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摩登开户舍得酒业又有易主风险?财务负责人被抓 天洋两年累计占用22650亿 > 正文

摩登开户舍得酒业又有易主风险?财务负责人被抓 天洋两年累计占用22650亿

导读: (摩登开户: 22650)   在间接控股股东大额资金占用问题暴露后,舍得酒业又爆出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新闻。

 根据Wind数据,从2016年到2019年,舍得酒业一直保持着经营活动现金流的净流入,且逐年增加。  在间接控股股东大额资金占用问题暴露后,舍得酒业又爆出财务负责人李富全因涉嫌背信损害上市公司利益罪被公安机关采取强制措施的新闻。

 

 

 根据公开信息,李富全历任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财务中心副总监、总监,四川天马玻璃有限公司副董事长,四川沱牌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董事、副总经理,现任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副董事长,舍得酒业股份有限公司首席财务官、 财务负责人、财务中心总经理。

  2019年起,天洋集团违规对舍得酒业进行非经营性资金占用,累计金额高达40.1亿元。舍得酒业董事长刘力(天洋控股实控人周政妹夫),与天洋控股执行董事张绍平(舍得酒业董事),财务负责人李富全是直接责任人。

  目前控股股东天洋集团已陷入财务危机,舍得酒业可能又将面临实控人的变更。

  舍得酒业成天洋提款机不到两年累计被占用40亿

  916日晚间,在宣布延期回复上交所监管函后,舍得酒业又收到天洋集团所持股权被冻结的函。

  根据公告,915日,廊坊市中级人民法院针对建行廊坊分行提出的财产保全措施,作出裁定,冻结被申请人天洋集团持有的四川沱牌舍得集团有限公司70%股权。

  建行廊坊分行于 2016 6 28 日向天洋控股发放23亿元并购贷款,用于收购沱牌舍得集团 70%股权,该笔并购贷款期限为20166 28 日至 2019 6 27 日,后展期至 2020 11 30 日。

  天洋集团分别于2017628日还本1亿元、2018628日还本2亿元、2018 11 19 日还本 5亿元、2019 6 28 日还本 2亿元、2020 430 日还本1011万元,截至2020 9 16 日,天洋集团合计还本 10.1亿元,贷款余额 12.9亿元。

 

 

 这个公告不仅进一步暴露了天洋集团面临的资金困局,而且证实了此前市场关于天洋集团高杠杆收购沱牌舍得集团的质疑。

  2015年,天洋集团出资38亿元收购沱牌舍得集团,其中23亿元来自建行廊坊分行的贷款。从20167月起,天洋集团一直存在大额股权质押,质权人即为建行廊坊分行。

  事实上,从2019年以来,天洋集团就对舍得酒业频繁进行资金占用。根据舍得酒业92日披露的公告,2019年累计发生金额为21.6亿元,202011日至818日,累计发生金额为18.5亿元。截至819日,尚有4.75亿元资金未收回。这也就意味着,不到两年时间,天洋集团非经营性占用舍得酒业资金累计金额达到40.1亿元。

  由于天洋集团资金紧张,占用的资金长期无法归还,因此会在季末、年末或临时需要时作出平账安排。由天洋集团向外部拆借,通过关联方蓬山酒业归还舍得,一周时间内,再由舍得转回蓬山酒业,归还资金方。

  上市公司彻底沦为天洋集团的提款机

  目前天洋集团持有的沱牌舍得集团70%股权已经经历多轮冻结,天洋集团的债务规模有多大仍是未知数,舍得酒业在916日的公告中发出风险提示,公司可能存在实控人变更的风险。

  在92日,舍得酒业回复上交所控股股东资金占用情况之后。93日,上交所又下发了一份监管工作函。

  在这份监管函中,上交所除要求说明实际控制人周政对资金占用事项的知情情况以及对上市公司诚信义务的履行情况外,还要求舍得酒业披露2018年以来上市公司向控股股东、间接控股股东及关联方拆借资金的具体情况。910日,舍得酒业发布了延期回复公告,截至目前仍未进行回复。

  天洋入主后的舍得酒业:存贷双高 募资补充现金流

  天洋集团2016年入主舍得酒业后,正好赶上行业复苏,消费升级使得白酒公司普遍迎来业绩高速增长。

  从2017年到2019年,舍得酒业营收增速分别为12.1%35%19.8%。相比相似规模,同样打出高端牌酒鬼酒水井坊,舍得酒业的增速是偏低的。

  与此同时,舍得酒业出现了其他白酒公司很少出现的问题:现金流问题和存贷双高。

 

  然而20202月份,公司披露的定增预案显示,拟使用募集资金中的7.6亿元补充流动资金。在同样提出技改计划的泸州老窖古井贡酒的预案中,资金来源大部分是自筹,且不存在补流的用途。舍得酒业此举似乎暴露了缺钱的现实。

  事实上,舍得酒业本身存在大量基酒库存,并且产能利用率较低。2018年产能利用率为25%2019年仅为26%2013年公司存货突破20亿元规模以后,就一直维持高位,截至2019年已经达到24亿元,远高于同规模酒企。

  在产能过剩、存货高企的情况下,募资进行技改的必要性存疑。

  另一方面,舍得酒业账面常年存在大额短期借款,从2017年到2019年分别为6.4亿、6.6亿、8.4亿,今年上半年已经增至10亿元。2018年之前利息费用和利息收入基本能做到相互抵消,但是2019年以来,利息费用开始大幅攀升。

2019年舍得酒业账面存在16亿元的货币资金,8.4亿元的短期借款,付出的财务费用达到1374万元,今年上半年财务费用则达到725万元。

  这是不是天洋集团长期大额资金占用带来的结果呢?

  舍得是一家省外收入占比达到72%的酒企,省内缺乏基本盘,在疫情打击下,脆弱性暴露无遗。上半年舍得酒业实现营业收入10.3亿元,同比下滑15.9%;净利润1.6亿元,同比下滑11.5%。营收增速在17家白酒上市公司中排第11位。

  目前控股股东风险已经暴露,定增能否顺利实施,实控人会不会变更,都是悬而未决的问题。易主5年后,舍得酒业重新面临何去何从的问题。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