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赢咖3亿蚂蚁狂奔背后风险:主营业务92222增速放缓 新业务盈利能力尚未展现 > 正文

赢咖3亿蚂蚁狂奔背后风险:主营业务92222增速放缓 新业务盈利能力尚未展现

导读: (赢咖3: 92222)  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外界对其估值至少在2000亿美元以上,这将成为近年来全球最大规模的IPO之一。不过,这只正在狂奔的巨型蚂蚁也面临着挑战。

 蚂蚁集团即将上市,外界对其估值至少在2000亿美元以上,这将成为近年来全球最大规模的IPO之一。不过,这只正在狂奔的巨型蚂蚁也面临着挑战。


 8月25日晚间,蚂蚁科技集团股份有限公司(简称“蚂蚁集团”)向上交所、港交所同步递交招股文件,谋求“A+H”同步上市。上交所官网显示,蚂蚁集团科创板上市申请已获受理。

  招股文件显示,蚂蚁集团拟在A股和H股发行的新股数量合计不低于发行后总股本的10%,发行后总股本不低于300.3897亿股,意味着将发行不低于30亿股新股。本次A股发行引入绿鞋机制,超额配售权最高不超过15%。

  蚂蚁集团尚未公布其每股发行价格和目标估值,资料显示此前蚂蚁集团曾完成多轮融资:2015年7月,超过120亿元人民币A轮增资,估值超过450亿美元;2015年9月5日,获中邮资本(中国邮政)战略投资;2016年4月,总额超过45亿美元B轮融资;2018年6月8日,上市前最后一轮融资,总金额达140亿美元。

  保守按蚂蚁集团最后一轮融资估值1556亿美元计算,这将创下科创板开板以来市值最高记录。目前外界普遍认为蚂蚁集团估值至少在2000亿美元以上,将成为近年来全球最大规模的IPO之一。

  2011年支付宝开始独立运营,3年后更名为蚂蚁集团。蚂蚁集团如此解读命名原因:小,即是美好;小,蕴含力量(small is beautiful, small is powerful)。

  时至上市前夜,脱胎于阿里巴巴体系的小小蚂蚁早已长成一头超级巨兽,支付宝的月度活跃用户和年度活跃用户早已远超淘宝与天猫。根据招股文件显示,蚂蚁集团2019年全年营收1206亿元,净利润为180.7亿元;今年1-6月份,营收725亿元。招股文件还披露,支付宝App服务超过10亿用户和超过8000万商家,合作金融机构超过2000家,为全球最大的生活服务/商业类APP。

  在招股文件中蚂蚁集团表示募集资金将主要用于三个方向:支持创新和科技投入、助力数字经济升级、加强全球合作并助力全球可持续发展。

  但这只正在狂奔的巨型蚂蚁也面临挑战,其风险提示足有54页,内容包括但不限于疫情影响、国际关系为代表的宏观形势,贷款业务的政策风险,本地生活服务的行业前景,股权关系带来的潜在关联公司关系。

  更值得关注的是,随着用户红利逐渐消失,蚂蚁集团多个业务增速已明显放缓,曾经高额投资的硬技术却还未产生利润回报。

  1

  微贷业务增长惊人,法律层面存潜在风险

  招股书显示,蚂蚁集团是一台轰隆作响的赚钱机器。2019年,蚂蚁集团净利润为180.7亿元,而今年上半年净利润就已达到219.2亿元。与之相对,单季度营收已超2000亿的京东集团在今年上半年不过仅录得净利润92亿元。

蚂蚁集团营收主要来自于数字支付与商家服务、数字金融科技两大板块。其中,数字金融科技包括微贷(花呗、借呗、网商贷)、理财、保险等业务。具体数字中,支付收入为260.11亿元,贡献收入占比35.9%;微贷收入285.86亿元,占比39.4%;理财收入112.83亿元,占比15.6%;保险收入61.04亿元,占比8.4%。

  以此计算,数字金融科技收入占比超过60%,微贷成为蚂蚁营收贡献最大业务。

  近年来支付收入增速明显放缓,微贷收入增速明显并在今年上半年反超支付收入:支付近三年收入分别为358.9亿元、443.61亿元与519.05亿元,微贷近三年收入分别为104.90亿元、224.21亿元、418.85亿元。

  但微贷业务或将在未来受到相关法律法规挑战,银保监会2020年7月12日发布《商业银行互联网贷款管理暂行办法》,最高人民法院8月20日降低民间借贷利率的司法保护上限均是外界关注重点。蚂蚁集团在招股书关于法律法规的“风险因素”也值得注意:“我们和合作伙伴受到广泛的法律法规约束,未来的法律法规可能施加额外要求及其他义务,可能对业务、财务状况及经营业绩造成重大不利影响。”

  招股书中蚂蚁提示,微贷科技今年上半年开始增速下降,且无法保证能够继续高速增长。

  2

  用户增速放缓,本地生活转型无法保证

  招股书中,蚂蚁集团表示募集资金将助力商家发展和数字经济升级。

  今年3月,蚂蚁集团旗下支付宝宣布升级为数字生活开放平台:新增外卖到家、果蔬商超医药等生活服务版块、外卖、美食/玩乐、酒店住宿、电影演出和市民中心五大模块被置顶。

这是支付宝诞生后最重要的一次战略转型,此次升级背后,支付宝正试图摆脱身上的“C”端标签,重点向“B”端发力。更深层次的意义是,支付宝所在的在线支付市场已经基本触及天花板。支付宝必须讲一个新的故事,才能在资本市场走得顺畅。

  从B端找增量是支付宝转型的核心逻辑,如果回到阿里巴巴整体层面,支付宝的转型也契合集团需求。阿里巴巴本季度财报披露,截至6月30日,饿了么餐饮外卖的新增消费者中有45%来自支付宝,相比上一季度的40%继续增加。

  支撑转型的是支付宝平台上大量的用户和商家沉淀下来的支付能力:招股书显示,支付宝App目前有超过10亿用户和8000多万商家;2019年全年,蚂蚁集团在数字支付上的总支付交易规模达到111万亿元,超过中国2019年的国民生产总值(99万亿元),接近当年社会消费品总额的三倍;截止2020年6月30日的12个月内,蚂蚁集团的国际支付交易规模达到6219亿元。

  但蚂蚁集团的用户增势在近两年已经逐渐放缓。招股书显示,月活用户2017年为4.99亿人,2018年为6.18亿人,2019年为6.59亿人,增速明显放缓。

  意识到危机的蚂蚁集团正在通过多种手段提升用户活跃度,但其也在招股书中表示,“无法保证面向商家的服务内容未来会大幅增加,甚至可能出现根本无法增加,或者即使增加也无法提升平台上用户参与度和商家活跃度的情况,导致用户被竞争对手吸引。”

  在招股书中,蚂蚁对支付宝拓展商家服务和数字生活服务给出了这样的预测——“我们无法保证能够成功变现我们的商家服务和数字生活服务,并实现预期业绩表现,或根本无法变现。”其中蕴藏的风险不言而喻。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