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东旭集团 负债总额为1291.23亿元 > 正文

东旭集团 负债总额为1291.23亿元

导读: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期末,东迅集团负债总额为1291.23亿元,其中短期负债151.85亿元,长期负债151.2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8.64亿元,这四项金融负债近800亿元。东旭集团违反债

截至2019年上半年期末,东迅集团负债总额为1291.23亿元,其中短期负债151.85亿元,长期负债151.27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8.64亿元,这四项金融负债近800亿元。

大众财经网

东旭集团违反债务后,很多朋友问了力场君。 东旭光电有财务上的虚假吗?

客观来看,不管存款高还是“十个瓶子八个盖子”,这都不是证据,被称为疑问。 站在控制投资的角度,把存款高度作为项目否决的原因,虽然没有问题,但如果以此作为财务虚假的证据,还不够充分。 力场君认为,无论是东旭还是迄今为止的康得新、康美药业,这一水平的财务黑洞都很难从表面财务数据中找出财务虚假的证据。

比较东旭光电是否伪造财务,力场君感兴趣的是东旭的资源。

东旭集团能够支持超过2千亿资产的盘子,金融机构的支持不可或缺是理所当然的。 东旭集团发行债券时公布的财务数据显示,截至2019年上半年末,东旭集团负债总额为1291.23亿元,其中短期负债151.85亿元,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218.64亿元,长期负债151.27亿元,应付票据254.06亿元

资产有可能被挪用、被劫持,甚至虚增,但千亿日元的债务是现实的,是不可避免的。 那么,向东旭借钱的金融机构有谁?

12月初,东旭集团在北京召开了债权人大会,据说国内的主要银行机构都出席了。 “没有出席很难说自己是混银圈”,社会上开玩笑说。 这是最到场的银行年会,票很贵。 但是,之后也没有出现关于东旭债务的重组和债务处置的方案,也没能停止东旭光电复标后的4个下降,得知这次债权人大会也没有实质性的进展。

通过调查东旭的幕后“金主”,力场君也发现了值得关注的有趣信息。

涉及很多山西农商银行贷款

东旭光电和东旭蓝天两上市公司的第一股东是东旭集团,东旭集团的主要股东是东旭光电投资有限公司(简称东旭光电投资,持股率为51.46% )和北京东旭投资管理有限公司(简称东旭投资,持股率为25.28% )。

根据“企划调查”调查的信息,2019年7月,东旭投资以质人、东旭集团股为目标,向山西孝义农村商业银行申请质押金的同月,东旭集团作为质量保证人,包括山西柳林农村商业银行(质量所有权30945.45万元)、山西兴县农村商业银行(质量所有权10063.6万元),在山西各地的

客观来看,2019年7月,对于东旭集团的偿还能力,市场有疑问的声音。 在此背景下,上述农商银行、农村信用联社承受压力,承担下风审查中的条件限制,能够向东旭提供大量融资资源,这一点本身值得关注。

再追溯到2019年1月,东旭投资也以东旭集团股为目标,山西寿阳农商银行(出资比率13947.36万元)、山西平遥农商银行(出资比率11378.11万元)、山西前阳农商银行(出资比率3303.32万元)、山西左权农商银行(出资比率10277万元)、山西介休农商银行(出资比率10277万元)

东旭光电投资也于2018年11月向山西武乡农商银行、山西长子农商银行、山西澶城农商银行、山西黎城农商银行、山西壶关农商银行、山西屯留农商银行等申请了大量融资。

2019年,山西省农商银行、农村信用联合社将金融资源突击、集中、巨额运输至东旭集团,从金融监督的角度和金融机构控制的角度来看,这是罕见的。 这个没有人为因素的偶然和意外,力场君不相信。

其实,这些集中在2019年向东旭集团提供大量金融资源的机构,彼此之间也有很多相关家庭,如山西介休农商银行、武栋氏的理事长,也是平遥农村信用联社管辖的平遥县达蒲农村信用联社的负责人。

进一步来看,寿阳、平遥、前阳、左权这4家农商银行相互持股关系,管理层持股关系特别是山西前阳农商银行,其理事路线峰先生,也是华融晋商资产管理株式会社的理事。

与华融系金融机构的多次交叉

先谈华融,回顾东旭的发展史,与华融资产管理公司旗下的金融机构有着很大的关系。 根据“企划调查”的公示,华融信托于2014年9月加入股东旭光电投资股东。

据华融信托主页报道,2014年8月19日成立的《华融东旭集团合并投资基金集合资金信托计划》,第一期募集9亿元,合计募集7期,每次募集结束的时间与东旭光电投资变更注册资本的时间基本一致。 东旭集团还与华融汇通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共同出资3亿元,成立了“华融东旭中秦(杭州)投资合作企业(有限合作)”。

另外,力场君(微信公号“基本面力场”)也有表示与东旭债务有关的多家银行与华融交叉的迹象。

比如向东旭提供数十亿贷款的锦州银行。 2015年锦州银行发行h股时,华融金控于当年11月27日发表过,出资2.3亿美元,锦州银行公开发售h股后“力挺”在锦州银行上市,但最终未成功的华融金融控制背后的大股东是华融资产管理公司。

此外,据银监会辽宁监管局2016年6月30日发布的《锦州银行与中国华融合作战略协议》显示,锦州银行与华融资产签订战略协议,双方将在资产管理、融资、投资、信托等方面开展全面业务合作。

例如,东旭光电于2018年10月宣布控股公司湖南东旭德来电子科技有限公司向华融湘江银行湘江新区支行申请银行综合信用12000万元的华融湘江银行是华融资产管理公司的控股银行。 在12月初召开的东旭集团债权人大会上,出现了华融湘江银行的身影。

例如,以东旭光电投资的东旭集团股份为当铺,2017年9月向华融信托申请了多个当铺贷款,但是现在仍处于有效状态,相关金额共计达到75亿元。

后记与反省

市场一直以来,东旭集团和银行机构之间的关注是与东旭集团有直接股票关系的银行,典型的是东旭集团持股的衡水银行,东旭集团持股的30%,第一股东朔州农商银行( 2019年6月向东旭集团提供抵押贷款),东旭集团持股

但是,从力场君收集的信息来看,除了单纯的股票关系之外,东旭集团和许多其他金融机构之间还存在着更加秘密的关系,比如上述山西省农商银行、农村信用联合社是很容易判断的。 在这背后,不仅仅是贷款合作关系。 否则,从控制的角度说不出来。

而且,力场君相信这只是由东旭金融债务构成的“冰山一角”。

力场君认为,东旭不履行债务,是民营企业集团渗透、影响金融体系,甚至支配的典型案例。 还应关注市场和金融监管体系的反思

1、民间金融机构经营过程中,如何降低重要股东、重要经营管理层个人带来的风险?

2、如何控制风险,有效执行金融机构在业务领域的应用,实际落地?

3、从宏观监督的角度,如何阻挡民营企业集团对金融体系的渗透率,降低其带来的系统风险?

今年许多民营企业集中负债困境给市场带来的冲击,使金融控制得到了有效提高和健康的金融体系。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