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顺达招商青岛市委书记:国际资本92222不会去中国化 经济秩序由共同利益来决定 > 正文

顺达招商青岛市委书记:国际资本92222不会去中国化 经济秩序由共同利益来决定

导读: (顺达招商: 92222)  王清宪表示,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必须充分发挥我国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带动世界经济的复苏。

王清宪表示,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必须充分发挥我国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带动世界经济的复苏。

  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中国的财富和资本市场会有什么新的变化呢?王清宪提出四点。

  第一、资本会更加注重服务实体经济。在目前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大背景下,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际国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资本会更加理性、更加务实,其直观表现就是资本会更加注重与实体经济相结合,在与实体经济的深度互动中扩张自己,推动经济脱虚向实的步伐更加扎实有力。

  第二、资本会更有力地推动创新。“这次疫情让持续了两年的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加剧,对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薄弱环节,我们也感到了切肤之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深度调整,加之其它更加复杂的因素,我们在不少领域被卡了脖子”,王清宪称,这一切给我们认识加大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性上了一堂生动的现场教学。“实业界难受,资本界也好受不到哪里去。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创新力决定了我们的经济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国家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经济能走多远必然决定着我们的财富、我们的资本能走多远。我们经常说家国情怀,在中国文化中家与国命运从来都是联系在一起的,作为财富拥有者或者投资人,这种情怀一定会被这变动着的世界给我们的教训所激发。支持创新、推动创新引领、摆脱被别人卡脖子的被动局面,会成为资本市场一种集体性的理性自觉”。

  第三、中国北方的资本市场会趋于活跃。 当前,我国南北经济发展不平衡的问题突出,北方地区在中国经济总量中所占的比重不断下降,到2019年,长江以北地区在全国经济中的占比已经从改革开放之初的47%下降到了35%。

  在王清宪看来,北方经济相比南方不活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其中直观的原因之一是资本市场不活跃。“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必然是跨越南北、东西互际的循环,就是要通过多种要素的循环,进一步释放北方和西部的市场和发展潜力,既扩大内需,又推动区域均衡发展,提高中国经济的整体素质。加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战略的加持,北方地区一定会迎来一个补课式的较快增长阶段。北方要在双循环中补课,首先要补财富管理和资本市场这一课,这一课不仅仅是官员、政府要补,北方的企业家也要补”。

  第四、国际资本不会去中国化。王清宪称,我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是世界最大的市场,我国创新能力在快速地提升,这决定了我国市场的资本回报率会不断地提高。“何况当前疫情还在全世界蔓延,而中国已经回归了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

  在其看来,我国通过双循环扩大了国内需求,同时也是向世界提供了更加广阔的市场,体现了大国的担当。“从资本的本性来说,有什么理由不到中国来呢?眼下去全球化的逆流与去中国化的鼓噪,可能会一时地掀起波澜,但从长远与规律来看,经济秩序从来都是由共同利益来决定和塑造的,而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其它。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情做好,同时坚定不移地扩大更大水平的对外开放,平等互利共赢,中国市场对国际资本就会保持足够的吸引力”。

  以下为演讲实录:

  尊敬的范一飞副行长,祝树民副主席,方星海副主席,蔡昉副院长,

  尊敬的诺罗夫秘书长,

  各位来宾,女士们、先生们:

  大家上午好!

  一场漫卷全球的疫情,正深刻改变着世界,当然,也正深刻地改变着财富和资本世界!本次论坛,以“全球剧变下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欢迎大家再一次相聚青岛,参加第六届中国财富论坛,共同探讨这个趋势!

