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富达娱乐“投名状”与“黑天鹅”:先声药58856业赴港上市悬念待解 > 正文

富达娱乐“投名状”与“黑天鹅”:先声药58856业赴港上市悬念待解

导读: (富达娱乐: 58856)   三个月内动作不断的先声药业,到了冲刺上市的关键阶段。两款新药上市,营销体系改革,市场是否会给出任晋生心中的预期估值?此外,公司自去年至今不断卷入“黑天鹅”事件,也令上市前景充满悬念

三个月内动作不断的先声药业,到了冲刺上市的关键阶段。两款新药上市,营销体系改革,市场是否会给出任晋生心中的预期估值?此外,公司自去年至今不断卷入黑天鹅事件,也令上市前景充满悬念

赴港IPO,两款药品上市,收购海外药品,先声药业这三个月很忙。

  这家曾美国上市的药厂,因业绩与股价双杀,于2013年退市。先声药业董事长任晋生,谈及私有化的历程,总念念不忘公司被低估

  这个低估,指的是先声药业的实力与业绩,没有得到匹配的股价。言外之意,任晋生对先声药业的估值,有一个预期。

  先声药业奔赴港交所,不仅要二次上市,还要实现心里预期。7月底以来,先声药业先后有两款药品上市,给足了市场讲故事的内容,但市场是否买账,尚未可知。

  与此同时,自去年至今,先声药业先后被北京市卫健委、广东省国税局等单位在公开信息中点到,涉及行贿、虚开发票等问题,也为上市之路增添悬念。

  IPO投名状黑天鹅

  89日,先声药业宣布,与百时美施贵宝(BMS)合作开发的一款药品——阿巴西普注射液正式上市。该药治疗风湿关节炎疾病,商品名为恩瑞舒。

  任晋生在恩瑞舒上市会现场侃侃而谈:两个月前,先声药业向港交所递交上市申请,摩根士丹利和中金公司担任联席保荐人,拟募集资金10亿美元。

  58岁的任晋生,一直想在60岁前实现先声药业二次上市。201312月,因股价与业绩双杀,在美国上市的先声药业,最终被私有化。再度上市,成了任晋生最大的心愿。

  香港,医药公司上市的理想地。任晋生不仅要敲响上市锣鼓,还想让先声药业有满意的估值。为一了夙愿,在招股书里,先声药业纳了三个投名状

  所谓投名状,就是未来两年先声药业计划上市3款药品:巴西普注射液、依达拉奉右莰醇注射用浓溶液、KN035。距6月递交招股书不足两个月,前两款药品便获批上市。

  最后一款KN035,是今年3月先声药业与江苏康宁杰瑞签下的合作药品。先声药业拿到KN035在中国肿瘤领域商业化的所有权益,药品目前在3期临床试验中。

  不过,市场是否会买账三个投名状,开出高估值,仍有待观察。

  资料显示,阿巴西普注射液2005年就在美国获批,国内市场同类药品就多达9款。先声药业的竞争对手,包括辉瑞、强生、罗氏、三生制药等海内外知名药厂。其中,三生制药的药品益赛普占据绝对市场份额。

  根据三生制药报告,2019年益赛普的国内市场占额高达60.9%,强生的同类药品约20%,剩下份额被其他药厂瓜分。先声药业杀入一片红海市场,欲分杯羹,难度可想而知。

  另据环球网报道,国家税务总局广东省税务局于721日通报先声药业的一起违规操作,当地酒店曾于今年2月至4月期间,向先声药业等公司开具与实际经营业务情况不符的发票,共计3900万元。这一猝不及防的黑天鹅,或令先声药业赴港上市的前景蒙上一层阴影。

  《投资者网》就此事的真实性向先声药业求证,截至发稿日,对方尚未置评。

  研发全靠借鸡生蛋

  2013年,先声药业与BMS达成协议,携手推进阿巴西普注射液的国内上市进程。这一年,是任晋生再造先声药业的起点。

  任晋生请来前葛兰素史克(GSK)中国区总裁臧敬五,出任首席科学官。在此之前,先声药业以收购药厂为主,臧敬五就任后,制定了一个新的研发策略。

  该策略就是向各家药厂,尤其是海外公司收购药品开发权。海外药厂负责研发,先声药业主导国内的上市申请、商业推广等工作。整个过程,先声药业不用负担昂贵的研发成本,又快速扩充了产品线,如同借鸡生蛋。

  不过,这种策略极其依赖团队的眼光与稳定性。稍有动荡,后继者可能重估,甚至否定前任收购的资产前景。

  由臧敬五开始,先声药业的首席科学官先后换过牟骅、王品。流水的首席科学官,造成收购药品的上市进度缓慢。以巴西普注射液为例,6年前双方开始合作,但直到2018年,药监局才受理其上市申请。白马过隙,蓝海市场也熬成了红海竞争。

  而挑选药品的眼光,先声药业也令人摸不清套路。

  83日,先声药业与美国药厂G1 Therapeutics签署战略合作,后者开发的药品Trilaciclib大中华区商业化权益,交由先声药业独家享有。

  巧合的是,这家美国药厂今年6月刚向嘉和生物出售一款抑制剂Lerociclib的国内开发权。G1 Therapeutics官网显示,旗下研发药品仍无明确上市时间表,今年业绩很大部分是向中国药厂出售开发权获得

  对此,《投资者网》就公司为何收购一款研发进度缓慢的药品,向先声药业求证。截至发稿日,对方尚未置评。

  产品迭代实为暗渡陈仓

  依达拉奉右莰醇注射用浓溶液,商品名先必新,是先声药业三个投名状之一。7月底,药品上市申请获药监局通过。

  资料显示,先必新专治疗中枢神经系统的疾病。此前,先声药业在该领域已上市类似药品必存,先必新为必存的升级版。

  先必新与必存,表面上看是药品迭代,但参照去年以来的事件,更像是先声药业暗渡陈仓的策略。

  去年8月,北京市卫健委公开一份群众举报信。信中显示,先声药业的营销人员通过贿赂医生,如以开会名义请医生旅游、吃喝玩乐等方式,来增加药品处方量;配合的医生不仅享受红利,完成指标后,还能拿到一定比例回扣。

  涉事药品清单里,必存赫然在列。根据举报信记载,该药品回扣比例高达45%,明显高于其他药品。

  根据招股书,必存为先声药业核心药品之一。2019年,该药全国销售额达到9.37亿元,占同期公司总收入18.6%

  上市冲刺的关键阶段,用先必新逐渐替换暴风眼中的必存,先声药业似乎想暗渡陈仓,既把药品迭代带来的销售冲击压到最低,又给市场一个新药上市的利好,继续抬高估值。

  对此,《投资者网》就先必新上市后,必存是否逐步退出市场的问题,向先声药业求证,截至发稿,对方尚未置评。

  不过,先必新能否取代必存的地位,完全依赖先声药业营销体系的改革成果。在打击医药行业贿赂行为的背景下,先声药业率先对内动刀。

  今年4月,前默沙东商业运营负责人、现先声药业首席运营官张诚,对公司营销架构、人员做出大调整。原区域KA部门(重点客户)并入12个分公司,各分公司总经理任命后,向张诚汇报。

  据悉,先声药业的KA过去以事业部的形式运作,销售的自主话语权相当大。并入分公司后,原部门负责人的话语权削弱,商业行贿的套利空间也被消解。

  不过,这种改革能否一箭双雕,既保证销售收入不受影响,又杜绝带金销售的行为,眼下还难有定论。可以肯定的是,在任晋生实现二次上市的梦想前夜,容不得任何闪失。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