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无极3注册DR逆袭22650成利率之锚,未来或成存贷款定价参考 > 正文

无极3注册DR逆袭22650成利率之锚,未来或成存贷款定价参考

导读: (无极3注册: 22650) 中国人民银行8月31日发布的《参与国际基准利率改革和健全中国基准利率体系》白皮书提出,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深入推进,中国的基准利率体系还需不断健全。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做了深入研究,提出了以培育DR(存款类金融机构间的债券回购利率)为重点

中国人民银行831日发布的《参与国际基准利率改革和健全中国基准利率体系》白皮书提出,随着利率市场化改革的深入推进,中国的基准利率体系还需不断健全。对此,中国人民银行做了深入研究,提出了以培育DR(存款类金融机构间的债券回购利率)为重点、健全中国基准利率和市场化利率体系的思路和方案。

 

在市场人士看来,这意味着,推出最晚的DR有望超越R(质押式回购利率)、SHIBOR(上海银行间同业拆放利率)成为利率之锚。中信证券首席固收分析师明明表示,国内的基准利率体系预计将从DR和SHIBOR“同台唱戏”的局面,越来越多地转向以DR为主。

相应地,央行提出,未来将通过鼓励发行以DR及相关利率为参考的浮息债、浮动利率存单定价基准扩大至DR等措施,进一步培育以DR为代表的银行间基准利率体系。

Wind数据显示,9月1日(白皮书发布次日)DR001续涨逾30BP至2%上方,DR007继续徘徊在2.2%附近。沪上某国有大行债券交易员表示,(白皮书提出重点培育DR)对资金市场没有产生直接影响,但从中长期看,一定程度上会增加市场利率的稳定性。

一些市场人士则建议,在DR更加成熟后,可将DR作为存贷款定价的参考。

为什么是DR?

白皮书认为,经过多年持续努力,目前中国的货币市场、债券市场、信贷市场、衍生品市场等基本上都已培育了各自具备一定公信力、权威性、市场认可度的指标性利率,为观测市场运行、指导金融产品定价提供了较好参考。这些指标利率包括基于实际交易的回购利率指标体系、银行间拆借市场利率、国债和政策性金融债收益率、LPR等。

实际上,货币市场及债券市场较为关注利率指标包括R、DR以及SHIBOR三大类。三大类指标中,R诞生最早:自1997年债券质押式回购交易开始在交易中心集中交易之时起,交易中心就开始计算发布隔夜(R001)、7天(R007)等质押式回购利率,运行至今已超过20年。

R是全银行间市场的质押式回购利率,包括存款类金融机构与非存款类金融机构,质押券种既有利率债,也有信用债,因此波动较大。“去年包商事件的影响下利率出现分层,银行机构间非常宽松,但非银资金非常紧张,表现出来就是R远高于DR。”前述沪上国有大行债券交易员表示。

SHIBOR则于2007年1月正式推出,运行至今已13年。SHIBOR以报价制为基础,交易中心作为受权发布人,每个交易日根据18家报价行的报价,剔除最高、最低报价,对其余报价进行算术平均后对外发布。

央行在《2017年三季度的货币政策执行报告》中指出,SHIBOR已经成长为我国认可度较高、应用较广泛的货币市场基准利率之一。对于其弊端,明明表示:“SHIBOR报价形成的利率并未经过实际交易,难免与实际交易利率存在一定偏差。”

DR出现最晚,交易中心从2014年12月开始发布,交易机构为存款类机构,质押品为利率债。《2016年三季度央行货币政策执行报告》指出,DR可降低交易对手信用风险和抵押品质量对利率定价的扰动,能够更好地反映银行体系流动性松紧状况,对于培育市场基准利率有积极作用。近年来,央行官员在多个公开场合提出,DR007是判断流动性松紧的重要指标,因此DR也成为市场关注的焦点。

白皮书指出,由于DR最能充分体现银行体系流动性状况和融资利率水平,市场认可度较高,且与国际上新基准利率RFRs(无风险基准利率)最为接近,未来要重点通过创新和扩大DR在金融产品中的运用,将其打造成为中国货币政策调控和金融市场定价的关键性参考指标。

前述沪上国有大行债券交易员表示,央行近年来反复提及DR的指标意义,市场也很关注,现在相当于以官方报告的方式为DR正名。

或成存贷款定价之锚

为了提升DR的代表性,央行提出,鼓励发行以DR及相关利率为参考的浮息债、推动以FDR为浮动端参考的利率互换交易、鼓励金融机构参考DR开展同业业务等措施。

央行指出,银行间同业业务以固定利率为主,运用浮动利率工具较少,仅有相当少的一部分同业存单为浮动利率,其在整个同业存单的市场份额不到1%。未来将适时扩大浮动利率同业存单选择定价基准的范围,由仅限于SHIBOR扩大至DR及相关利率。

明明表示,国内的基准利率体系预计将从DR和SHIBOR“同台唱戏”的局面,越来越多地转向以DR为主。但DR和SHIBOR并不是简单的替代关系,DR短期内取代SHIBOR的可能性不大。

目前国内挂钩SHIBOR或根据SHIBOR定价的金融产品较多,如若退出SHIBOR对市场产品影响不小。”明明称,“如果能够扩大DR在浮息同业存单中的应用,那么央行价格型工具向银行负债端成本的传导效率将会更高,利率的市场化程度也会进一步深化。”

近年来中国利率市场化改革快速推进。2019年8月央行推进贷款利率市场化改革。改革后LPR参考MLF,贷款利率则锚定LPR。现在看,改革后央行的政策利率(MLF)有效传导至贷款利率,提高了货币政策的传导效率。但在一些市场人士看来,货币市场利率和贷款市场利率仍未形成有效连接,因此未来DR成熟后可作为存贷款定价的参考,由此使货币市场、债券市场、存贷款市场利率实现联动。

建行资产负债管理部总经理生柳荣近日在《中国货币市场》撰文指出,从国际经验看,LPR多挂钩隔夜利率。但国内不管是银行间债券回购利率还是SHIBOR,均存在变动频繁和波幅较大的问题,因此改革将LPR挂钩MLF,但挂钩MLF使LPR的市场化属性有所降低。

他建议,在短端政策利率成熟的情况下,用短端利率适时替换MLF利率作为LPR的定价参考,进一步提升LPR的市场化程度。

浙商证券首席经济学家李超表示,DR007以利率债作为质押品,最大程度消除了信用风险溢价,是观察国内资金市场流动性的良好窗口。未来可培育DR007作为存款利率基准。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