  财富和资本对大环境的趋势变化具有本能的敏感。世界本来就处于百年未有之大变局中,这次疫情,让世界“变”上加“变”,所有的国家,所有的行业,所有的人,都在思考同样一个问题:这世界会怎样?我会怎样?我该怎样选择?也就是说,面对这变化的世界,面对更多的不确定性,国家也好,行业也好,个人也好,都必须理性地作出判断、作出选择、作出应对。在这个疫情中的世界,我们已经并且还正在看着各个国家的内部以及国与国之间纷繁的万象,这一切在加剧着人们心头的不安。而与此相对照的却是,作为一个有着14亿人口的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不仅快速地控制住了疫情,恢复了社会生活的正常秩序,而且经济也快速回升,全国上下经济社会有序,人民心理踏实安稳,显现出十足的定力。最能体现这种定力的是,以习近平同志为核心的党中央审时度势,提出构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习近平总书记讲得明白通透,“在当前保护主义上升、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外部环境下,我们必须充分发挥国内超大规模市场优势,通过繁荣国内经济、畅通国内大循环为我国经济发展增添动力,带动世界经济复苏”。

  那么,在“双循环”的新发展格局下,中国的财富和资本市场会有什么新的变化?这是今天我们会议要探讨的主题,因为这既是中国经济走势会影响到的大问题,也是会影响到中国经济走势的大问题,这是一个很复杂的问题,是一个可以从多个角度分析判断的问题。对此,从宏观的层面,我有这么几点看法,向各位领导、各位专家请教,供大家批评。

  第一,资本会更加注重服务实体经济。中国经济已经经过了40多年的快速发展,但无论是资本市场的机制还是投资人,都还在不断的完善与成熟之中。在经济快速增长时期,资本难以克制快速扩张的冲动,不免呈现出非理性的浮躁,这一点是有规律性的。但是,在目前世界经济低迷、全球市场萎缩的大背景下,在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国内国际双循环相互促进的新发展格局下,资本会更加理性、更加务实,这种理性与务实的直观表现就是资本会更加注重与实体经济相结合,在与实体经济的深度互动中扩张自己,推动经济脱虚向实的步伐更加扎实有力。第二,资本会更有力地推动创新。这次疫情让持续两年的中美贸易摩擦进一步加剧,对中国经济发展中的一些薄弱环节,我们也感到了切肤之痛,全球产业链、供应链、价值链的深度调整,加之其他更加复杂的因素,我们在不少领域被卡了“脖子”。我们对世界竞争有了新认识,我们对创新的价值有了新体会,这一切,给我们认识加大自主创新能力的重要性上了一堂生动的现场教学。实业难受,资本也好受不到哪里去!作为世界第二大经济体的中国,创新力决定了我们的经济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国家还能走多远。我们的国家,我们的经济能走多远,必然决定我们的财富、我们的资本能走多远。我们经常说家国情怀,在中国文化中,家与国的命运从来都是连在一起的。作为财富拥有者或投资人,这种情怀一定会被这变动的世界给我们的教训所激发。支持创新,推动创新引领,摆脱被别人卡“脖子”的被动局面,会成为资本市场一种集体性的理性自觉。第三,中国北方的资本市场会趋于活跃。现在,中国南北经济发展不平衡问题突出,北方地区在中国经济总量中所占比重不断下降。到2019年,长江以北地区在全国经济中的占比,已经从改革开放之初的47%左右,下降到了35.2%。北方经济相比南方不活跃的原因是多方面的,但我认为,其中直观的原因之一就是资本市场不活跃。总书记提出以国内大循环为主体,必然是跨越南北、东西互济的循环,就是要通过多种要素的循环,进一步释放北方和西部的市场和发展潜力,既扩大内需,又推动区域均衡发展,提高经济的整体素质。加上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国家战略的加持,北方地区一定会迎来一个“补课式”的较快增长阶段。北方要在“双循环”中补课,首先要补财富管理和资本市场这一课。这一课,不仅仅是官员要补,北方的企业家也要补。第四,国际资本不会去中国化。这其中的道理其实很明白、很浅显。中国是世界第二大经济体,中国是世界最大的市场,中国的创新能力在快速提升,这决定了中国市场的资本回报率会不断提高。何况,当下疫情还在全世界蔓延,而中国已经回归了正常的经济社会秩序。中国通过“双循环”,扩大了国内需求,同时也是向世界提供了市场,体现了大国担当。从资本的本性来说,有什么理由不到中国来呢?眼下,去全球化逆流与去中国化的鼓噪,可能会一时掀起波澜,但从长远与规律上看,经济秩序从来都是由共同利益来决定的,而不应该也不可能是其它。只要我们把自己的事做好,同时坚定不移地扩大更高水平的对外开放,平等、互利、共赢,中国市场对国际资本就会保持足够的吸引力,今年上半年的情况也证明了这一点。中国经济是一片大海,而不是一个小池塘,狂风骤雨可以掀翻小池塘,但不能掀翻大海,中国经济的大海一定会更加波澜壮阔!

