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赢咖3主管中金环境92222国资入主后业绩变脸 并购业务不振商誉高悬 > 正文

赢咖3主管中金环境92222国资入主后业绩变脸 并购业务不振商誉高悬

导读: (赢咖3主管: 92222)  8月24日晚间,中金环境(3.810, -0.07, -1.80%)披露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80亿元,同比下降19.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91.41万元,同比下降76.79%。

 8月24日晚间,中金环境(3.810-0.07-1.80%)披露2020年半年度报告,报告期内公司实现营业收入14.80亿元,同比下降19.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91.41万元,同比下降76.79%。

 

 2018年底,公司引进无锡市政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寄望通过大股东给予优质资源支持和公司各业务板块之间协同发展。

  不过国资入主后的中金环境,不仅没有就此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反而迎来了业绩大幅下滑。

  国资入主后业绩变脸 利润下滑远超营收

  中金环境作为国内不锈钢离心泵龙头企业,一直深耕不锈钢离心泵这一细分市场,后从通用设备制造行业进军环保行业,通过内生培育及外延并购,完成了环保行业一体化、一站式服务的产业链布局,旗下业务涉及通用设备制造板块、废弃资源综合利用板块、勘察设计板块、环保运营板块、环保咨询与工程板块五大板块,实现了从原有单一的通用设备制造型企业向综合型环保服务企业的转变。

  2018年底,公司引进无锡市政为公司第一大股东和实际控制人,寄望通过大股东给予优质资源支持和公司各业务板块之间协同发展。

  不过国资入主后的中金环境,不仅没有就此迈上一个新的台阶,反而迎来了业绩大幅下滑。2019年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0.94亿元,同比下降6.16%;实现净利润2292.77万元,同比大降94.67%;实现扣非净利润876.84万元,同比大降97.93%。

  而2020年上半年叠加疫情影响,中金环境的业绩堪称雪上加霜。2020年H1,中金环境实现营业收入14.80亿元,同比下降19.63%;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5591.41万元,同比下降76.79%。

  要知道,在国资入主前,中金环境的营收持续保持高速增长状态。自2010年上市以来,中金环境从2010年的6.36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43.63亿元,营收规模扩大了6.86倍,年化复合增长率高达27.22%。水涨船高之下,归母净利也从2010年的0.67亿元增长到2018年的4.30亿元,虽然2018年低于2017年的5.91亿元,但依然是2010年的6.42倍,年化复合增长率高达26.17%。

  环保业务不振 费用管控不力

  具体看中金环境业绩下滑的原因,首先是源于毛利的下滑。2019年及2020年H1,中金环境分别实现毛利15.57亿元和5.49亿元,同比下降7.44%和25.21%,值得注意的是中金环境的毛利早在2018年就已经开始下滑,同比下滑1.26%。

  从各业务的毛利变动来看,造成中金环境毛利下滑主要是环保相关业务的拖累。根据计算,2019年中金环境的勘察设计板块、环保咨询与工程板块、环保运营板块分别下降1624.83万元、1.57亿元和4130.11万元,而到了2020年H1,叠加疫情影响,中金环境个板块毛利几乎全线下降,仅环保运营板块亏损略微收窄333.25万元,不过却是五大业务中唯一负毛利的,录得-1345.24万元。

  除了毛利下滑,期间费用率持续攀升也是重要原因。2016-2019年及2020年H1,中金环境的期间费用率分别为21.21%、22.63%、23.52%、25.45%和29.11%,不仅没有随着营收的增长带来规模效应,反而呈现增长态势,可见中金环境的费用管控有待加强,尤其是国资入主后,费用率能否下降,值得投资者关注。

 原实控人涉嫌内幕交易遭立案调查

  另外,公告披露,2020年7月7日,中金环境收到由本公司副董事长兼总经理沈金浩先生转来的中国证券监督管理委员会《调查通知书》。

  《调查通知书》内容如下:“因你涉嫌内幕交易公司股票,根据《中华人民共和国证券法》的有关规定,我会决定对你立案调查,请予以配合。”

  据了解,沈金浩于2019年9月开始任职中金环境副董事长、总经理,在此之前,沈金浩自2009年09月24日至2019年01月31日任职董事长,并且是国资入场前中金环境的实控人。

  截至2020年H1,沈金浩仍为中金环境第二大股东,持股比例7.87%,除此之外,前十大股东中还有与沈金浩系父子关系的沈洁泳,持股2.13%,父子合计持有的公司10%的股份。

 

  商誉这把达摩克里斯之剑

  值得一提的是,2019年中金环境的业绩大幅下降,与当年计提了巨额的资产减值损失直接相关。2019年中金环境计提资产减值损失3.54亿元,同比增加261.99%,是营业利润的3.4倍。

  从资产减值损失的明细来看,基本都是商誉减值,高达3.48亿元。众所周知,商誉是收购外部业务的溢价,而中金环境从2015年开始就走上了外延式并购扩张之路,2015-2019年及2020年H1,中金环境的商誉分别为9.63亿元、22.38亿元、14.94亿元、29.32亿元、25.84亿元和25.84亿元,截至2020年H1,商誉占其归母净资产高达53%,占2019年销售收入的63.13%。

  从商誉明细来看,账面原值高达29.60亿元的商誉对应11家公司,其中6家已经发生减值。已减值6家中商誉原值和减值都最大的是北京中咨华宇环保技术有限公司(下称“中咨华宇”),商誉原值9.72亿元,累计减值2.66亿元,账面还剩7.06亿元。

  据了解中金环境2016年将中咨华宇并表,业绩承诺期为2016年至2018年,在业绩承诺期内,中咨华宇均完成业绩承诺。不过业绩承诺期一过,2019年中咨华宇业绩就变脸。2019年亏损5722.18万元,而2018年中咨华宇还盈利1.76亿元。对于业绩下滑原因,中金环境称由于国家环评资质放开的政策影响及公司主动收紧工程项目投资的经营策略。

  值得注意的是,无论是已减值的还是未减值的,中金环境的商誉减值后仍然高达25.84亿元,而2020年H1的业绩显示,无论是国家环评资质放开对中咨华宇单个业务板块的影响,还是其他因素对整体的业绩影响,业绩下滑仍在持续,而如此之高的商誉,减值风险将犹如悬在中金环境业绩上的达摩克里斯之剑。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