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百事2平台江南春: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33300|《至少一个小时》独家文字实录 > 正文

百事2平台江南春:我不是一个优秀的管理者33300|《至少一个小时》独家文字实录

导读: (百事2平台: 33300) 真朋友,喝珍酒!贵州珍酒,珍酒•珍十五独家冠名新浪财经重磅打造的高端人物访谈节目《至少一个小时》分众传媒(10.030, -0.07, -0.69%)创始人、董事长江南春。

 真朋友,喝珍酒!贵州珍酒,珍酒·珍十五独家冠名新浪财经重磅打造的高端人物访谈节目《至少一个小时》分众传媒(10.030-0.07-0.69%)创始人、董事长江南春。

 

一次略显狂妄的开场

邓庆旭:如果换成你是新潮董事长,你怎么打分众。

江南春:这没有任何可能,这个难度太大了。

江南春:连我出去都不能颠覆我们现在的公司,那别人更不用谈了嘛

一腔发自内心的热爱

邓庆旭:你是怎么这么痴迷于这个东西的,你说你也不差钱了,这家伙像个业务员似的这么弄。

江南春:热爱嘛,当你发觉你这个天生我们不会别的只会这个,同时你觉得这个东西出去秀,虚荣心满足嘛,能一生能碰到这样的事情还了不得了。

一段触底反弹的蜕变

江南春:股价从八十六亿美金活生生去了六亿美金,八没了,我就发现确实是恶念。恶念一产生不会有好结果的,反思五个字,是非即成败。

一句自我价值的定义

邓庆旭:五六十年之后,你Over了,你希望你的墓碑上怎么写?

江南春:中国现在垄断性的品牌和头部品牌,都是他推的。这我觉得这个评价就可以了,就不枉一生了。

 

【正片】

邓庆旭:来来给江总先倒点儿,江总对客户的权益更重视了。

江南春:就是。你要咋说就咋说,你要咋喝就咋喝,没关系的。

邓庆旭:我们要不谈一点闹心的话题。

江南春:啥觉得闹心,你看我这个人多实在的。

邓庆旭:那你觉得分众的危险可能来自什么地方?

江南春:那我觉得其实如果我是分众的竞争对手,我会从哪里来,比如说我从更小的城市来,分众占据了最大的城市,你从最小的城市来,那这个从边远城市包围进来,那么第二步它还可以有被收购的机会,说不定,第二可能从国外,分众老是看着国内,没有去想去国外看,好,那OK,那么比如说我就想起这件事,我说顺便把国外也做一下吧,去了就赚钱。

邓庆旭:那现在如果换成你是新潮董事长,你怎么打分众?

江南春:没办法。

邓庆旭:你肯定有办法,你可能不太适合说。

江南春:这就没有任何可能,这个难度太大了。这个从一般性打仗角度来,这个老二跟老大打仗,是有三种可能性,第一叫默默壮大自己,比如说你可以在农村壮大自己,你差异化竞争。第二叫联盟别人,你要去不断去联盟别人,毛主席统一战线,那蜀国和吴国联盟的时候,你看魏国来打它也打不赢,赤壁之战,这是联盟别人。第三个兵法讲的是等待对方出错,那等待对方出错那你就熬着吧,三五十年之后,对方如果有一次错误被你抓住了,也有可能成功了。

邓庆旭:对,就在这个领域至少来说你觉得,分众在可见的五到十年之内是不会遇到挑战的?

江南春:会有很多挑战的,但是不会有挑战者赢的嘛。

邓庆旭:就不会被在同业内被打败?

江南春:那不可能,连我出去都不能颠覆我们现在的公司,那别人更不用谈了嘛。

邓庆旭:是吗?

江南春:是,那当然了。

邓庆旭:好,咱们喝一杯。

江南春:来。

 

【解说】

  面相憨厚,表达坦诚,稳坐行业绝对霸主地位的江南春不但自曝弱点,甚至还要现场授人以渔,如此略显狂妄的表现,让我们很难与一位久经沙场的成功上市企业家联系到一起,但不可否认的是,江南春所带领的分众,早已覆盖电梯电视市场的九成以上,超越同行业的第二梯队已经有一个马拉松的距离,隐隐立于不败之地。

邓庆旭:那你觉得楼宇的广告资源是可以无限扩大的吗,还是楼宇广告它资源一定是有限的?