  在这样一个“双循环”的大背景之下,青岛财富管理和资本市场的机会和价值在哪里呢?我认为,至少有以下几个方面:

  第一,青岛在“双循环”中有着连接南北、贯通东西的“双节点”价值,给财富和资本提供了巨大的增值空间。说青岛在国内大循环中是“双节点”城市,是因为,青岛作为中国北方第三大城市,既是东部沿海发达地区,又是长江以北地区黄河流域的经济出海口。习近平总书记让青岛打造“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推动形成东西双向互济、陆海内外联动的开放新格局,其中就包括要建设上合组织国家与“一带一路”国家之间的双向投资合作中心,因此青岛打造的“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一定是资本合作的新平台。我们已经发起了“一带一路”产业投资基金,通过以股权投资为主的多种市场化方式,积极参与“一带一路”建设。总书记还要求山东半岛城市群在黄河流域生态保护和高质量发展中发挥龙头作用,要求青岛提升核心城市竞争力、发挥港口门户城市优势。8月8日,我们联合沿黄九省区省会(首府)城市与胶东经济圈五市,举办了2020·青岛·陆海联动研讨会,共同发起了2020·青岛·东西互济陆海联动合作倡议。“9+5”城市建立起了政府间合作协调机制以及商协会和企业间的沟通联络机制,目的就是既要充分发挥市场在资源配置中的决定性作用,善于用市场的逻辑、资本的力量,又要更好发挥政府作用,推动黄河流域城市间的开放协作发展,这其中蕴含着巨大的资本市场空间。我们已经与部分黄河流域城市之间签署了金融战略合作协议,大家来到青岛,就是面向了胶东经济圈五市,就是面向了山东和整个黄河流域。

  越来越多的投资人看懂了习近平总书记为青岛擘画的开放发展大势,看到了青岛在中国新一轮更高水平对外开放中的前沿价值与“双循环”格局下的“双节点”价值。去年我们提出打造全球创投风投中心,举办了第一届全球创投风投大会,就有那么多的创投风投机构汇集而来。截至今年6月底,青岛在中基协登记私募基金管理人311家、同比增长24.9%,备案私募基金656只、增长42.6%,管理基金规模达949.2亿元、增长33.8%,私募基金管理人、备案私募基金增速均居全国第一位。银行、基金、理财公司等也加速在青岛集聚,在不到半年的时间里,我们连续拿下了光大理财、意才基金销售、青银理财、兴华公募基金四张含金量十足的金融牌照,这在全国也不是多见的。即便在疫情的冲击面前,青岛金融业发展仍然十分亮眼,上半年,全市金融业增加值增长了7.8%,证券业交易额增长34.7%,保险业保费规模在计划单列市中仅次于深圳,居第2位,6月末,青岛全市本外币存贷款余额同比增长均超过15%。资本对青岛的青睐,诠释了“投资青岛就是投资国家战略”。

  第二,青岛正在积极对接上海的现代服务业,打造推动国内大循环重要的北方枢纽。上海之所以成为引领区域发展的龙头,一个重要原因是现代服务业走到了全国乃至世界的前列。青岛要发挥在“双循环”中的“双节点”价值,打造长江以北地区国家纵深开放新的重要战略支点和“一带一路”国际合作新平台,需要发挥包括金融在内的现代服务业的辐射作用。为此,我们积极主动地对接上海的现代服务业,通过与上海现代服务业的合作,发挥现代服务业全产业渗透、广空间覆盖、强资源整合的作用,辐射黄河流域以及更广阔的北方地区,建设推动国内南北东西大循环的重要的北方枢纽。

