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百事2代理赵海英:引导长期资金助力碳中和 扩大外币国债发行规模33300 > 正文

百事2代理赵海英:引导长期资金助力碳中和 扩大外币国债发行规模33300

导读: (百事2代理:33300)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赵海英带来了两份提案,分别是关于引导长期资金助力碳中和以及扩大外币国债发行。其中,关于鼓励长期资金投资碳中和的提案与去年两会她提出的关于ESG(环境社会治理)投资的提案一脉相承,体现出她近

在今年的全国两会上,全国政协委员、中投公司副总经理赵海英带来了两份提案,分别是关于引导长期资金助力碳中和以及扩大外币国债发行。其中,关于鼓励长期资金投资碳中和的提案与去年两会她提出的关于ESG(环境社会治理)投资的提案一脉相承,体现出她近两年对投资推动环境保护的关注。

未来五年是经济

转型升级重要窗口期

“责任投资”理念源远流长。据了解,在投资实践中,全球排名前列的主权财富基金挪威央行投资管理机构(NBIM)、加拿大养老基金(CPPIB)、中投公司等机构投资者也在主动融入推动环保。与此同时,世界一流公司越来越关注节能减排。由于数据存储等生产经营活动需要大量电力,亚马逊、谷歌和脸书已成为2000年以来累计购买新能源发电量最多的企业。

赵海英表示,环保被投资界重视和强调的原因有三:一是新生代投资者的价值观正发生变化,希望在达到收益目标的同时做到有利于社会和环境保护。二是监管趋严推高公司违规成本,目前已有30余个国家和地区交易所提出了鼓励或强制性的ESG信息披露要求。三是ESG指标和绩效的正相关性逐渐被市场发现,比起发达国家,ESG在发展中国家的影响更为显著。越来越多的投资者认识到,将ESG指标纳入投资决策可获得更高收益率。

赵海英认为,未来五年是经济转型升级的重要窗口期,我国应当从基础性工作入手,大力发挥市场机制,引导资金助力经济低碳转型升级。一方面,由监管机构引导、行业协会推动,共同完善碳排放信息披露指引。信息披露是实现碳中和的首要步骤和基础环节。碳排放、碳足迹定量信息披露是我国上市公司治理的重要短板。据中证统计,对照GRI全球标准,2019年我国仅有283家A股上市公司进行了企业环境影响披露,占比仅为7.5%。

另一方面,循序渐进完善电力、碳排放权、绿色电力证书等交易平台。在市场体系未健全前,可考虑将畅通企业直购绿电通道作为突破口。我国开展生产经营活动的头部企业迫切需要寻找绿色电力,但我国碳指标及绿证交易市场发展滞后。另外,电力市场存在较大地域壁垒和交易成本。在着眼长远完善市场机制的同时,畅通企业辨别和购买绿色电力的渠道或是短期内最为便捷的解决方式。

此外,她建议相关监管部门出台措施鼓励机构投资者将绿色投资纳入其评价体系,带动银行、保险等社会资本进入碳中和前沿科技领域,助力实体企业产业链绿色化。一是推动大型机构投资者改进投资理念,将碳中和主题作为投资策略考量,发挥示范和带动作用。二是鼓励引导资金支持重点技术行业。低碳能源替代和减排技术需要大量投资,例如储能和碳捕获技术都是实现碳中和的核心技术,但仍处于发展初级阶段。鼓励金融和投资机构根据企业不同发展阶段和需要,灵活利用风险投资、私募股权、投贷联动和债权等方式提供更大投融资支持。

扩大外币国债发行

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

赵海英今年关于扩大外币国债发行规模的两会提案话题新颖,此前市场对这一问题的讨论并不多见。她认为,新冠肺炎疫情发生以来,发达国家大幅宽松货币和财政政策,对我国经济金融稳定产生外溢效应,外汇资产保值增值面临更大挑战。当前我国经济显示出强大修复能力和旺盛活力,长期向好趋势进一步巩固。外汇储备连年稳定在3万亿美元以上,规模全球第一,海外资金对我国资产的配置需求旺盛。我国大国信用优势凸显。但中国外币国债市场发育尚不健全,体系仍不完善,难以满足构建双循环新发展格局的要求。

因此,赵海英建议,应当用好我国作为一个大国在国际市场上的良好信用优势,抓住时机、另辟蹊径,在外债水平和风险可控的范围内,扩大外币国债发行,完善市场体系,提升全球资源配置能力。除发行美元债外,还可以考虑发行欧元债、日元债和英镑债。

扩大外币国债发行规模有何好处?赵海英分析,一方面,我国外币国债信用好但发行量小、流动性低,扩大外币债发行有利于充分体现我国国际融资能力,增强我国外币债券吸引力。截至2020年末,中国外币主权债仅存19只个券,其中美元债170亿美元、欧元债80亿欧元。与经济体量和外汇储备规模相比,我国境外融资仍有很大空间。

“扩大债券发行规模、丰富可投资标的、增加债券期限类别有利于提升外币债流动性和市场深度,并提高外币国债的市场流动性,畅通跨境融资渠道,从而进一步增强我国主权债券的吸引力和海外融资能力。”赵海英称。

另一方面,我国外币债利率曲线尚不完备,扩大外币债发行有利于为中国企业境外融资提供“定价锚”,为完善新兴外币债市场作出贡献。当前我国外币主权债数量较少、券种不齐。这不仅导致我国企业海外融资难觅定价基准,也不利于新兴外币债市场加深扩容。

以美元主权债为例,我国现存个券13只,规模约170亿美元,期限仅有5类。同为金砖国家的俄罗斯现存个券22只,规模约1050亿美元。其他新兴国家中,墨西哥现存个券26只,规模约770亿美元,期限7类;巴西现存个券规模也达480亿美元。

此外,赵海英表示,我国正面临境外融资的大好时机,扩大外币债发行有利于多方共赢。海外金融条件宽松,我国发行外币债成本较低。过去4年我国发行的10年期美元国债收益率均低于1.5%;过去2年发行的10年期欧元国债收益率均低于0.5%,较短期限券种收益率甚至为负。同时,外国央行和金融机构对我国外币主权债需求旺盛。去年我国美元债认购量与发行量之比高于3.8倍,认购比高达4.55倍,投资者地域广泛覆盖亚洲和美国等。

不过,赵海英也强调,扩大外币债发行规模的同时,要提升境外投资能力,注重资产与负债的货币匹配和期限匹配。例如,可优化对外投资结构,适当增加配置海外股权类和实物类资产,推动国家财富保值增值。

赵海英认为,从对外投资和利用外资的整体结构看,我国对外资产大量投资于高流动性低回报的债券,而利用外资的主要形式是高成本的外商直接投资,这种结构在我国人均收入比较低的发展阶段是必然的,也是合理的,但随着我国人均收入增长,我国经济进入高质量发展的新阶段,这种结构是不利于国家财富积累的,有必要进一步优化。因此,可扩大发行外币债的规模,降低利用外资成本。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