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无极4招商撕裂的康得新:中小股东意见分化 三项29999临时议案全部被否 > 正文

无极4招商撕裂的康得新:中小股东意见分化 三项29999临时议案全部被否

导读: (无极4招商: 29999)  从2019年1月披露债券违约至今,*ST康得(3.520, 0.00, 0.00%)(维权)(002450,SZ;前收盘价3.52元)的命运可谓是波诡云谲。

今年8月3日~5日,*ST康得第二次听证会在北京进行。听证会上,稽查人员与*ST康得双方就证明外销虚假利润金额的证据是否充分和是否存在不予行政处罚的情节展开激烈争论。

  8月25日,*ST康得股东朱永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根据证监会方面的两次通报、两次听证会、相关公告披露、法院裁判文书以及个人调查,他认为*ST康得原董事长钟玉在“康得新造假”之下,掩盖了“掏空康得新”的事实。

  据悉,朱永国归集了千余名中小股东股份,截至*ST康得2019年股东大会前,股份归集超过4%。然而,朱永国提交的三份临时议案却在股东大会上全部被否。

  记者注意到,股东大会上,部分中小股东与公司管理层之间爆发了言语冲突。

 

散户开股权归集交流会

  此前公司公告显示,*ST康得在股东大会前的7月31日和8月12日披露收到朱永国、康得新路商务咨询服务(上海)有限公司十余份临时提案,后者称受到合计持股超过3%的*ST康得股东委托。

  但最终,只有《关于立即免去纪福星非独立董事职务的提案》《关于提请股东大会选举朱永国为非独立董事的提案》和《关于修改第一百四十四条将监事会调整为3至5人的提案》得到*ST康得董事会同意进入投票环节。

  对此,公司董事会方面称,其他议案不予提交的理由主要为涉及事项不属于股东大会决议的职权范围、议案事项表述不明确、议案事项不具备可操作性等。

  彼时,朱永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称,他用自己和亲属的多个账户持有*ST康得股票约4万股,个人持股比例并未超过3%,而是归集了千余名中小股东的股权,这些中小股东授权给他提交临时议案。

  其实,从2019年10月开始,朱永国等一批*ST康得中小股东就开始进行股份归集,在去年12月份,股份归集超过1%。截至今年8月25日,股份归集超过4%。“整整四大箱材料,一千多份股权证明、身份证明、股权委托书,都是全国各地的股民邮寄过来的。”一位参与其中的股民说道。

  8月25日下午,朱永国与参与归集的部分股民自行召开了《康得新股权归集行权通报会》,向与会股民和媒体记者说明了组织此次会议的目的和任务,包括归集进展、股东大会临时提案、投票策略以及与上市公司的沟通情况等。

  朱永国称,此前外界流传的部分信息存在谬误,*ST康得原董事长钟玉及大股东康得集团并非虚增利润那么简单,实为侵占、掏空了上市公司资金。会上,朱永国方面还罗列了17条证据清单并提出4项诉求,即“查清税务和地下钱庄、查清北京银行(4.830-0.03-0.62%)责任、查清康得集团侵占,破除退市风险”。

  然而,这一场通报会在*ST康得所在地张家港市开展得并不顺利,负责联系酒店、会议场地的股东称,他们联系了3家酒店,却都被酒店以装修、停电等理由拒绝,最后离开张家港,赶到无锡某酒店开会,但也未逃过“停电、退场地费”的情况。

  一位组织者称,他们打印了邀请函,希望张家港保税区政府、公安经侦、证监会、中小投服、深交所和江苏证监局等官方人士参与旁听,但当日在当地的遭遇让他们很失望。

  三项临时议案全部被否

  “我的目的是改善公司治理结构,恢复公司独立性,清算以前的责任,保持上市地位,为将来进一步发展打下基础。同时,我觉得要从头到尾改造企业文化,因为它是说假话而栽倒的,所以它必须要从做真人、办真事、说真话起步。”朱永国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说道。

  然而,现实却并不理想。8月26日,*ST康得召开2019年股东大会,会议将朱永国代表4%中小股东提交的《选举朱永国先生为公司第四届董事会非独立董事》、《关于立即免去纪福星非独立董事职务的议案》、《关于修改第一百四十四条将监事会调整为3至5人的提案》三项临时议案全部否决。

  对此,朱永国称,他不承认败选,也不认同大股东的投票权合法,“因为大股东、二股东破坏上市公司独立性,把公司掏空了,居然还可以投票,从而阻止对他们索赔。大股东作为过错方应该被红牌罚下,却仍在左右受害公司的命运,这样的规则是不公平的。”

  资料显示,公司董事纪福星为康得新大股东康得集团的代表董事,周晶为公司第二大股东中泰创赢此次提名的董事候选人,后者在投票中战胜了朱永国顺利当选董事。值得注意的是,三项临时议案在总表决同意股份数低于反对股份数的情况下,中小股东同意股份数均大于反对股份数。

  会后,朱永国表示,他们将从三个方面继续努力。一是选择合适的时机进一步扩大股份归集,对大股东等形成威慑,还可以对董事会、监事会和公司日常事务提出监督;二是成立法律小组,对北京银行、康得集团起诉;三是在行政处罚决定书下来后,可以据此通过特别代表人诉讼制度或集体诉讼制度,向钟玉、徐曙个人起诉。

  不过,朱永国并非没有对手。一位自称是*ST康得中小股东中反对归集股权一方的人士对《每日经济新闻》记者表示,所谓北京银行、康得集团承担责任都是表象,钟玉主观上是为了攻克关键技术与国家战略产业布局而调用了上市公司资金,客观上伤害了上市公司。

