销、售及营销开支的绝对数额将会增加。”B站称。

  但李旎也强调,广告扩张会“适度”。“2021年的话,我们暂时是不会增加广告量,还是会保持在5%。因为B站的广告业务基础和广告能力还有很大潜力可以发挥,目前还是以打基础为主。”

  无论如何,从游戏收入为主转向流量收入,是B站必由之路,这是真正壁垒所在。

  好消息是市场认可下,其弹药充足。3月16日,B站报收111.65美元,涨幅1.51%。盘前报117.54美元,涨幅5.28%。

  若赴港上市成功,以今日汇率计,B站新一轮融资额将超人民币194.98亿元。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