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盛图平台苏泊尔:子公司33300盈利大挪移 是否距离业绩天花板更进一步了呢? > 正文

盛图平台苏泊尔:子公司33300盈利大挪移 是否距离业绩天花板更进一步了呢?

导读: (盛图平台:33300)  苏泊尔拥有税收优惠的子公司贡献了越来越多的盈利,高毛利的核心炊具子公司净利润始终难以与之匹敌。

  苏泊尔拥有税收优惠的子公司贡献了越来越多的盈利,高毛利的核心炊具子公司净利润始终难以与之匹敌。

  本刊记者  杨现华/文

  8年来营收和净利润第一次出现双降,苏泊尔(002032.SZ)日前交出了一份尴尬的业绩快报,公司是否距离业绩天花板更进一步了呢?

  实际上,如果不是主要盈利子公司在2019年的异常增长,苏泊尔的净利润恐怕已经负增长了。低税负的子公司净利率大幅增加,当初从大股东手中收购部分股权的子公司却在过了盈利预测期后迅速变脸。

  8年首现下降

  苏泊尔日前发布业绩快报,2020年,公司实现营收185.97亿元,同比下降6.33%;实现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18.49亿元,同比下降了3.69%。上一次苏泊尔营收和净利润双降还要追溯到2012年。

  若不是出口业务下降较少,苏泊尔业绩表现或许更差。根据2020年半年报,2020年上半年,公司收入81.87亿元,下降16.76%;归母净利润6.66亿元,下降20.48%。在收入构成中,公司内销实现收入61.61亿元,下降19.48%;外销收入20.26亿元,微降7.21%。

  苏泊尔的外销主要是销售给同一控股股东旗下的SEB ASIALTD。

  2020年上半年,公司向主要关联方SEB ASIA LTD出售18.86亿元,较上一年同期下降不到8%。但公司外销毛利率低于内销毛利率10个点左右,加之执行新收入准则,苏泊尔毛利率大幅下降,2020年前三季度25%左右的毛利率几乎追平了公司上市以后的最低毛利率。

  回顾苏泊尔近几年的发展不难发现,低毛利率的外销业务增长一直缓慢。在全球疫情面前,外销业务开始扛鼎了。

  利润大挪移?

  绍兴苏泊尔是苏泊尔最主要的盈利子公司。以近几年为例,2016-2018年,绍兴苏泊尔分别实现营收46.03亿元、52.72亿元和78.01亿元,净利润为4.43亿元、5.65亿元和8.43亿元,净利率分别为9.62%、10.72%和10.81%。

  即使继续向前追溯,绍兴苏泊尔的净利率也基本维持在10%上下,变化并不大。2016-2018年,苏泊尔实现营收119.47亿元、141.87亿元和178.51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1.34亿元、13.08亿元和16.69亿元。

  这就是说,在这3年绍兴苏泊尔营收占到了苏泊尔收入的40%上下,净利润占比分别为39.07%、43.3%和50.51%,盈利占比已经从40%左右提升至过半。

  2019年更为明显。这一年绍兴苏泊尔的收入为80.59亿元,净利润11.43亿元。收入与前一年相比没有明显增长,净利润增长超过35%,净利率达到14.18%,远超之前多年10%上下的水平。

  2019年,绍兴苏泊尔占上市公司收入的比重依然在40%左右,净利润占比已经接近60%。2020年上半年,绍兴苏泊尔收入28.71亿元,净利润4.4亿元,净利率15.33%;净利润占比逼近70%,收入的占比下降至35%出头。

  绍兴苏泊尔2019年的收入基本没有明显增长,净利润增加了3亿元,涨幅超过35%。苏泊尔2019年净利润较上一年增加了不到2.5亿元,如果绍兴苏泊尔仍保持之前多年10%左右的利润率,公司8亿元左右的净利润正好少了约3亿元,苏泊尔盈利还能实现两位数的增长吗?

  2020年上半年,拥有高新资质、享受15%企业所得税优惠的绍兴苏泊尔盈利占比已经距离70%不远了,意味着上市公司可以少缴一部分企业所得税。

  2019年,绍兴苏泊尔拥有2571名员工,没有对外投资或者分支机构,苏泊尔拥有12292名员工,即近万员工只能贡献剩余约40%的净利润。

  2500余人的高新技术子公司贡献的盈利愈发高企,曾经收购的子公司盈利却开始一路滑坡。早前,苏泊尔从控股股东手中高价收购了子公司的部分股权,如今这两家子公司的盈利早已经大不如前。

  关联交易缓慢下跌

  苏泊尔的最终控股股东是法国SEB集团,公司的外销业务主要就是承接SEB订单。从2016年开始,苏泊尔的外销业务增长明显放缓。2016-2019年,苏泊尔外销实现营收35.11亿元、39.75亿元、47.42亿元和51.1亿元,同比分别增长-3.54%、13.21%、9.73%和7.75%,仅有一年超过两位数增长。

