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摩登招商9亿买了个寂寞?子公司财务造假,亚太药业遭股债双杀33300 > 正文

摩登招商9亿买了个寂寞?子公司财务造假,亚太药业遭股债双杀33300

导读: (摩登招商:33300)伴随着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的颁布实施,近期A股迎来全面整肃。包括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SZ:002370,简称亚太药业)在内的一批涉嫌财务造假的公司浮出水面。

伴随着2020年3月1日《新证券法》的颁布实施,近期A股迎来全面整肃。包括浙江亚太药业股份有限公司(SZ:002370,简称亚太药业)在内的一批涉嫌财务造假的公司浮出水面。

3月1日,亚太药业披露了证监会下发的《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其全资子公司上海新高峰生物医药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上海新高峰”)自2016年至2018年期间虚增三年营业收入4.6亿元,虚增利润总额0.7亿元。亚太药业2016 -2018年财务数据及相关披露信息存在虚假记载。

不过投资市场反应更为强烈:亚太药业股价自2019年4月最高时22.07元/股已经下跌近两年。截至3月2日收盘,亚太药业股价报收3.73元/股,累计跌幅达83%;同是2019年4月发行的亚药转债当前报收70.54元,已是目前市场上价格最低的一支可转债。

对赌期后,上海新高峰业绩迅速变脸,2019年亚太药业净利润亏损20亿,2020年依靠“拆迁”微盈2千万,逃脱了被ST的命运。而“药企靠拆迁盈利”在资本市场被传为笑谈。

由于该违法事件适用于旧证券法,因此对亚太药业的“顶格”处罚并不严峻:证监会浙江监管局拟决定对亚太药业处以60万元罚款;对时任上海新高峰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亚太药业董事长陈尧根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和 5 年禁入证券市场的处罚。

首都经济贸易大学法学院金融法研究中心主任徐化耿告诉《华夏时报》记者,“业绩变脸”可能是商业模式、战略、管理、投资等原因使得业绩下滑,但也不排除一些创始人在完成对赌业绩这一激励下,铤而走险进行财务造假。

但耐人寻味的是,亚太药业在发布处罚公告当天股价涨停。众多坚信“利空出尽是利好”的投资者无视公司基本面选择抄底。深陷财务造假和众多诉讼风波的亚太药业,可能成为他们的梦魇。

子公司财务造假

经过证监会历时一年多的调查,亚太药业财务造假事件终于有了定论。

2015年底,亚太药业为拓展CRO业务,以支付现金9亿元方式收购Green Villa Holdings Ltd.持有的上海新高峰100%股权。

收购后,上海新高峰成为亚太药业全资子公司并纳入合并报表范围。根据交易协议,上海新高峰董事长兼总经理任军承诺2015年-2018年4年的年度净利润分别不低于8500万元、10625 万元、13281万元和16602万元。

据证监会处罚决定显示,2016年至2018年期间,上海新高峰在未开展真实业务的情况下,虚冒客户销售收入,并通过武汉光谷临床医学科技有限公司、佛山市科临医学研究管理有限公司、乐清市医临健康医疗基金会等第三方主体实现资金流转。以虚增利润为例,分别占到亚太药业同期披露利润总额的23.29%、31.08%、27.70%。

证监会浙江监管局以亚太药业上述行为构成“信息披露义务人未按照规定披露信息,或者所披露的信息有虚假记载、误导性陈述或者重大遗漏”,对亚太药业处以60万元罚款;对任军、陈尧根分别处以30万元罚款;对陈尧根配偶钟婉珍处以3万元罚款。另因任军、陈尧根违法情节严重,分别禁入证券市场5年。

值得注意的是,2015年斥巨资收购上海新高峰时,亚太药业营收为4.63亿元,净利润仅0.56亿元。于是亚太药业选择在2016年定向增发6000万股募资13亿元,其中9亿用于收购上海新高峰项目、剩余用于武汉光谷生物城医药园新药研发服务平台建设项目、CRO商务网络项目、现代医药制剂一期、二期项目及补充流动资金等用途。不过据2019年报显示,以上项目均由于各种原因失败或暂定,剩余募集资金用于永久补充流动资金。

靠拆迁扭亏为盈

在3月1日亚太药业发布公告当天,其股价却上涨10.03%收获涨停。大批接盘投资者似乎对亚太药业糟糕的基本面视而不见。

亚太药业2020年业绩预告显示,归母净利润为2700万元但细看之下不难发现,其盈利原因是公司柯桥厂区房屋拆迁,预计拆迁补偿所获损益对净利润的影响金额为1.78亿元。2020年亚太药业的扣非净利润为亏损1.4亿元。而亚太药业2019年公司净利润亏损20亿元,2020年Q3亏损0.5亿元,已经到了被ST的边缘。

亚太药业主业是化学制剂类药物研发、生产、销售,主要产品包括抗生素、抗病毒、心血管、消化系统、解热镇痛等化学制剂类药品。公开资料显示,公司先后拥有国家级新产品1个、国家火炬计划项目1项、浙江省高新技术产品6个。

亚太药业2010年在深交所上市,2013年至2015年公司步入快速发展期,净利润同比增长120%、640%、36%。进入2016年以后,尽管有子公司虚增数据粉饰报表,但公司的业绩数据也开始萎缩。2016年-2018年净利润增速分别为129%、61%、2.79%。2019年净利润更是巨亏20亿元。

对于巨亏的原因,年报披露上海新高峰在协议期后业绩突然大幅下降,并且亚太药业失去对上海新高峰的控制权,因此确认投资损失12.40亿元;同时公司终止由子公司武汉光谷亚太药业有限公司投资建设的“武汉光谷新药研发公共服务平台建设项目”,对相关在建工程和固定资产计提减值准备3.19亿元;对原上海新高峰管理层引项目计提减值准备2.18亿元,从而导致公司2019年度的经营业绩出现大幅亏损。

雪上加霜的是,亚太药业的主要产品在集采等医保新政的影响下,利润水平将会进一步下降。据2020半年报显示,公司主营业务医药制造业、服务业、其他三大类营收分别下降21%、99%、96%。主营六大类产品营收均为下降,2020年Q3资产负债率达到70%。

而据天眼查显示,亚太药业深陷多起法律诉讼中。公司实际控制人陈尧根及其配偶钟婉珍因与宁波银行股份有限公司绍兴分行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法院裁定于3月11日公开拍卖两人持有的亚太药业3900万股。而这已不是法院第一次拍卖公司实控人股票,今年2月2日,公司实控人的股票拍卖以流拍告终。

至此,深处泥潭中的亚太药业已有多个“利空”爆出。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