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要闻 > 力帆股份巨亏26亿元 公司甚至被传要破产清算 > 正文

力帆股份巨亏26亿元 公司甚至被传要破产清算

导读: 重庆首富尹明善23日入狱18年。当他47岁的时候,他出海创业,赚了60万英镑。54岁时,他进入了摩托车行业,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摩托车经销商。当他66岁的时候,他拿出20亿元,发誓要制造一辆

重庆首富尹明善23日入狱18年。当他47岁的时候,他出海创业,赚了60万英镑。54岁时,他进入了摩托车行业,成为了全国最大的摩托车经销商。当他66岁的时候,他拿出20亿元,发誓要制造一辆属于自己品牌的车,力帆汽车。然而,这次他的运气不太好。力帆损失了26亿元的股份,该公司甚至被宣布破产和清算。

大众财经网

生活从不迟开始。

重庆首富尹明善一直以自己的经历诠释这句话。

23岁时,他进了监狱,在监狱里呆了18年。47岁时,他出海创业,赚了60万元。54岁时,他进入摩托车行业,成为10年来全国最大的摩托车经销商。

66岁时,尹明善拿出20亿元,发誓要打造一款完全自主的汽车——力帆。70多岁时,他列出了力帆皮带。

然而,成功的天平不再向他倾斜。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股价下跌26亿元,公司甚至宣布破产清算。

在大量债权人前来寻求帮助之前,本应享受晚年的尹明善不得不学习如何拯救一家在他很老的时候就濒临灭绝的企业。

债权人互相追逐。

政府不能不高兴,银行不能不高兴,国有企业也不能不高兴

尹明善曾经总结了民营企业生存的“三不”原则。现在他没有做到,这让银行很不开心。

重庆力帆集团董事长尹明善

如果不是重庆市政府紧急成立“债权人委员会”,要求银行“不贷款、不施压、不停止放贷”,力帆早就陷入了银行违约的境地。

范丽的金融危机信号早在2019年就出现了。许多力帆票据持有人发现,重庆力帆金融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金融”)承兑的银行票据不能按期兑现。

林凡告诉城市社区,“我们有一份50万元的汇票,将于2019年1月到期。我们花了一个多星期才联系到金融公司。他们告诉我延期付款三个月”。林凡汽车零部件公司与力帆没有业务关系。银行承兑汇票已从客户处转账。

等了三个月后,林凡决定通过法律程序,却发现许多公司已经起诉力帆金融。这些银行承兑汇票大多由重庆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乘用车”)签发,承兑人为力帆金融(Lifan Finance),两者均为力帆控股所有。

对中国司法文件网的市场搜索发现,30多家公司就该法案问题对力帆相关公司提起了诉讼。仅力帆金融就涉及500多万元。原告主要是汽车零部件供应商。

10月初,平安银行的一份文件在网上流传,其中提到包括力帆汽车在内的四家汽车公司将在年底前进入破产程序,力帆的财务问题将被引爆。

力帆立即发出通知,澄清该公司目前没有破产计划。

破产的谣言可以澄清债务已经达到顶峰是不争的事实。前合伙人拿起合法武器,试图维护他们的权益。力帆7月份的一份公告披露,该公司过去12个月未披露的诉讼(仲裁)累计金额已达14.23亿元。

截至2019年第三季度,力帆的资产负债率高达78%,这在汽车行业是很高的。在179亿元的总负债中,至少有121亿元是生息负债。更紧迫的是,90亿元是短期贷款,这意味着力帆需要在一年内偿还。

力帆股份的控股股东重庆力帆控股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力帆控股”)更为严重。根据力帆控股2019年债券半年度报告,截至2019年6月,力帆控股的流动负债因融资困难和4亿元逾期贷款而接近300亿元。

力帆控股已经借了几乎所有能借的钱。25家银行为其提供了126亿元的信贷,截至2019年6月,未使用金额仅为4.5亿元。为了获得融资,力帆控股已经承诺持有力帆99.6%的股份。

基于力帆集团整体财务状况不佳,联合信用评级公司将力帆的股票和债券评级从AA下调至AA-。

尹明善失去了当年的雄心壮志,在亏损9亿元的半年度报告公布之前,他带着妻子陈巧凤、儿子尹喜地和女儿尹索伟一起减持股份,套现890万元。第三季度报告发布后,该公司亏损26亿元。

