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赢咖招商深圳民企数量占比已超过92222% 国企全面退出竞争性领域 > 正文

赢咖招商深圳民企数量占比已超过92222% 国企全面退出竞争性领域

导读: (赢咖招商: 92222) 如果要评价一个城市的发展后劲,恐怕要看其主流企业的地位和发展实力。

如果要评价一个城市的发展后劲,恐怕要看其主流企业的地位和发展实力。

 

40年来,深圳在不同阶段诞生了一批又一批与技术进步和消费升级同步的全国乃至全球同行业领先企业,创办于上世纪80年代的有华为、中兴、创维、平安、招商银行(36.900-0.33-0.89%)等;创办于上世纪90年代的有腾讯、比亚迪(85.4202.002.40%)、迈瑞生物、华大基因(145.7206.404.59%)等;创办于2000年后的有大疆、光启、柔宇、优必选、光峰科技(23.4200.210.90%)等,这些企业如今在各自领域核心技术的创新能力位居世界前列。

  《经理人杂志》曾这样总结深圳企业的四个特点:第一,全国乃至全球行业领先企业多;第二,战略性新兴产业领先企业多;第三,本土新生成长企业多;第四,有影响力企业和企业家多。是什么原因成就了深圳企业?一方面,深圳国企与民企相融互补、共生发展;另一方面,深圳打造了公开、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成为深圳企业抵御经济风险的底气。

  国企民企相融互补

  在深圳,可以看到国企和民企之间相对合理的分工、布局,深圳的国企民企之间已建立起相融互补、共生共赢的良好发展生态。

  早些年,深圳国企就已全面退出了市场竞争性领域,只保留自来水、燃气、农产品(8.0700.050.62%)、能源等保障城市运行和基本民生的一批企业。即便保留这些企业,还进行了大刀阔斧的改造,部分企业通过引入外资、混合所有制的方式,与国际接轨,并率先建立了现代企业制度。

  当前,在深圳的民营企业数量占比已超过96%,税收贡献超六成。但不可忽视的是,国有企业提供了高质量的民生保障,还在利润水平和服务现代化水平上走在全国前列。数据显示,1979年~2019年,深圳国有经济以年均28.7%的增速,实现了总资产增长2.46万倍;2019年,深圳市属企业总资产、净资产、营业收入、利润总额、净利润、上缴税金创“六个历史新高”。

  今年8月10日,《财富》杂志2020年世界500强榜单发布,8家深圳企业入选,平安、华为、正威、腾讯、万科等较去年排名均有所上升,尤其是华为,尽管遭遇了巨大的挑战,但仍然保持上升势头,由去年的第61位升至今年的第49位。

  值得注意的是,此次比2019年新增一家,新晋企业为深圳市属国企深投控。

  新上榜的深投控,在500强中排名第442位,成立于2004年,目前业务主要集中在科技金融、科技园区、科技产业三大板块,是深圳首家上榜的国有独资企业。一家如此年轻的市属国有企业,不仅为中国500强企业阵容增添力量,更显示出深圳进入新的发展时期后,发展方式的现代化,国企民企同步并进。

  国企民企相融互补、共生发展还有另一重要体现,2018年,一批经营状况良好的深圳制造类上市公司出现股权质押平仓危机。随后,深圳市委市政府果断决策,由深投控旗下公司出手,以股权债权两种方式,用市场化手段帮助一批符合规定的民营企业渡过难关。事实证明,这个决策及时正确,保住了深圳一批实体经济的家底。今年疫情期间,深圳国企更是率先行动,免除其在全国范围内自有的科技园区、工业园区里非机关事业单位、非国有企业租金、管理费、停车费等,与民企共渡难关。

  此前,深圳市人大常委会官网公布《深圳经济特区优化营商环境条例(草案)》,其中一个重要看点就是:拟废除妨碍统一市场与公平竞争的各种规定,并提出,不得制定对不同所有制企业实行歧视性待遇的政策措施,更进一步凸现“国企民营都是企,手心手背都是肉”的主张与立场。

  营商环境持续优化

  上世纪80年代,袁义军就率先来到深圳,先后任职于深圳某大型国企做财务会计方面的工作,也曾在深圳市审计局任职。自上世纪90年代中期,袁义军即开始对财务软件的研究,2008年,他辞职离开国企,创办了一家叫方圆兴业的财务软件公司。谈及离开稳定的国企选择创业,袁义军说,深圳提供了有利于企业发育发展的营商生态,有适合创新创业的土壤与环境。

  原深圳市委常委、副市长张思平曾在一次演讲中提到,深圳没有名牌大学,也没有国家级研究机构,但是在改革开放中,深圳高科技企业却蓬勃发展,成为全国领先的创新型城市,根本原因是深圳几十年来坚持市场经济取向的改革,是在正确处理政府与市场、民企与国企、自主创新与对外开放等方面大胆探索和实践,并取得一系列制度创新成就。

  “在深圳企业发展过程中,政府给了一些必要的支持,但总的来说,政府并没有为他们提供多少资金和大量土地,政府主要是创造公平竞争的市场环境和服务体系。在这种市场竞争机制和良好服务体系的大环境下,深圳的民营经济经历了(上世纪)80年代起步,(上世纪)90年代成长,21世纪初随着(中国)加入WTO后的快速崛起,进而成就了深圳高科技的辉煌。”张思平总结道。

  从某种程度上说,深圳改革开放的40年,便是深圳企业飞速发展的40年。深圳企业自主创新能力和市场意识是内因,企业家有追求创新和资本增值的巨大动力,深圳开放自由及逐步完善的营商环境是外因,不断完善公平竞争、优胜劣汰的机制,让市场在资源配置中逐步发挥了决定性作用。二者合力之下,给深圳企业带来了无限的可能性。

  腾讯公司董事会主席兼CEO马化腾回顾自己的创业历程时曾这样说:深圳企业家的第一个特点就是创新、敢闯;第二个特点是务实。众所周知,广东企业,尤其是深圳企业,其创始人来自五湖四海,因此更加务实、低调、不忽悠,不画大饼,说到的就尽力做到。还有一个特点就是开放,因为来自五湖四海,没有本位主义和保护主义,大家都是平等的。

  正因为这样的内外因素促进,深圳企业得以扎根成长。显然,深圳的营商环境有独特的优势,相对来说,创业环境自由催生了深圳一批成长性非常好的企业,而深圳企业家自身学习能力很强,敢闯敢拼,遇到压力时能够自我革命从而走出新路;遇到困难不会畏缩不前,看到机会同样果断进取,也相信他们能在当前复杂的国际环境面前,再杀出一条血路来。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