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盛图平台涉炒作妖股豫金刚石33300和长方集团 牛散李连生喻悌奇被限制交易 > 正文

盛图平台涉炒作妖股豫金刚石33300和长方集团 牛散李连生喻悌奇被限制交易

导读: (盛图平台: 33300)   天山生物(23.750, -0.50, -2.06%)(维权)、长方集团(5.320, -0.68, -11.33%)、豫金刚石(5.710, -1.42, -19.92%)(维权)被称为A股三大“妖股”。

天山生物(23.750-0.50-2.06%)(维权)长方集团(5.320-0.68-11.33%)豫金刚石(5.710-1.42-19.92%)(维权)被称为A股三大妖股

 

 923日盘后,被两位看上去寂寂无名的两个投资者霸屏了。922日,他们因为因异常交易豫金刚石(300064)和长方集团(300301)被深交所限制交易,从2020923日起至2020107日,限制相关账户买入深交所上市交易的所有股票。

 而从长方集团922日的龙虎榜数据显示,在买入席位中,买四席位是华福证券有限责任公司厦门嘉禾路证券营业部买入1448.72万元,买入金额和交易所核查的金额一致。

  除此之外,2020914日,李连生在交易珈伟新能(5.560-0.83-12.99%)”过程中,于95119951476.35/股至6.46/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23笔合计645.00万股,成交620.69万股,金额4006.47万元,构成大笔申报、连续申报、密集申报的异常交易行为。龙虎榜数据显示,当日买一的安信证券股份有限公司厦门湖滨南路证券营业部买入金额也是4006.47万元。

  与其他牛散步调一致

  看来,李长生主要在厦门活动,这与他身份证上显示的出生地也比较近。李连生的名字还出现在龙软科技(38.770-1.21-3.03%)2019年的年报中,期末新进持有龙软科技22.82万股,而龙软科技在20191231日上涨了4.52%之后股价也是一路上涨;李连生的名字还出现在山石网科(37.250-1.44-3.72%)2019年三季报中,李连生和牛散赵玉章新均在其中。

  李连生的名字还出现在传音控股(91.350-2.65-2.82%)2019年的三季报中,李连生新进持有59.86万股;同样李连生的名字还出现在热景生物(50.520-2.29-4.34%)2019年三季报中,当时其新进持有15.05万股,同期进入的还有其他牛散。

  此外,李连生的名字和超级牛散吴天然常狭路相逢。如2020年半年报,神州细胞(61.830-0.76-1.21%)出现十大流通股东中出现李连生和吴天然的名字;山石网科、传音控股去年三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同时出现两者名字;佐力药业(7.340-0.46-5.90%)2019年一季报的十大流通股东中,也同时出现两者名字。

  从922日盘面上,最大的看点之一是三大妖股的盘中巨震。开盘后,天山生物、长方集团、豫金刚石三股封死跌停。但到上午10点左右,在资金撬动下,豫金刚石、长方集团、天山生物先后开板,豫金刚石盘中甚至一度走出地天板,振幅一度高达近50%

  豫金刚石全天成交额近14.64亿元,换手率超35%,天山生物全天成交15.40亿元,换手29.19%,长方集团成交17.15亿元,换手39.14%。累计成交额接近50亿元。

  923日,豫金刚石再次巨震,盘中出现最大11.56%的涨跌幅,收盘时微跌0.7%,换手率32.24%,振幅仍高达22.98%,可谓妖气冲天。

  造成豫金刚石股价连连上涨的消息还包括公司正在进行资产重组事项。豫金刚石922日晚间公告称,因正在被证监会立案调查,目前不具备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再融资的条件。

  豫金刚石公告显示,202047日,公司收到《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豫调查字2020013号),目前公司正在被立案调查,根据《上市公司重大资产重组管理办法》(2020年修正)第十三条,及《创业板上市公司证券发行注册管理办法(试行)》第十条、第十一条、第十三条,公司目前不具备进行重大资产重组、再融资的条件。

  成之路,或因三代半导概念

  说说豫金刚石的成之路:从820日的收盘价2.31/股,涨至922日盘中最高价7.97/股,14个交易日的涨幅高达245%

  而爆炒的逻辑是豫金刚石主营产品为人造金刚石,而金刚石与氮化镓、碳化硅同为第三代半导体材料。20208月下旬,第三代半导体将写入十四五规划的消息,引起市场广泛关注。

  不过,在停牌近两周的复牌之前,豫金刚石在公告中明确表示,暂无第三代半导体相关业务,也未因第三代半导体材料贡献收入和利润。

  除此之外,豫金刚石还披露了包括二级市场交易风险、经营业绩亏损风险、诉讼事项风险、保留意见事项未消除风险、持续经营能力风险、资金链紧张的风险、被中国证监会立案调查的风险、可能被实施其他风险警示的风险、控股股东持有公司的股份可能被处置的风险、失信被执行人风险和公司股份被拍卖的风险等在内的11项风险提示。

  其中,豫金刚石经营业绩亏损的风险,值得关注。2020年半年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亏损3.571亿元,较上年下降853.67%2019年度,公司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1.97亿元,较上年同期下降5493.97%。公司业绩处于亏损状态,股价缺乏业绩支撑。

  豫金刚石还涉及62项诉讼/仲裁案件,案件金额合计约46.94亿元,案件中已判决生效案件31项。因诉讼事项,法院已执行划扣公司资产形成诉讼损失3.39亿元。

  由此,可以看出豫金刚石的风险重重。深交所早前通报称,豫金刚石在824日至98日获自然人买入44.9亿元,占比97.14%,中小投资者累计买入32.3亿元,占比69.77%;机构买入占比2.86%。即便监管层不出手,这也大概率是一个击鼓传花的游戏,杀猪盘迹象明显。

 

  两位前科累累的牛散

  实际上,这两位可是前科累累的牛散。仅2020年,喻悌奇就因多次拉抬股价、维持涨跌幅、限制价格等行为,被交易所出具警示函、关注函,涉及股票多达5只,而李连生今年也有两次拉抬股价、异常交易行为。

  据深交所限制交易决定书显示,喻悌奇,身份证号码:430124XXXXXXXXXXXX,出生在湖南省长沙市代管的宁乡市;李连生,身份证号码:350583XXXXXXXXXXXX,出生在福建省泉州市代管的南安市。

  限制交易决定书显示,2020922日,在交易豫金刚石股票的过程中,喻悌奇于9521495218期间以5.31/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6笔合计144.26万股,全部成交,金额766.02万元,严重影响了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第6.2条第三项的规定,属于情节严重的异常交易行为。

  限制交易决定书显示,李连生自20201月以来多次因异常交易行为被本所监管部门采取监管措施,但其仍未改正,继续从事异常交易行为。2020922日,李连生在交易豫金刚石过程中,于930005.31/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8笔合计200.00万股,金额1062.00万元,构成严重异常波动股票申报速率异常的异常交易行为。

  此外,李连生在交易长方集团过程中,于95321953346.64/股的价格申报买入该股8笔合计218.18万股,金额1448.72万元,再次构成严重异常波动股票申报速率异常的异常交易行为,严重影响了证券交易价格和交易量,违反了《深圳证券交易所交易规则》第6.2条第三项,属于情节严重的异常交易行为。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