江南春:应该这么讲,楼宇的核心资源是有限的,比如一个城市CBD,这个城市的核心写字楼肯定是有限的

邓庆旭:那分众的核心,照你这么讲就是抢占核心资源,不去在所有资源上都去谋求覆盖?

江南春:应该这么说,说分众第一个核心资源,是它抢占了市场上最广泛的资源,它的市场占有率可能在70%以上,那还有很多公司可能去分享那30%,那么这样的话,我认为保持住这个规模就可以了,所以你看在营收规模上也会体现的,分众的第一老大,它可以老二加到第十位加起来可能两倍,至少是这个量级。

邓庆旭:你觉得下一个,我们不说是同行吧,能够打败你这种模式的,你可能被什么样的行业打败。

江南春:其实我们思考最多的问题就是这个,比方说手机出来的时候,我们就想,我们原来在电梯口,消费者无聊嘛,无聊之后现在有手机了不无聊了咋办,不看我们了咋办,这不是很危险吗。还好就是手机影响了所有的媒体,只要你在车里都在看手机,旁边路过啥媒体你都不知道

邓庆旭:所以说你的竞品其实是手机。

江南春:竞品是个手机,再可以说是电梯门一关,大部分的电梯没有信号了,那这个时候,可能我们受影响程度就是比别人小,所以开始的时候,我们觉得手机对我们会造成很大的影响,实际上状况是手机对别人造成更大的影响。

邓庆旭:你看江总对自己的行业还是很自信,我让找一个能够颠覆他的行业,讲了半天手机也颠覆不了,说了半天就是没有反正,那江总,你也是广告人或者媒体人,有没有你羡慕,你看我们分众是挺好,你看这个小子,我要是他,我比他做得更好,他这个领域真是不错,有没有你羡慕过这种?

江南春:比如说头条系,阿里系,这都是非常值得学习的,腾讯系都是非常值得学习的,就说阿里系,阿里妈妈它是跟销售连接的,所以品牌广告和流量广告相比,为什么流量广告比例越来越大,因为就好像吃馒头,今天我们吃饺子,我今天很饿,进来之后。吃了比如说七个包子,最后吃饱了,消费者多数会说,那个最后那个包子是效果最好的。谁越靠近销售端,谁越容易赢得客户的这个认可,所以它就这个价值比较大。确实它通过它的大数据分析等等,它去对前端的精准分发,对用户的购物的了解和什么,我认为在站内来说,这种分发,它创造了一个大的交易平台,我认为是非常厉害的。

江南春:我自己当然我做不了,我认为我没有办法去学习他们,那我是相反走的,我觉得我们要找人心的精准,所以你看,我们发展了一套广告的理念,就是广告如何夺取人心,在夺取人心当中它的广告的定位是什么,品牌定位是靠什么的,它的新闻状写法是什么,就像文艺创作一样,广告很重要的是内容创作。

 

【解说】

  对行业地位有绝对自信,也坦言自己不是个技术型人才,江南春对自己,乃至于对分众的定位都十分清晰,以内容和创意驱动发展,而后成为首家在美国纳斯达克上市的中国广告传媒公司,并且将市值做到了一千三百亿,江南春居功至伟,常年扑在一线想创意,拉客户的做法,也为他搏得一个广告狂人的名头。

邓庆旭:咱们让江总在这儿做一个连说十条平台上的广告,给他个秀的机会,这么热爱客户,咱们看看你脱口秀一样跟我们讲。

江南春:飞鹤奶粉,更适合中国宝宝体质,五十五年专为中国人研制的奶粉。比如说京东金融,一个懂金融的朋友。小鲜炖,鲜炖燕窝就吃小鲜炖连续三年,鲜炖燕窝销量遥遥领先。想去哪儿拍就去哪儿拍,伯爵旅拍。其实非常多了再往下说都变成广告大全了。

邓庆旭:你是怎么这么痴迷于这个东西的,你说你也不差钱了,天天这家伙像个业务员似的这么弄。

江南春:热爱嘛,很多人觉得我一天工作到两点钟,我们同事也经常问我,说这有啥累的吗,当你发觉你这个天生我们不会别的只会这个,同时你觉得这个东西出去秀,虚荣心满足嘛,能一生能碰到这样的事情还了不得了。

邓庆旭:所以你是从什么时候觉得你适合做这个行业的?