  前不久,青岛选派了首批51名干部赴上海的现代服务业企业、中介组织等开展现代服务业专业实训。我们就是想通过这样一种方式,建立起青岛与上海现代服务业企业的内在联系。短短不到两个月时间,已经有一大批上海的资本金融、航运、贸易、高科技服务、文化旅游、商务服务等现代服务业企业、人才、机构来青岛投资、落户和考察,不少企业明确表示,要在青岛设立区域性总部。

  与现代服务业相随而来的,一定是高技术含量、高增值服务、高素质高智力的人力、技术、产业资源,这些高端资源,正是财富和资本所青睐的对象。当然,这些高端资源,也只有嫁接上了财富和资本,才能够“高飞远飞”。从这个意义上讲,大量现代服务业资源汇聚的青岛,一定是一个给财富和资本创造空间和市场的青岛。

  第三,青岛正在建设创业城市,打造最适宜资本生长和财富汇聚的发展生态。我认为,一个地区的发展生态,可以概括为“4+1”生态。所谓“4”,就是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技术链“四链合一”,“1”,就是优质高效的政务服务环境。在“四链合一”中,无论是产业链、人才链,还是技术链,都离不开资金链。我们建设创业城市,就是要打通这“四链”,城市要创业,企业要创业,人才要创业。

  疫情冲击下,全球的产业链、供应链都在加速重构,这是创业者的机遇。青岛明确提出加快发展新一代信息技术、新能源新材料等13条产业链,每一条产业链都分别由一名市领导牵头,根据产业基础和城市特质,重点打造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中国人工智能应用与服务产业高地、新能源汽车产业基地、机器人(15.300-0.03-0.20%)产业基地,等等。拿建设世界工业互联网之都来说,它就涵盖了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芯片、传感器、机器人、算力算法、区块链、产业数字金融、网络安全技术等全产业生态,这些恰恰就是位于当前产业最前沿、能够引领未来发展的创新领域,也是最能感召资本投入、最受资本看好的领域。

  围绕产业链,我们借助资本的力量,加快布局人才链、技术链。我们让企业成为引才的主体,引什么人才、给人才什么政策,全都由用人企业说了算。企业的人才,大院大所的人才等等各类人才,在青岛都能享受到创新创业培训。上个月,我们刚成立了青岛工业互联网学院,去年我们还邀请华为、腾讯、科大讯飞(38.8501.483.96%)、商汤科技等15家行业头部企业在青岛发起了人工智能产业共同体,这些都是创新创业培训的主体,现在,他们已经全部在青岛落地并开始创业培训。在这个过程中,我们持续推动创投风投基金与创新创业人才对接互动,青岛发起的总规模500亿元的科创母基金,就是专门支持初创期的创新创业者。

  在互联网背景下,不管是人才集聚,还是技术创新,都需要更加多元、便捷的资本支持。我们聚焦金融新业态、新模式,推进金融科技企业与工业互联网平台开展合作,探索发展产业数字金融,积极争取数字货币应用试点,深化金融科技的场景对接和落地推广。我们加快推进现代金融服务的数字化转型,逐步扩大金融科技在银行、证券、保险、地方金融组织等领域的应用,提升金融机构的风险管控能力和资产质量。也就是说,在以资本之力推动人才集聚、科技创新、产业蝶变的同时,资本也一定会实现自身的快速蓬勃发展,这样就真正打通了产业链、资金链、人才链、技术链“四链合一”。“四链合一”,资本既是其他三链的生态,其他三链又是资本的生态。在政务服务方面,去年以来,我们努力打造市场化、法治化、专业化、开放型、服务型、效率型的“三化三型”政府,政务服务的质量和效率在快速提升,不少来投资的企业家都给予赞许。

  各位朋友,青岛是一座青春之岛,是一个正在创业的城市,是城市中的“独角兽”。青岛走在了中国新一轮更高水平对外开放引领的高质量发展的最前沿,承担着多重国家战略使命。我们期待与大家携手一起,共享机遇,在国家“双循环”大格局中书写出更多互利共赢的财富故事。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