  2016年时,苏泊尔外销业务占公司营收的比重尚能接近30%,2019年已经下降至25%左右,在2016年之前,苏泊尔外销业务占公司营收的比例都远超30%。

  苏泊尔外销业务毛利率多数时间不超过20%,与内销业务基本35%左右的毛利率不可同日而语,因此放慢外销业务大力发展内销也属于情理之中。

  2016-2019年,苏泊尔内销收入分别为84.36亿元、102.12亿元、131.09亿元和147.44亿元,同比增长16.04%、21.06%、28.26%和12.47%,无论哪一年都要远超外销收入的增长。

  2020年上半年,苏泊尔内销收入下降近20%至61.61亿元,以关联交易为主的外销收入仅下降7%出头。在全球疫情关头,关联交易帮助苏泊尔放缓了收入下降的节奏。

  由于疫情等导致收入下降,苏泊尔连续的业绩增长告一段落,即使是主要子公司-浙江绍兴苏泊尔生活电器有限公司(下称“绍兴苏泊尔”)继续保持高利润也没能阻止。

  过期即变脸

  2016年6月和8月,苏泊尔分别以6.43亿元和5.8亿元从控股股东手中收购了浙江苏泊尔家电制造有限公司(下称“浙江苏泊尔”)和武汉苏泊尔炊具有限公司(下称“武汉苏泊尔”)各25%的股权。

  收购完成后,两家公司基本成为苏泊尔的全资子公司。根据收购公告,浙江苏泊尔和武汉苏泊尔增值率分别为134.74%和104.07%。作为补偿,两家公司对2016-2020年的盈利进行了预测,双方同意以该盈利预测中的净利润预测数作为补偿依据。

  后续浙江苏泊尔和武汉苏泊尔的盈利预测期缩短至3年,即2016-2018年,浙江苏泊尔前两年盈利预测的完成情况相对不错,最后一年已经开始呈现盈利乏力。

  2016-2018年,浙江苏泊尔的盈利预测分别为1.82亿元、2.09亿元和2.32亿元,实际完成的净利润分别为2.38亿元、2.75亿元和1.91亿元,2018年较盈利预测缩水了近20%。

  过了盈利预测期后,浙江苏泊尔的盈利继续下滑,2019年公司净利润1.73亿元,较上一年继续下跌近10%。公司的盈利规模已经不及收购的2016年,不到5%的净利率与拥有高新技术资质光环的绍兴苏泊尔有着天壤之别。

  与还未完成预测净利润就已经下降的浙江苏泊尔相比,另一家收购的子公司——武汉苏泊尔则在完成盈利预测后开始变脸。

  2016-2018年,武汉苏泊尔的盈利预测分别为2.16亿元、2.36亿元和2.25亿元;同期公司营收分别为30.5亿元、33.91亿元和37.01亿元,实现净利润2.17亿元、2.55亿元和2.5亿元。

  3年盈利预测期武汉苏泊尔基本踩线完成利润预测值,之后业绩旋即下降。2019年,公司实现营收39.53亿元,净利润下降至2.08亿元,盈利大幅下降近17%。公司的净利率同样只有5%左右,与浙江苏泊尔基本相仿,与高新技术资质在身的绍兴苏泊尔同样无法望其项背。

  2020年上半年,浙江苏泊尔和武汉苏泊尔的收入、净利润继续大幅下降。

  盈利预测期后,2019年,两家子公司业绩大幅下降的原因苏泊尔没有解释。

  仅以2019年为例,当年浙江苏泊尔和武汉苏泊尔合计贡献了逾80亿元的收入,为公司带来的净利润只有3.8亿元,勉强接近4亿元。拥有高新技术称号的子公司绍兴苏泊尔同样是超过80亿元的收入,就能为苏泊尔贡献逾11亿元的净利润,净利润超过浙江苏泊尔和武汉苏泊尔盈利之和的两倍。

  需要说明的是,武汉苏泊尔主营的是苏泊尔毛利率最高的炊具产品。2016-2019年,苏泊尔炊具收入分别为43.57亿元、49.56亿元、58.19亿元和61.39亿元,毛利率分别为36.1%、32.68%、35.15%和34.96%。炊具是苏泊尔的核心产品,近几年一直都是公司毛利率最高的业务板块。

  以炊具为主的武汉苏泊尔这几年的营收都超过了30亿元并增长至接近40亿元,2016-2019年,占苏泊尔炊具收入的比例分别为70%、68.42%、63.6%和64.39%。炊具产品毛利率最高,且上市公司六成、七成左右的炊具营收来自武汉苏泊尔。

  武汉苏泊尔的净利润和净利率在过了盈利预测期后开始下降,即使未下降前盈利规模也属一般。苏泊尔高毛利率产品无法带来高收益,低毛利率的其他产品贡献了更高的盈利?

  截至发稿,苏泊尔没有回复《证券市场周刊》记者的采访。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