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顺达主管新致软件逾期账款超净利现金流屡负92222%研发费发工资 > 正文

顺达主管新致软件逾期账款超净利现金流屡负92222%研发费发工资

导读: (顺达主管: 92222)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上海新致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致软件”)将于8月21日首发上会,公司此次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550.56万股,不低于本次公开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25%,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19.540, 0.32, 1.66%)证券股份有

中国经济网编者按:上海新致软件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新致软件”)将于8月21日首发上会,公司此次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550.56万股,不低于本次公开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25%,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19.5400.321.66%)证券股份有限公司。

新致软件此次拟募集资金5.25亿元,其中,2.15亿元用于保险业IT综合解决方案升级项目,1.57亿元用于银行业IT综合解决方案升级项目,1.52亿元用于研发技术中心升级项目。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营业收入分别为7.09亿元、8.81亿元、9.93亿元、11.18亿元;销售商品、提供劳务收到的现金分别为6.78亿元、8.11亿元、9.57亿元、10.23亿元。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归母净利润分别为3484.86万元、3476.48万元、6068.70万元、7957.79万元;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分别为1650.74万元、-4353.75万元、3168.48万元、-1659.64万元。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研发费用分别为3881.32万元、6184.82万元、7771.09万元、9147.81万元;占营业收入比重分别为5.47%、7.02%、7.82%、8.18%;同行业可比公司研发费用率均值分别为8.63%、8.82%、8.84%、9.92%。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研发费用中,职工薪酬分别为3699.18万元、5988.84万元、7582.17万元、8892.16万元;占研发费用比例分别为95.31%、96.83%、97.57%、97.21%。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销售费用分别为3431.43万元、4886.04万元、5149.37万元、5596.05万元;占营业收入比例分别为4.84%、5.55%、5.19%、5.01%;同行业可比公司管理费用率均值分别为7.27%、6.67%、6.06%、5.52%。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销售费用中,职工薪酬分别为2158.79万元、2741.25万元、2934.78万元、3155.63万元;业务招待费分别为557.77万元、1107.80万元、1254.55万元、1338.52。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总资产分别为8.40亿元、9.99亿元、11.48亿元、13.51亿元;总负债分别为5.03亿元、4.86亿元、5.40亿元、6.64亿元。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应收账款净额分别为2.73亿元、3.66亿元、4.65亿元、6.25亿元;占流动资产比例分别为41.65%、45.81%、50.69%、55.11%;占营业收入的比例分别为38.47%、41.57%、46.80%、55.89%。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应收账款周转率分别为3.01次、2.76次、2.39次、2.05次;行业均值分别为2.95次、3.59次、3.56次、3.69次。

  新致软件逾期应收账款连续三年超净利润。2017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逾期应收账款分别为6055.82万元、8537.71万元、1.09亿元。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存货余额分别为1.08亿元、1.44亿元、1.50亿元、1.54亿元;存货账面价值分别为1.08亿元、1.44亿元、1.50亿元、1.54亿元。

  2017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存货中,在产品(在制项目成本)分别为1.40亿元、1.47亿元、1.50亿元。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存货周转率分别为5.25次、5.12次、4.88次、5.11次;行业均值分别为9.63次、57.83次、187.73次、105.25次。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主营业务毛利率分别为24.13%、26.70%、27.84%、30.51%;行业均值分别为33.24%、37.87%、36.07%、35.39%;其中,软件分包服务毛利率分别为21.84%、22.02%、21.84%、23.66%。新致软件表示,公司软件分包服务毛利率水平较低,整体拉低了公司综合毛利率。

  2016年至2019年,新致软件商誉分别为5445.99万元、5172.11万元、5172.11万元、4665.94万元。2016年、2017年、2019年,新致软件商誉减值损失262.53万元、273.88万元、506.17万元。

  新致软件表示,截至2019年12月31日,公司商誉主要系公司收购日本亿蓝德、百果信息、上海晟欧和上海华桑所产生的。报告期内,公司发生的商誉减值准备,是由百果信息、上海晟欧造成的。

  据中国网财经,新致软件疑似并未给员工实缴社保和公积金,测算的平均数低于员工平均薪资的缴费标准。

  新致软件2017-2018年期间缴纳的社会保险金额分别为5728万元、6900万元。新致软件披露的2017年和2018年的员工数分别为4057人和4404人,排除2017年和2018年未参保员工数量,该公司在2017、2018年缴纳社保的人数分别为3968人和4338人。

