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高德平台宋都股份给俞建午“反向担保” 担保总额占净资产3倍33300 > 正文

高德平台宋都股份给俞建午“反向担保” 担保总额占净资产3倍33300

导读: (高德平台:33300)事情源于3月12日,当天,宋都股份(600077. SH)公告,因公司控股股东宋都控股融资需要,近日宋都控股与 杭州银行 签订了融资配套协议,融资金额1.24亿元。

  “不是担保就是在担保的路上。”一位个人投资者,在 宋都股份 最新披露的一则融资担保公告下留言称。

  事情源于3月12日,当天,宋都股份(600077. SH)公告,因公司控股股东宋都控股融资需要,近日宋都控股与 杭州银行 签订了融资配套协议,融资金额1.24亿元。

  该笔融资,由宋都股份全资子公司杭州宋都房地产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宋都集团”),以定期存单质押形式提供质押担保,担保的主债权本金金额为1.24亿元。

  一笔仅为1.24亿元的融资担保,为何引得投资者的这般重视?

  事实上,这并非宋都股份头一次为控股股东宋都控股提供融资担保。根据公告,其对宋都控股提供的担保总额37.93亿元,占公司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1.59%。就在此前的3月2日,宋都股份还为宋都控股的1.16亿元融资提供担保,同样以定期存单质押形式。

  而截至公告日,宋都股份对外担保的总额已达147.06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16.33%。连续的担保已使得宋都股份的担保金额高出其净资产的逾3倍。

  于房地产公司而言,为推动旗下项目的顺利开发,上市公司为旗下项目公司、子公司的担保往往更为常见。而子公司为控股股东频繁提供融资担保似乎并不多。

  IPG中国区首席经济学家柏文喜分析指出,地产行业上市子公司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虽然比较少见,但也不是完全没有。

  “在母公司承担项目孵化责任而又在项目进入收获期时注入上市公司的关联交易的情况下,上市公司反向对母公司提供担保逻辑上也是成立的,否则其他股东就会否决此类担保动议,导致其成为违规担保。”

  此外,另一个更值得探讨的问题是,频繁让子公司提供融资担保,或也暴露了控股股东宋都股份的资金“窘境”。一个显而易见的例子,宋都控股质押所持有的宋都股份的股份比例已由去年中的15.13%,上升至95.07%。

  由控股股东频繁融资及高质押率,所引发的对宋都股份资金及经营状况的关注,都成为外界的焦点。

  大股东频繁质押、融资

  据了解,存单质押担保是当事人以自己的大额存单作为贷款人的担保物,属于物的担保。当债务人不履行还款义务时,债权人有权利自行处置作为质押物的存单。

  这并非宋都股份头一次以定期存单质押形式,为宋都控股提供融资担保。

  在该笔融资担保发生10天前,3月2日,宋都股份同样公告,因融资需要,控股股东宋都控股与 招商银行(63.61.201.92%) 签订了融资配套协议,融资金额1.16亿元。宋都股份全资子公司宋都集团,同样以定期存单质押形式为上述主债权项下提供质押担保。

  这是宋都股份在过去的半个月时间里,两次以同样的方式为宋都控股提供融资担保。

  若把时间线拉得更长一些,实际上自去年下半年以来,宋都股份对宋都控股的融资提供担保就时有发生。2020年9月24日,宋都股份为宋都控股的1.14亿元融资提供担保;7月21日,宋都股份以同样的方式为宋都控股的2.14亿元融资提供担保。

  去年5月26日,宋都股份的股东大会曾通过相关议案,同意公司方为宋都控股提供担保金额不超过41亿元,其中拟以存单质押形式提供担保金额为35亿元,拟以信用保证方式提供担保金额为6亿元。此外,宋都控股为公司方提供担保金额不超过50亿元。

  根据公告,宋都股份目前对外担保总额147.06亿元,占其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316.33%。其中对宋都控股提供的担保总额为37.93亿元(包括以存单质押形式担保的总额为34亿元及以信用保证形式担保的总额为3.93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81.59%。

  宋都股份为宋都控股提供的融资担保总额,已接近上限。而从去年该项议案通过起至今,宋都股份以存单质押形式对宋都控股提供担保金额也达19.50亿元。数据显示,2020年中,宋都控股向公司提供借款金额14.17亿元。

