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辽阳银行8000万股股权司法变卖 已近两月仍无人问津 > 正文

辽阳银行8000万股股权司法变卖 已近两月仍无人问津

导读: (华宇娱乐: 33300)   目前辽阳银行合计高达8000万股的股权正在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变卖,而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起拍金额以顺利成交,该笔股权早已被平均分拆成10份,以期尽量降低单笔起拍金额。

 目前辽阳银行合计高达8000万股的股权正在司法拍卖平台进行变卖,而为了最大限度地降低起拍金额以顺利成交,该笔股权早已被平均分拆成10份,以期尽量降低单笔起拍金额。

然而,自5月份首次拍卖以来,由于辽阳银行这10笔股权此前两次的拍卖均以流拍告终,目前虽然距变卖截止日期也仅剩两天时间,但截至记者发稿,上述辽阳银行的股权目前依旧无人问津。

  对此,北京德和衡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律师陈爽爽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根据我国法律相关规定,包括银行股权在内的财产在被法院查封、冻结后进行变价处理时,如果采取网络司法拍卖方式连续两次拍卖依旧流拍后,则将改为变卖方式进行处置。若在60天的变卖期限内仍未寻得下家,下一步将要看申请执行人、其他执行债权人是否愿意接受该财产抵债。若申请执行人、其他执行债权人仍不表示接受该财产抵债的,执行法院可以对该财产采取其他执行措施,以执行所得清偿债务。

  辽阳银行股权难出手

  来自阿里司法拍卖平台的信息显示,太原铁路运输中级人民法院于今年81日至109日对辽阳银行平均分拆成10份合计高达8000万股的股权进行公开变卖,按最新变卖价计算,这笔股权合计起拍金额逾1.3亿元。

  本报记者查阅该司法拍卖信息发现,这已经是辽阳银行该笔股权第三次在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处置。

  早在今年519日,辽阳银行股权就尝试第一次进行拍卖,当时每份股权的评估价2333.56万元,起拍价1640万元,相当于打了七折。而在首次拍卖的24小时周期内,尽管收获了3000余次围观,但并没有买家出现。事隔整整一个月后,辽阳银行股权被第二次进行拍卖,虽然此次将起拍价下调至1313万元,但同样没有成功。

  根据相关规则,在两次拍卖均出现流拍后,后续将改为变卖方式进行处置。

  陈爽爽强调,拍卖与变卖虽只一字之差,但在财产的评估、保证金交纳以及起拍金额上均有所区别。

  首先,对拟拍卖的财产,法院应当委托具有相应资质的评估机构进行价格评估,而对拟变卖的财产,变卖价格应首先考虑当事人对变卖财产价格的约定;

  其次,在网络司法拍卖中,竞买人应当在参加拍卖前以实名交纳保证金,但在变卖中,竞买人交齐变卖价全款后,方取得竞买资格;

  最后,第一次拍卖时的起拍价,不得低于评估价或者市价的80% 网络司法拍卖为70%)。二次拍卖虽可适当降价,但降价幅度不得超过前次保留价的百分之二十。而变卖财产按照评估价格变卖不成的,可以降低价格变卖,但最低的变卖价不得低于评估价的二分之一。

  或因业绩下滑拖累

  自81日开始变卖以来,虽然时间还有两天即将结束(剔除十一假期),但辽阳银行的这10笔股权依旧是没有收到任何一份报价。

  有分析人士指出,这笔股权之所以难以出手,除了股权规模较大外,辽阳银行今年的业绩情况也表现欠佳,这可能也是吸引不到买家的因素。

  根据辽阳银行对外披露的2020年上半年信息披露报告显示,截至2020年二季度末,其合并口径下资产总额1246.16亿元,较年初有所下滑。该行今年上半年实现净利润7838.84万元,而记者查阅该行2019年上半年信息报告发现,该行去年同期实现净利润曾高达6.90亿元。

  值得注意的是,辽阳银行目前资本充足率已近跌破监管红线。根据监管部门对该行各级资本充足率最低要求,其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7.5%,一级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8.5%,资本充足率不得低于10.5%。截至20206月末,辽阳银行合并口径下资本充足率、核心一级资本充足率、一级资本充足率分别为10.49%8.67%8.67%

  西南财经大学金融学院数字经济研究中心主任陈文在接受《证券日报》记者采访时表示,在一级市场看,银行股的财务投资价值并不大,因为二级市场的估值更低廉;因此起拍金额越小、股权越小的标的并不一定更容易成交。对于一级市场的投资者而言,更看重的是获得银行控股权或者成为银行股重要股东的机会,因此如果涉及银行控股权转移的拍卖容易吸引到买家。

  拍卖变卖情况屡现

  近年来,银行股权屡屡现身司法拍卖平台,与此同时,银行股权拍卖过程中无人问津的现象也日益普遍,将银行股权降价或由拍卖转为变卖的情况也屡屡出现。

  而为了快速处置银行股权,记者注意到,法院也常采用将银行股权进行分拆的方式,力图通过降低单笔股权起拍金额以吸引更多买家出现,早日完成资产变现。

  无独有偶,不久前,大连银行1亿股股权在司法拍卖平台上进行拍卖时,也曾被打散5笔。

  陈爽爽对本报记者指出,将银行股权进行分拆,投资门槛得以降低,会有更多的投资人符合受让银行股权的资格,将会提高股权拍卖的成功率。此外,现在多数投资者投资银行股权仅是财务投资,以获取投资收益,如果股权过大,拍卖金额过高,将使得多数中小投资者没有能力也不愿意参与股权购买。

  本报记者查阅了最近银行股权拍卖信息发现,银行股权起拍价格千差万别,最高的达数千万元,最少的则只有数千元,而起拍金额在数十万元的银行股权数量最多,那些起拍金额高的银行股权多以流拍告终。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