  由此大致得出一个人均社保缴纳的平均数,2017年新致软件人均社保月缴纳金额为1202元,2018年为1325元。新致软件在2017年和2018年的人均年工资分别为16.29万元和17.57万元,换算成月相当于人均月工资为1.35万元和1.45万元。一位人力资源从业人士看了上述数据后亦是倾向于认为新致软件可能并未给员工实缴社保,“因为与工资标准相比相差过大”。

  据证券市场红周刊,新致软件的长短期借款余额和取得借款收到的现金以及偿还债务支付的现金间的勾稽关系甚是蹊跷。数据计算,2017-2019年上半年,新致软件长短期借款的理论期末余额分别为3.44亿元、3.51亿元和4.71亿元。对照招股说明书,除了2019年上半年末的长短期借款余额满足上述勾稽关系外,2017年和2018年均无法满足。

  2017年,基于勾稽关系计算的长短期借款理论期末余额比实际期末余额多了1721.54万元;2018年,长短期借款的理论期末余额比实际期末余额少了40.05万元。也就是说,2017-2019年上半年,新致软件长短期借款的理论期末余额和实际期末余额间的差距在逐渐缩小,直至2019年,这个差距完全消除。

  据财经网,新致软件技术存在泄密风险。中国裁判文书网在2019年5月发布的《上海新致软件股份有限公司诉凌露露劳动合同纠纷一案二审民事判决书》了解到,新致软件因岗位为IT咨询师的前员工涉嫌违反竞业限制协议,将其告上法庭并索赔竞业限制违约金18万元,2019年2月开庭二审新致软件胜诉,该名前员工被判定违反竞业限制义务。

  据证券时报·e公司,新致软件是否提供人力外包服务存疑问。新致软件在首次回复时表示,软件开发和软件外包服务与人力外包服务有明显区别,新致软件并不从事人力外包服务。

  在披露的第三轮问询中,上交所抛出了有关“人力外包”方面的详细问询。问询函中举例:根据发行人提交的重大销售合同,部分合同的名称包含“人力外包项目”“人力外包资源池”等字眼。且发行人与某银行签订的《信息技术服务合同》,同样仅约定开发人员级别、经验要求、人月单价等,未见具体软件开发项目、交付成果验收等具体约定。另外,发行人与某某保险签订的《2018-2019年度软件测试外包服务合同》附件一明确写明的是“人力外包服务工作说明书”,且提供的是软件测试服务,而非软件开发等。

  上交所要求新致软件进一步提供并披露发行人不从事人力外包的充分依据,提醒发行人注意信息披露应当真实、准确、完整。

  中国经济网记者就相关问题采访新致软件,截至发稿,采访邮件暂未收到回复。

  软件外包服务提供商拟科创板募资5.25亿元

  新致软件成立于1994年,是国内领先的软件外包服务提供商,主营业务包括向保险公司、银行等金融机构和其他行业终端客户提供IT解决方案、IT运维服务,以及向一级软件承包商提供软件项目分包服务。

  新致软件控股股东为前置通信,本次发行前,前置通信直接持有新致软件35.2551%股份;新致软件实际控制人为郭玮,其持有前置通信68.5483%的股权、持有中件管理63.5925%的股权,前置通信持有公司35.2551%的股份,中件管理持有公司7.4993%的股份,郭玮通过前置通信、中件管理合计控制公司42.7544%的股份;同时,郭玮担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郭玮为中国国籍,无境外居留权。

  新致软件此次拟于上交所科创板上市,拟公开发行不超过4550.56万股,不低于本次公开发行后公司股份总数的25%,保荐机构为国泰君安证券股份有限公司。新致软件此次拟募集资金5.25亿元,扣除发行费用后,拟投资于以下项目:

  1.保险业IT综合解决方案升级项目,投资总额2.15亿元,募集资金投资额2.15亿元;2.银行业IT综合解决方案升级项目,投资总额1.57亿元,募集资金投资额1.57亿元;3.研发技术中心升级项目,投资总额1.52亿元,募集资金投资额1.52亿元。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