  宋都控股作为宋都股份控股股东,持有469,144,518股股份,占宋都股份的35.01%。截至2019年12月31日,宋都控股总资产407.49亿元,总负债361.64亿元,营业收入43.35亿元,净利润2.9亿元。

  频繁的融资担保,或暴露了控股股东宋都股份的资金“窘境”。根据宋都股份去年三季报,宋都控股所持有该公司股份中的446,000,000股已经被质押,占其所持宋都股份的95.07%,占该公司总股本的33.28%。

  而在去年中的时候,宋都控股持有的该公司股份仅有15.13%被质押。

  2020年9月11日,宋都股份曾公告,宋都控股将其持有公司部分股票办理了质押业务,当时质押股份数量为3.75亿股,占其所持股份比例的79.93%,占总股本的27.98%。

  该笔质押原本的到期日为2020年12月17日,质权人杭州西奥电梯有限公司,但随后,质押到期日被延长至2021年6月30日。

  高额担保“危机”

  事实上,除了质押宋都股份的股权以及让其提供融资担保,宋都控股还曾通过宋都股份变现部分资产。

  具体而言,去年11月6日,宋都控股将旗下位于杭州、舟山的多处房产分三批分别转让给宋都股份旗下杭州宸都、杭州融都、杭州沣都三家全资子公司。该笔转让成功为宋都控股变现1.26亿元。

  对上市平台宋都股份而言,超出自身净资产逾3倍的担保额,也意味着在贷款人无力偿还借款时较大的代偿风险。

  柏文喜也指出,子公司对控股股东的反向担保,会比一般的担保要承受更大的风险。因为就逻辑而言,如果母公司未来发生违约,不但上市公司需要承担代偿风险,另外还可能导致上市公司实际控制人的变更,自然会影响上市公司的运营。

  作为杭州“老十八家”地产开发商之一,该公司房地产项目已经形成以杭州为中心,深耕长三角优势区域,并拓展西南地区的布局。其围绕长三角都市核心圈目前已形成八大区域公司、五大事业部、四十多个在建在售项目公司。

  这得益于宋都股份自2017年以来提出的“高周转”;2018年,宋都股份正式跻身百亿房企行列,其在2019年还一度提出了 300亿的销售目标。虽然根据克而瑞数据,其当年只实现了185.9亿元,但难掩规模的诉求。

  2019年,宋都股份新增土储总建面133万平方米,同比增长57%,新增土地首次破百万平方米。而数据显示,该公司当年以120亿元的新增土地价值位列克而瑞拿地排行榜第71位。

  规模的诉求导致了宋都股份负债的快速增长。据了解,2017-2019年,宋都股份的资产负债率分别为77.75%、80.72%、85.34%。到2020年前三季度,该公司资产总计430.35亿元,负债合计374.57亿元,资产负债率进一步升至87.04%。

  去年三季度,宋都股份资产负债表中应付票据2.8亿元,增长33.94%;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则大幅增长92%至11.1亿元;短期借款4.39亿元。而其手上现金余额16.63亿元,不能完全覆盖其短期有息负债。

  宋都股份去年1-9月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录得净流出27.9亿元,其中的主要原因正是因为期内支付项目的土地款增加。

  然而,该公司的问题还不止于财务和业绩层面。今年1月23日,宋都股份实际控制人、董事长、总裁俞建午因涉嫌内幕交易股票,证监会对其进行立案调查。

  虽然该公司当时公告称,调查事项系对俞建午的调查,与公司无关,且未涉及公司股票,不会影响其在公司的正常履职,公司日常生产经营活动亦不受影响。但作为宋都系灵魂人物而存在俞建午被调查,影响实际并非一两句公告就能解除。

  而子公司连续为控股股东提供融资担保,不仅说明控股股东在资金层面存在较大压力,也说明上市公司未来将面临更大风险。上述人士指出,高额担保会进一步增加上市公司的或然风险,进而会影响到上市公司的资信评级,对上市公司的经营的影响是不言而喻的。

  事实上,就在3月12日发布为宋都控股提供融资担保的同一天,上交所对宋都股份、控股股东及实际控制人发布监管工作函,处理事由为就相关事项发出监管工作函。

  根据宋都股份财报,2020年中,该公司总担保中,直接或间接为资产负债率超过70%的被担保对象提供的债务担保金额占比达到71.07%。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