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顺达注册吃老本33300的柠檬微趣再闯IPO 收入依靠单款游戏独挑大梁 > 正文

顺达注册吃老本33300的柠檬微趣再闯IPO 收入依靠单款游戏独挑大梁

导读: (顺达注册: 33300)   2014年,柠檬微趣凭借一款消除类手游一炮而红,2016年登陆新三板,并于2017年尝试申报创业板上市。但在2018年更新招股书后不久,柠檬微趣选择主动撤销申报材料,退出了IPO的申请。

2014年,柠檬微趣凭借一款消除类手游一炮而红,2016年登陆新三板,并于2017年尝试申报创业板上市。但在2018年更新招股书后不久,柠檬微趣选择主动撤销申报材料,退出了IPO的申请。

 

 其实,A股通过IPO顺利发行上市的游戏企业并不多,自2017年1月厦门吉比特(586.0805.080.87%)网络技术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吉比特”,603444.ZH)成功在主板上市后,A股已连续多年无网络游戏相关公司顺利完成首发上市。收入重度依赖一款运营超过6年的游戏,柠檬微趣能否完成首发,对公司、监管层和市场,都是一种考验。

  在手游市场竞争愈来愈强,游戏开发、宣发投入水涨船高的情况下,柠檬微趣仍未调整募资计划,增加新游开发投入,这势必会减小柠檬微趣新游戏开发成功并取得市场青睐的概率。

  吃老本的柠檬微趣

  柠檬微趣成立于2008年,公司的实际控制人为齐伟。成立后很长一段时间内,柠檬微趣都被埋没在诸多游戏公司之中,默默无闻。2014年,柠檬微趣发行了一款爆款游戏而让公司一炮走红。这款6年以来一直为柠檬微趣独挑收入的大梁的消除类游戏,最初面市时名为“糖果萌萌消”,后更名“宾果消消乐”,现在名为“宾果消消消”。 2014年-2017年间,《宾果消消消》的注册用户数与月活跃用户数持续走高,成了一段时间内老少皆宜的爆款游戏。

  凭借着《宾果消消消》的火爆,柠檬微趣实现了飞跃:其营业总收入由2014年的0.11亿元增长到2017年末最高的3.88亿元。

  收入爆发式增长,也让柠檬微趣获得了红杉等资本的青睐,2016年在新三板挂牌后,柠檬微趣完成了多笔增资,红杉资本旗下的北京红杉盛德股权投资中心(有限合伙)(以下简称“红杉盛德”)参与了认购。截至招股书签署日,红杉盛德是柠檬微趣的第四大股东,持有柠檬微趣发行前8%的股份。

  开发出《宾果消消消》后,柠檬微趣就显得有点江郎才尽了,虽然其后又开发、代理了诸如《飞屋消消消》《梦幻蛋糕店》以及《冰雪奇缘:冰纷乐》等多款游戏,但截至2020年上半年,公司收入的95.17%仍来自已步入衰退期的《宾果消消消》。

  市场上一般把一款游戏分为导入期、爆发期、平稳期与衰退期这四个阶段。从柠檬微趣披露的月活跃用户数与月度付费账户数的情况来看,《宾果消消消》明显已进入了玩家逐渐流失的衰退期了。到2020年2月,《宾果消消消》的月活跃用户数已不足1000万人,月度付费账户数也未超过20万个。

  随着《宾果消消消》进入衰退期,市场推广对游戏用户数提升的效果也越来越弱,柠檬微趣花在市场推广上的费用也大幅减少,由2017年的1.52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9996.09万元,下降幅度接近35%。

  与此同时,柠檬微趣的营业总收入也开始下滑。2019年柠檬微趣实现营收3.48亿元,较2017年最高的3.88亿元下降了10.31%。值得注意的是,在柠檬微趣的收入构成中,直接由玩家充值取得的游戏分成收入下降的幅度更大;其游戏分成收入由2017年的3.49亿元下降到2019年的2.32亿元,下降幅度高达33.52%。以此来看,《宾果消消消》这个老本,柠檬微趣已啃不了多久了。

  增加广告收入是柠檬微趣减缓收入下滑、保障公司利润的重要手段。2020年上半年,通过《宾果消消消》分发广告,为柠檬微趣提供了3368.19万元的收入,在当期营收中的占比高达30%。近日《宾果消消消》因涉及用户隐私问题而被监管层要求整改,或会影响其广告收入。