江南春:我后来推算,源于我在读大学的时候我当诗社社长,我以前写诗歌的,你别觉得我只会写广告语,我诗歌写得可好了。

邓庆旭:这个我们查过资料。

江南春:客观上讲,我们那个1988年那个时代,这个社长,陆晓东、余贤写得都比我好,但是呢,我在广告上水平比他们高。

邓庆旭:就是你其实在写诗方面,专业水平不如人家?

江南春:对,我当年为什么要做诗人,我当时觉得诗人女生追得多啊,在八十年代出去跟那些诗人说我是诗人,谁还,女生还不跟你出去溜两圈,我当时是抱着这个梦想在中学开始写诗,水平写得也不错,到了大学做了社长,我本以为这个社会找我的女生会很多,结果呢,结果发现诗歌不吃香了,我怎么拯救诗歌的,我当时来诗社第一天,当社长第一天,要搞五月诗会,我说这样,搞一百张海报。

江南春:他们一般这都是搞夏雨诗会,比如五月十二号夏雨诗会搞当天搞了五张海报贴在那个墙上就结束了,我说这个不会有人来的,饱和攻击呀,怎么饱和攻击,搞一百张海报,然后我说那一天晚上我坐在我的寝室里,美术系和一堆人,我说,来,写一句写一个广告语。

江南春:用一枝玫瑰堵住你燃烧的嘴唇,这个校大礼堂五月诗会几月几号,然后,他们说太强烈了,太强烈再柔缓一点,你像一叶素娟在空中打开,裹住翻飞的尘土,然后坐下,在空洞的山中坐下来流泪,五月十二号校大礼堂邀你一起流泪。然后完了就咔嚓。你看我这样就搞一百张,虽然诗歌水平不怎么地,但是海报写得好,这样贴出去,然后我说怎么贴呢一百张海报,我说分七天,七天,最后礼拜六晚上搞(诗会),前面七天,从前面一个礼拜就开始贴,他说贴哪儿,我说女生在哪儿你贴哪儿这还不懂吗,然后女生要洗澡嘛,澡堂门口,然后女生吃饭,女生寝室,男生就算了,不用来了,完了之后我们顺着这个路径,女生所有路径,这不就后来生活轨迹,生活圈、媒体群的路径吗。后来我回想一下发现我是天生的,我是顺着目标受众的核心生活轨迹把广告植入进去,而内容不断地改变,最后你看,当天校大礼堂人山人海,一堆女生来了,只是我朗诵到一半的时候基本都退场了。

江南春:世道挽救不回来,但是至少人来了嘛,获客来了嘛,获客来了。

邓庆旭:要不就是人家可能看你本来期待太高了,就是你用力过猛。

江南春:以前是根本就五月诗会办到后面已经没人来了,但至少消费者进来之后,产品不够好是不是,这说明没有留住用户,这说明我们回去反思,从那一次五月诗会之后我就知道,诗歌不行了,咱换一个地方吧,时代变了。

邓庆旭:时代变了。

江南春:时代变了。

 

【解说】

  今日对广告的狂热,实则发心于他日对诗歌的迷恋,将写作当作泡妞资本的江南春遗憾生不逢时,却也歪打正着,在时代洪流下成就了另一番事业。

  2003年,时年三十岁的江南春凭借电梯广告杀入传媒市场,随后赌上五千万身家开启了野蛮扩张之路。短短两年时间,分众传媒就成功敲钟上市,这是一个方寸之间,厚不过3厘米的液晶电视广告所创造的商业奇迹,一时间江南春身价暴涨至六十亿人民币,一匹黑马快速成长为传媒大鳄,那时的江南春不过只有三十三岁。

邓庆旭:你三十多岁成名挺早的,三十多岁你也曾经放弃过呀。

江南春:生下来我可能就是干这一行的,我一放弃股价就跌下来了是不是,赶紧得回来嘛。

江南春:所以我觉得后来我在我们公司经常讲,反思五个字,是非即成败。

邓庆旭:价值观的事情。

江南春:对,是非即成败,这正是颠扑不破的真理。

邓庆旭:就你也做过非的事情吗?

