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天悦代理268亿资产减值爆出:太平洋证券用自营部门接盘 券商开启比惨大会33300 > 正文

天悦代理268亿资产减值爆出:太平洋证券用自营部门接盘 券商开启比惨大会33300

导读: (天悦代理:33300)268亿资产减值爆出!太平洋(3.350, -0.01, -0.30%)证券用自营部门接盘,券商开启比惨大会,海通因购买飞机遭重创,中信、国君首发减值公告

 268亿资产减值爆出!太平洋(3.350-0.01-0.30%)证券用自营部门接盘,券商开启比惨大会,海通因购买飞机遭重创,中信、国君首发减值公告

  来源: 21金融圈

  编辑:朱益民、李新江

  随着各家券商2020年的业绩快报逐渐发布,过去一年的各项资产减值也逐渐被公开。

  上述券商中,除了国泰君安和东方证券是“常规”的信用业务减值外,另外几家券商在过去一年都有着这样那样的故事,

  此外,中小体量的券商太平洋,由于计提了逾10亿的预计负债及资产减值,终于以这样的方式出现在头部券商排名中。

  太平洋:资管、信用的“雷”让自营来接

  中小券商太平洋在过去一年有些惨。

  在别家券商频发喜报的时候,太平洋证券预计2020年亏损6.5-7.5亿。这其中不仅有股票质押爆雷减值的7.59亿,还有资管产品整改的预计负债、自营被动持有的股票价格下跌、子公司股权投资损失。

  太平洋的信用业务踩了很多雷,包括天神娱乐、贵人鸟、天广中茂、贤丰控股(2.4000.010.42%)等。

  但是,比信用部门更惨的是自营部门。

  截至3月3日,27家上市券商已公布的2020年资产减值计提总额逾268亿(部分券商尚未全部披露完毕)。其中,有7家券商过去一年减值计提金额超过10亿,分别是中信证券(24.540-0.51-2.04%)(前三季度)、海通证券(11.960-0.16-1.32%)东方证券(9.680-0.07-0.72%)光大证券(17.4200.352.05%)中信建投(35.920-1.40-3.75%)国泰君安(16.340-0.13-0.79%)、太平洋。

  除了信用业务已经公开的减值计提,太平洋还把一些处理不了的股票,让自营部门“接盘”。尽管具体的数量未披露,但在2020这样一个股市赚钱大年,太平洋的自营部门却被动亏损了2.7亿。

  另外,资管部门的雷也用自有资金接盘。

  太平洋称,拟使用自有资金购买资管部门待整改的大集合产品持有的部分低流动性资产,预计亏损4.11亿,因此计提负债。

  海通证券:融资租赁和债权减值占半壁江山

  过去一年,除信用业务外,融资租赁和债权业务也对海通证券造成“重伤”。

  海通证券的融资租赁业务发生在其子公司海通恒信。2020年上半年,海通恒信所有信用减值为9.07亿元,其中,应收融资租赁款为6.15亿元。中间将近3亿的差额,分散在海通证券合并减值表中的其他科目。

  2019年5月在港股独立上市的海通恒信,这几年的财务数据并不好看。

  尽管还未达到亏损的地步,但净利润增速在一路下跌。2017-2019年,海通恒信扣非归母净利润增速分别是68.48%、7.18%、-0.03%。至2020年中报,海通恒信的扣非归母净利润同比减少26.78%。

  与净利润增速反向而行、不断扩大的,则是海通恒信每年的资产减值额。2016 -2019年,海通恒信的资产减值损失分别是5.57亿、5.93亿、7.65亿、12.72亿(预期),到了2020年上半年,其预期信用损失为9.07亿。

  有机构人士认为:“大额的减值计提,是因为海通恒信这几年加大了坏账核销力度。公司希望通过持续扩张业务规模和加大坏账核销力度,来将不良率控制在相对较低的水平。”有机构人士称。

  此外,海通恒信从2016年开展飞机租赁业务,至2020年三季度末,公司共拥有17架飞机资产。但由于去年的新冠疫情导致全球航空业重挫,海通恒信的飞机租赁业务损失风险也被动加大。

  另一方面,在2020年海通证券的减值总额中,债权类资产的减值同样不少。2020年Q1,其他贷款和应收款项减值8.24亿元;2020年Q2,其他债权投资减值2.56亿元。

  “债权投资的减值可能主要来自自营,其他贷款和应收款可能来自很多部门,包括海通恒信。”有券商从业者称。

  债券的投资减值,一方面是去年债市的较大波动,另一方面,则是部分品种的违约,比如2020年末永煤债的违约。

  中信、国君、建投:上市以来首发减值公告

  中信证券、国泰君安、中信建投三家券商,过去一年的资产减值计提金额均在10亿以上。

  上述三家券商过去一年发布的资产减值计提公告,是它们上市以来的首份减值公告,这是因为它们需计提的资产减值准备金额超过上一年度经审计净利润的10%。

  此外,在过去一年的资产减值公告中,中信证券和中信建投的债权投资带来的减值金额在扩大。

  中信证券前三季度高达50.27亿的减值中,债权投资减值准备为6.23亿元。尽管信用带来的减值仍是大头,但债权投资减值同样接近2019年的3倍。

  中金公司(51.280-3.84-6.97%)点评其3季报时认为,中信的信用减值主要来自两方面:一方面,是股权质押及两融等融资业务;另一方面,是债券资产受Q3债市波动的影响有减值。

  在中信建投的减值数据中,债券投资带来的损失表现得更加显著。

  2020年,中信建投信用减值13.19亿元,其中,债权投资减值2.9亿元。而2019年这一数据是1725万元。

  光大证券:MPS项目已计提45.61亿,接近收购全款

  在MPS项目爆雷后三年,光大证券已经对该项目计提了预计负债45.61亿元。

  2018年-2020年,光大证券针对MPS项目计提的预计负债分别是14亿、16亿、15.5亿,计提总额已然接近2016年收购MPS项目65%股权时的47亿总收购金额。

  在这场收购中,光大资本出资6000万作为劣后级合伙人,与出资32亿的两名优先级合伙人(华瑞银行和招商银行(49.930-1.47-2.86%))签订《差额补足函》,表示愿意承担优先合伙人不能退出时所发生的的本息金额。这样的协议已经让光大证券的风控受到质疑。

  而现在,光大证券计提了接近收购全款的负债,更是让吃瓜群众好奇,MPS项目收购过程中,各方资金到底签订了怎样的合约。

  2020年8月,上海金融法院对光大资本下达一审判决书,判定光大资本向招商银行支付31.16亿元及利息损失和其他费用、向华瑞银行支付投资本金4亿元及投资收益和其他费用。

  一个月后,浸鑫基金的合伙人之一嘉兴招源涌津股权投资合伙企业提起诉讼,要求光大证券赔偿投资本金损失6亿元及相应利息。该案尚未有审理结果。

  除了实打实的赔钱外,2020年6月,上交所对光大证券从前的董事长、执行总裁、独董、董秘等几人下达了纪律处分决定书。

  这份处分决定书还称,当时光大资本主要负责MPS项目的人员在2018年初已经离职,并被采取了司法强制措施。而这个项目中的另一涉事方,暴风集团实控人冯鑫,在2019年7月被批捕、并随后被公告涉嫌行贿。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