  上述人士称,康得新事件符合《证券期货行政和解实施办法(征求意见稿)》的精神,行政和解才能避免对中小投资者、上市公司和国家战略新材料产业继续造成伤害。

  122亿北京银行存款之谜

  此外,在接受《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时,朱永国表示,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将*ST康得的资金转入大股东康得集团账下后,资金就脱离了上市公司的控制。该笔资金丢失责任、资金去向的举证责任都在于康得集团和北京银行。

  资料显示,2019年1月22日,证监会对*ST康得下发《调查通知书》,并于2019年7月5日和今年6月28日两次下发《行政处罚及市场禁入事先告知书》,康得新涉嫌在2015年至2018年期间通过虚构销售业务等方式虚增营业收入,累计虚增利润总额达115.3亿元;还涉嫌为控股股东提供担保,以及未如实披露募集资金使用情况等违法行为。

  不过,在第二次调查报告中,证监会删去了“控股股东非经营性占用资金的关联交易”,新增了“银行存款余额存在虚假记载”。而且此次听证会上,证监会并未回应上述事项和中小股东关心的北京银行是否违规划转122亿元存款等问题。

  其中,后者与*ST康得此前披露大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密切相关。在2019年股东大会后密集披露的《独立董事对相关事项的独立意见》中,独立董事亦认为证监会两次表述各有不同,无法准确核实相关事项,无法作出准确判断。

  往前追溯,2019年4月29日,*ST康得时任三名独立董事对2018年年报中显示的上市公司及其子公司在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的存款余额有122亿元表示质疑,原因是这笔存款既不能用于支付也无法执行。

  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对会计师事务所的询证函回函则显示,“银行存款该账户余额为0元,该账户在我行有联动账户业务,银行归集金额为122亿元”,此事顿时引发轩然大波。

  2019年5月7日,*ST康得回应深交所关注函时称,控股股东康得集团与北京银行西单支行签订了《现金管理合作协议》,主要内容是账户资金采取实时集中方式。意为子账户收款,资金归集到康得集团账户下;子账户付款,康得集团账户向其拨付资金,同时扣减该子账户上存资金余额。

  对此,从2019年5月14日开始,*ST康得向北京银行西单支行谋求子账户的独立性,但被后者拒绝,随后双方展开法律交锋。

  朱永国表示,从后续披露的结果来看,证监会与法院方面分别对*ST康得和康得集团作出了截然相反的判定。

  根据其提供的证据,2019年12月12日,证监会称,康得新利用大股东康得集团与银行签订的协议,实时归集、统一调配上市公司资金和相关公司资金,将资金通过康得集团经中间商多道流水转至“虚假客户”,再以销售回款的形式回到康得新。

  另一方面,中国裁判文书网发布的(2019)京03民初307号《判决书》显示,康得集团通过《现金管理服务协议》,对康得新的银行账户进行统一管理,确有非经营性占用康得新资金的关联交易行为,造成康得新的财产与康得集团的财产混同,进而导致康得新与康得集团人格混同。因康得集团的控制行为,使康得新在经营和财产方面丧失独立法人人格,康得新不再具有独立意志和独立利益。

  也就是说,康得新是否对北京银行西单支行存款账户拥有独立性,成为其是否应该承担122亿元资金去向责任的关键原因。

  违规对外担保超60亿

  8月27日晚间,*ST康得公告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今年1月~6月,公司实现营业收入4.55亿元,同比下降45.96%,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为亏损5.58亿元,同比增长16.63%,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为-4918万元,同比增长72.32%。

  *ST康得方面称,公司受新冠肺炎疫情冲击及债务危机影响,面临下游市场需求减少、资金紧张、客户流失的困境,收入规模显著下滑。公司为摆脱困境,解决债务危机以及适应未来发展的需要,积极引进战略投资者以及生产合作伙伴,聘请了专业人士,对公司展开一系列优化工作。截至公告日,公司尚未有经决策通过的主营业务处置方案及破产重整或清算方案。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采访了解到,在*ST康得“造假”一案被传得沸沸扬扬之后,就一直有*ST康得管理层和部分股民质疑实控人钟玉及大股东康得集团“掏空”上市公司资金,手段包括违规对外担保、存单质押等。

  *ST康得2020年半年报显示,2017年至2020年,有13笔违规对外担保,合计金额为61.44亿元,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的比例为53.54%。2020年上半年就有一笔1900万元的违规对外担保,担保对象为上市公司全资子公司张家港康得新光电材料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光电材料),担保期为2020年1月15日至2020年12月25日。

  《每日经济新闻》记者了解到,截至8月20日,*ST康得尚未结案被起诉类案件共360起,其中被诉金额5000万元以上的56件、1000万元以上的78件、劳动纠纷140件、其他小额诉讼142件。累计涉及影响金额111.63亿元(涉及美元已按汇率折算为人民币),占最近一期经审计净资产比例为约97.37%。

  此外,证监会调查显示,*ST康得子公司光电材料分别在2016年1月22日、11月14日及2017年1月17日与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签订了3份《存单质押合同》;2018年9月27日,光电材料与中航信托签订《存单质押合同》。

  前述《存单质押合同》均约定以光电材料大额专户资金存单为康得集团提供担保,2016年~2018年担保债务本金大致相同,有近15亿元。对此,证监会分别对上市公司和钟玉等人进行处罚。

  朱永国在通报会上称,彼时,*ST康得、康得集团、光电材料等都是由*ST康得原董事长钟玉主持,其主导了相关违规质押、担保合同的签订。朱永国与其他几名股东此前已经向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厦门监管局举报。

  对此,银保监会北京监管局回应称,厦门国际银行北京分行作为募集资金的监管银行,未履行资金监管方的职责和义务,对相关违规质押担保行为未进行必要的审核把控。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