江南春:对,当年拉抬股价,不就做成非嘛,你说我们拉抬股价想干嘛,拉抬股价无非是想出货嘛, 这做累了,拉抬股价之后把股票卖了,最后卖出去吗,也没卖出去,是吧,当你想卖的那个08年,当时觉得股价拉得不错86亿美金,我占10%,把10%卖了也八亿美金,当我想卖的时候,各种各样的事情离奇般的发生,一环环,讲我们的手机广告,垃圾短信侵害消费者,然后被

邓庆旭:315。

江南春:315,在这个时间当中,就集中在一起撞击,2008年你想拉高股价出货的时候,不仅一分钱没有出去,你看每一件事,后来我就认命了,我就发现,确实是恶念。恶念一产生不会有好结果的,所以人生不能有恶念,所以你看我们消停了吧,你已经经历过了之后,所有的东西,都是让你不仅一分钱没卖出去,股价从八十六亿美金活生生去了六亿美金,八没了。从那个时候还是09年,我又回来重新恢复做CEO了。

邓庆旭:踏实了。

江南春:踏实了。索性跌到底了,你也不会有幻想了,你回来了。那我回来之后把它重新做回去。

江南春:所以很多时候去年很多人问我,你们的股价 从一千六百亿过来被腰斩成七八百亿了,然后你痛不痛心。我说还好了,为什么呢,我们都被纵向腰斩过,八没了只剩下六亿美金了,横向腰斩对我们来说没感觉,很轻松。但那个时候你看八十六亿美金,八为什么没了嘛,就是大道甚夷而民好径,本来初心就是想跟别人讲故事嘛,本质上就是讲故事,所以你并没有把它当做一个真正的去着力发展的业务。当你初心错了结果就错了。我觉得世界是有因果的。所以后来我2009年重新回来收拾残局的时候,我写了一句话说,“人生以服务为目的,赚钱顺便”。这句话不是高调的问题,原理就是这样,人生以服务别人,这个服务客户最后创造价值为目的,赚钱是顺便的是注定的,你不用着急它一定会赚钱,但人生以赚钱为目的的时候,破产是顺便的是注定的,它的出发点错了。

 

【解说】

  人生以服务为目的,赚钱随便,这是江南春豪掷80亿美金总结出的经验教训,反观他谈及此事的表情,无形中透露着一种值了的意味。

他曾形容那一段疯狂扩张的日子为青春期的躁动,跌到谷底的剧痛也让他开始重新认清自己,找回方向。如果说昔日的急功近利让江南春看起来像是一位商人,今日的豁达通透,则让他浑身散发出一股诗人的气质。

江南春:我把我的工作当做一个作品,我以前写诗歌的,我们这个写诗歌的人不怕累,通宵在那写,写完了之后自己朗诵一遍很高兴,这个自娱自乐的感觉,最后是我的作品出来的时候都很牛逼,出去年纪大了之后我孙子来找我的时候我吹一下牛逼,你看这些都是你现在用的穿的都是我做的,都是我当年推的它的故事是什么,我现在每年写一本书记录一下这些东西,我可能好这一口,只是我对那个市值的多大的东西没有那么强烈的看法,我现在心情就比那个时代更平静了。

邓庆旭:其实江总就是说你的成长,不是说你公司的成长,而是你公司服务客户的成长,也是你的一个。

江南春:这是我的作品。

邓庆旭:我觉得我有一个问题,因为他还是文科生感性的一个东西(情绪),但你觉得你是一个好的管理者吗?

江南春:不是,组织管理角度来书,阿里、华为都是一个最优秀的管理者,我认为这个管理者是什么,就是自我驱动,所有人都是自我驱动,所以我经常跟他们说这是你的作品,我希望他能够自我驱动,能够enjoy自己的作品对吧,但是这种人少,所以我觉得我的公司整个团队还不是,有一些人是自我驱动,但大部分人不是自我驱动的。

邓庆旭:也可能跟你自己,你可能更enjoy客户,不是enjoy管理。

江南春:我觉得最大的毛病在于就是,我觉得一个好的这个,就很多人CEO应该是很全面的,我们是一个长板非常明显,短板也非常明显的,那一个短板是要靠旁边的团队来把你的短板弥补掉。我觉得我也特别期望,在未来十年二十年有一些我的短板的地方,有更多的好的人加入进来,我能发现出好的人。

邓庆旭:你打算,我是有兴趣干,在分众干一辈子吗,还是说你自己有个退休计划,我下来找一个接班人我就不干了?

江南春:当前还是因为我自己比较热爱这个工作嘛,所以我觉得还没有,没有任何时间表是退休的打算,至少退休以后前提就是这个公司可以自主运行,并且运行非常好,我认为这样退休才是比较负责任的。

邓庆旭:你觉得对你的孩子你有什么期待,听说是你们家儿子已经7岁就看马云的演讲了,网上写的。

江南春:当然我觉得教育方法不一定对,但是我自己忍不住的经常去想做这个事情,是什么呢,就是能够让他走到我向往的那个道路上去,就是说让他从小心目中种下了一些。

邓庆旭:你像培养客户一样培养他?