该公司可能没有投保,但它自己的钱可以一点一点投保。

商业萧条

毕竟,“春江水暖、鸭子先知”和一群最熟悉公司的人开始减持尹明善的股份,这无疑向外界发出了一个明显的信号:我不怎么看好我的公司。

尽管2019年对汽车行业来说是最黑暗的一年,但力帆受到的冲击将远远超过行业平均水平。力帆有限公司发布的产量和销量显示,前三个季度,燃料车和新能源车的产量分别为18000辆和1843辆。

作为力帆的主要驱动点,最低月产量只有34。2019年前九个月,受即将实施的六项新国家标准的影响,力帆发起了消化库存的运动,但燃油汽车和新能源汽车的总销量不超过25,000辆。

随着第六个国家标准的实施,力帆尚未推出符合第六个国家标准的车型。最初积压的第五款国家车型面临着无法获得许可的尴尬局面。截至2019年6月,力帆在计提2.8亿元的折旧准备金后,库存商品约为6亿元。如果客车在库存中的比例过高,这些成品车辆将面临无法销售和实现的风险。

2018广州车展——力帆汽车快速充电

力帆难以跟上市场需求与近年来的研发投资密切相关。在过去的五年里,力帆的研发投资没有超过10亿元,并且呈现出逐渐下降的趋势。R&D支出占收入的比例也保持在5%左右,直到2016年才达到9%。力帆还积极将研发资本化,以增加利润。

研发投资减少导致产品跟不上市场的后果正在逐渐显现。力帆客车的一名员工告诉城市社区,“在新基地建成之前,大部分工人被转移到第三工厂,但第三工厂很少生产,因为无事可做。许多工人在度假,基本工资很低。”他透露,主工厂仍在正常生产,但主工厂主要生产摩托车。

尹明善致力于汽车制造的15年来,乘用车已经成为力帆收入和利润的支柱。摩托车变得越来越不重要了。截至2019年6月,摩托车仅占公司总收入的24%。对于占收入一半的乘用车及配件业务,毛利率下降了11个百分点,仅为2.5%,不到一般汽车公司的20%。

乘用车业务迅速下滑,导致力帆的资金短缺链越来越紧。许多供应商将力帆告上法庭,要么要求支付账单,要么冻结力帆的资产。

重庆汽车零部件供应商李哲向市场透露:“我们已经很长时间没有供货了。货物的原始付款尚未支付。谁敢供应货物?”

除了供应商的怀疑,力帆的经销商也在走维护自己权利的道路。2019年5月,30多名力帆汽车经销商聚集在重庆力帆中心门口,身着“力帆还钱”t恤捍卫自己对力帆的权利。

主机厂最初是一种依靠供应商包装货物和经销商帮助销售的经营模式。现在力帆的左右手都在朝着相反的方向战斗。

乘用车业务立即跌至谷底。

赔钱并大卖

力帆的下跌实际上发生在2018年,但被2.5亿元的净利润悄悄地掩盖了。

当时,力帆亏损21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非净利润,即力帆仅因经营亏损。虽然力帆已经亏损近三年,但2018年的亏损是前两年的10倍,可以毫不夸张地说,这是一个巨大的损失。

老牌购物中心尹明善将21亿元的巨额亏损转化为2.5亿元的利润,净利润同比增长48%,创造了繁荣景象。

他是怎么做到的?

在年度报告截止日期前五天,力帆乘用车有限公司突然宣布以符合城市发展规划和降低公司运营成本为由,对其15万辆乘用车生产基地进行搬迁和升级。这座740亩的工厂恰好被重庆两江新区土地储备与改造中心以33亿元的价格收购,24亿元立即收到。力帆因此确认了20亿元的资产处置收入。

工厂的搬迁不足以弥补损失空,如果你想盈利,那就转售你的股权。2018年12月28日,力帆有限公司与重庆新帆机械设备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重庆新帆”)签订协议,将重庆力帆汽车有限公司的100%股权转让给重庆新帆,转让价格6.5亿元,投资收益6亿元。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