  业内人士表示,正常的游戏并无收集用户信息的需求。针对《宾果消消消》涉及隐私问题是否与其广告业务有关,《投资者网》向柠檬微趣进行求证,不过对方未予回复。

  并无亮点的募资计划

 值得一提的是,在柠檬微趣的募集计划中,公司保留了6819.01万元的其他与主营业务相关营运资金的募集,一定程度上也就是拟募集6819.01万元的资金补充流动资金。与2017年首次提交招股书相比,2020年柠檬微趣的资产结构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截至2020年上半年,柠檬微趣的货币资金高达4.28亿元,较2017年的2.15亿元增长了近一倍;同时,公司的资产负债率也大幅下滑,由2017年的11.43%下降到2020年上半年的3.20%。资产负债率不足5%,货币资金充足、现金流良好的情况下,6819.01万元的资金是否仍需要募集,就需要商榷了。

  水涨船高的竞争成本

  募资项目未发生变化,但游戏市场与2017年相比已发生了巨大的变化。在企查查搜索“游戏”,显示与信息传输、软件和信息技术服务业有关的公司就超过13万家。随着手游市场规模的不断扩大,越来越多的游戏公司开始重视手机游戏,手游市场的竞争也日益激烈,因此使得现在手游的开发与宣发成本水涨船高。

  同样开始布局手游的深圳冰川网络(32.8500.461.42%)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冰川网络”,300533.SZ)其销售费用自2017年-2019年三年间增长了近8成,杭州电魂网络(42.530-0.43-1.00%)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电魂网络”,603258.SZ)其销售费用在同周期内也增长了65.30%,游戏界的白马股吉比特其销售费用也增长了40.16%。

  体现游戏开发成本的研发费用也有类似的趋势,为了将旗下的端游进行手游化,冰川网络、电魂网络投入的研发费用在2016年后均大幅上涨,由此前的零元增长到1亿元以上,并有上涨的趋势;吉比特的研发费用也由2016年的零元增长到2019年的3.32亿元。冰川网络、电魂网络以及吉比特快速增长的研发费用仅仅用于将公司已有端游进行手游化,其开发周期远低于重新开发一款新的游戏。

 

  2018年撤销申报材料,2020年7月初在创业板注册制改革重新受理申报材料后第一时间提交IPO材料,从最新版招股书来看,柠檬微趣第二次申报IPO的材料准备显得有点不充分。

  比如在2020年9月25日更新的招股书中披露的第六节“发行人股本情况”中的第五小节“申报前一年发行人新增股东情况”中,柠檬微趣披露了2016年、2017年公司的增资与股权转让情况。而2018年主动退出IPO申请后,柠檬微趣最新提交招股书的时间是2020年7月,与招股书中披露的“申报前一年发行人新增股东情况”这一节存在差异。在柠檬微趣最新版招股书中,大量内容与2017年、2018年提交的招股书基本相同。

  除了部分招股书表述内容相同外,柠檬微趣两次申报IPO的募投项目也完全一样。在两次申报IPO的材料中,柠檬微趣拟募集11.50亿元用于项目建设。其中的1.65亿元用于移动游戏升级开发与运营项目,6.26亿元用于6个新游戏的开发与运营,其他资金则用于运营中心建设项目以及通用工具的开发,此外柠檬微趣还拟募集6819.01万元的其他与主营业务相关的营运资金。与2017年首次申报时的募资项目相比,2020年申报IPO柠檬微趣仅更新了募集项目的发改委备案信息,募资项目与环评批复编号在两次披露的信息中完全相同。

  时隔三年,柠檬微趣拟募资开发消除、休闲对战以及模拟经营类游戏,但目前市场上已充斥了大量同类型的游戏,无强IP支撑的新游戏势必会淹没在漫漫多的同类游戏之中。以消消乐类型游戏为例,目前乐元素旗下的《开心消消乐》在月活与流水上均超过了柠檬微趣的《宾果消消消》,此外还有腾讯旗下的《天天爱消除》以及深圳创梦天地科技(3.1400.010.32%)有限公司旗下的《梦幻家园》与其竞争,目前市场上已充斥着几百款的消消乐游戏。在这样的强竞争格局下,柠檬微趣开发的消消乐游戏能否获得市场的认可,需要打个问号。

  其实,除了《宾果消消消》外,柠檬微趣还开发了如《梦幻蛋糕店》这类模拟经营游戏、《百变时尚秀》这类换装游戏以及《飞屋消消消》这类消除游戏。但除了《宾果消消消》外,柠檬微趣开发的其他游戏均未能给公司提供可观的收益。

 

  这样看来,一款爆款游戏后再无建树的柠檬微趣,从研发、宣发到运营能力,能否让新研发的游戏在漫漫多的同类游戏中生存下来,将是对他们的巨大挑战。在手游市场竞争日益激烈的情况下,柠檬微趣想通过资本市场加持来完成自身蜕变能否如愿?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