江南春:其实我觉得我就是慢慢把我的很多这个理念讲给他听,比如说我所喜欢的人,而且看了这个演讲很有意思,然后我就发给他,现在他每天读我的朋友圈,每天读我转给他的文章。

邓庆旭:是吗,你儿子。

江南春:对对,但是这我完全没有push性的,我完全不是你要做什么东西,而是我觉得发给你我就说,因为他对我有点崇拜,所以我发给他一些东西之后,他很喜欢看。

邓庆旭:你将来希望他做一个什么样的人,就是说你希望接你的班,做又一个广告天才?

江南春:我有这个想法。

江南春:我有这个想法,现在你的美好愿望不一定会实现,但是我觉得如果有我儿子来接班我也觉得挺好,就是说因为我觉得也许他是一个经过我经过三十年,比如说你可能二十几年培养的,这个角度说不定出来,真的是一个,我自己他是有非常大的兴趣。

 

【解说】

  在接班人问题上,江南春的内心至今还没有最佳答案,因为他清楚的知道分众的短板所在,所以慎之又慎。对自己儿子的培养,或许是希望未来的分众可以依然保持现在的底色。

  把公司当做一个作品,而自己就是那个作者,江南春在享受着一次次创作快感的同时,分众也成长为了他最得意的作品,所以他的自信、坦诚、果敢都变的不再那么难以理解,这是文人骨子里的清高,不屑遮掩,也是历经沉浮后的淡然,坦诚相见。邓庆旭:前两年有没有你闹心的时候,有没有烦心的事情吧。

江南春:它最大的问题在于就是,你到舒适区时间太长了之后,就是所有的行业的其他人都会来进攻你,因为你享受了行业绝对的领导地位,但是你也做一些变革。比如说我们2019年市值跌掉了一半,那么说它为什么会跌掉一半,互联网公司热潮当中,几乎每一场互联网公司热潮的大战,这个背后的这个主要的广告大战发生的平台就是分众。饿了么对美团,都在我这儿,还是瓜子二手车,对优信二手车、人人车,每一场大战都发生在。

邓庆旭:你是战场。

江南春:对对对,交火的过程中,谁要压倒性碾压对方的时候,他就要用分众的重型武器,分众导弹部队就要出场了最后,那么导弹当然也不便宜,是不是。

邓庆旭:谁给钱多给好的武器。

江南春:对,所以你看,但是突然发觉战争,导弹发出去之后战争结束了,那再怎么办呢,我说这个是,这个量就下来了,而我们由于太多的吃到了这方面的红利,我们就对以前对消费品市场,给我们几千万根本没感觉,你看这儿都是几个亿几个亿给的,然后你这儿打仗都是拿几千万打的,所以我们的同事也被带到了,都到互联网市场打仗去了。

邓庆旭:没有战争不适应了。

江南春:所以那一年开始我们觉得要回到消费品,因为移动互联网它的战争一旦结束的时候,它的投放量会大幅下来。

江南春:所以那一年开始我们觉得要回到消费品。

江南春:我们用了足足一年的时间,把消费品重新捡起来重新做下来,那么这个是走了一个弯路,就是你的整个荡下来,在消费品(市场)再上来花了一年时间,这是我们一个很大的(弯路)。

江南春:当然这个也好,这些冲击进来的时候,让我们整个速度开始起来,所以那一年2019年结束的时候,我们年终总结的时候我们同事说,这一年是我们股值市值跌的最惨的一年,也是我们利润最差的一年,但实际上是我们公司最好的一年。

邓庆旭:为什么呢?

江南春:因为这是一年当中突然让你醒过来了,突然让你的时候所有的应激反应起来了。所以我觉得2019年的转折点,我认为我们以前在2018年的时候,利润最高市值最高的时候,这个公司并不见得最好,而当2019年利润跌下来市值跌下来可能是你最好的一年。

邓庆旭:可能是你身体健康,往健康的时候,提了个醒。

江南春:对,你好像感冒了发烧了,但是发烧了之后它免疫系统提高了,它就杀菌了,它对你整体的机能是一次调整。

邓庆旭:每个人都会问的这个问题,五六十年之后,你over了,你希望你的墓碑上怎么写?

江南春:我的墓碑上可以(写)中国80%成功的品牌都是这个人推的。

江南春:至少对我进行一个表彰吧,得到一个认可是吧,中国现在垄断性的品牌,头部品牌都是他推的,我觉得这个评价就可以了是,不枉一生了。

 

【解说】

  一年见一千多个客户,为众多商业品牌出谋划策,今年四十七岁的江南春依然激情满满的奋战在一线,并且开始逐渐有意识的进行自我革新,他对广告近乎偏执的热爱,和诗人一般的行事风格也使得他不再拘泥于商业社会的条条框框,踏出了一条属于自己的道路。

  今天的分众,在电梯的方寸之间持续深耕,创造出更多价值,而明天的江南春,则不断迸发出灵感和创意,带来无限可能。

 

【彩蛋】

邓庆旭:你现在还怀念你年轻的时候写诗的那些时光吗?

江南春:写诗主要不怀念这个,主要怀念经常带着女生在丽娃河兜来兜去的时候。

邓庆旭:那时候你就同时交往不同的女生。

江南春:也不同时期和不同时都会有,都是一个正常的交往。

邓庆旭:没事,不用解释。

邓庆旭:有没有刻骨铭心的感情,你现在还特别,有时候把那些功利忘掉,你还觉得怀念这段感情?

江南春:在中学时候我们有文学社,跟别人联谊的时候我认识一个女生,当时也是很朦胧的在烛光下看了人家一眼,到底长什么样。

江南春:我觉得那个就是比较刻骨铭心的,后来在我工作了之后,再次碰到了她。那我就想问清楚这个道理是什么,为什么呢,她说你根本不理解一个女生要什么,你除了跟我讲弗洛伊德你还会干嘛,这说明我们是一个主观陶醉在自己的这个感觉当中的。第二她觉得我们不会有结果,所以她请了一个男生,那个男生不是她男朋友,她请了一个同学,来通过这个方法断掉我的想法。

邓庆旭:就专门用来刺激你的?

江南春:对,一个人的优点和一个人缺点其实是灵动在一起的,也许你很有才华,但是你的才华不是人家所需要的。

邓庆旭:感情很难说得清楚的。

江南春:这个人生就是在很多拐点当中,出现了很多这种,但是这会有,你内心在受刺激之后,后来我走上商业道路是跟这一系列的刺激有关。

 

邓庆旭:没看清。

江南春:看清,但是那时候感觉挺好的,后来我们成了笔友,我们大家就期待,每天到学校信箱看有没有人给你写信,一个礼拜通了一封信,我觉得那个感情非常好。

江南春:后来读大学了之后,从我内心认定我们写了两三年的信,我觉得那肯定是我女朋友,在我心目中,虽然我们只见过一次,后来终于找了一个机会我说要约她。她公交车下来,虽然其实我不知道(她)长什么样,但是我觉得她的气质就我想像的那个(样子),所以我上去问她,她果然是的,我就跟她讲很多的我看过的很多的书,分享了(很多),其实就相书评会一样。我也不知道怎么谈恋爱,我只知道我看过很多弗洛伊德,我看过很多弗洛姆,我看过很多马尔库赛,然后我要抖搂一下吧,然后我就就展示一下才华。再去了一回的时候,我就发觉有个男生站在她旁边,我内心就想也许是她的哥哥吧,然后人家一个男生就跟我说,别浪费时间了吧,那我就理解是什么意思,然后默默地走开,转身之后我回学校路上就一路泪流满面地就回了学校。

江南春:以前我觉得我是个有女朋友的,我不应该去跳舞什么的,所以从那个时候你的初恋情结就被打散,打散了后来我就成为一个每周要跳五次舞的,内心受到创伤之后,我就说要每天跳舞才能抚慰我的内心。

 

《至少一个小时》是新浪财经独家打造高端人物访谈节目,由新浪高级副总裁邓庆旭担任主持,深入对话行业杰出领袖企业家。节目以“一次深刻的对话,至少一个小时”为主旨,以餐厅对话为主场景,在觥筹交错之时,一问一答之间,探寻企业精英们鲜为人知、理性深邃的经营哲学与人生智慧,展现受访企业家们突破行业的决定性影响力。真朋友,喝珍酒!本节目由贵州珍酒,珍酒•珍十五独家冠名播出,中国家庭美好生活整合服务商融创中国特约播出。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