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理财 > 恒达招商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模式22650由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 正文

恒达招商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模式22650由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

导读: (恒达招商: 22650) “我们要处理好需求与供给、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要做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等。”8月22日,在以“全球剧变下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如此表示。

我们要处理好需求与供给、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要做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等。”8月22日,在以“全球剧变下的财富管理趋势”为主题的2020青岛·中国财富论坛上,国家卫生健康委科技发展研究中心副主任代涛如此表示。

 

代涛认为,保障生命健康,首先要处理的是需求和供给的关系,这是一对根本关系,需求在快速变化,最大变化是需求的快速增长和多层次、多元化、个性化的要求,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

过去几十年建立的主要是以治病为中心的体系,以提供医疗服务为主体,现在必须得前移和后移,必须更多关注预防保健、健康管理,以及后面的护理康复和医养结合,这就对供给提出了更高要求。

代涛表示,我们要更加重视改革创新,还要持续深化改革,转变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模式,从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不是不重视医疗了,而是包含了医疗在内的健康。

以下是发言实录:

代涛:非常高兴来参加这个活动,今天的发言只代表个人,作为研究员,就是研究的人员。今天听了前面几位领导和专家的发言,又学到很多东西,我先后从事过医院管理、政策研究、健康医疗大数据、科技创新等领域的研究和实践工作。今天这个论坛非常有意义,因为生命健康是第一大财富,生命至上,健康是所有财富的基础,也是我们的本质追求。我们过去不能说不重视,可能重视得不够,实际上是我们的经济社会发展水平还没到。我想因为时间关系,我分享两个观点。

第一个,我们在新时代,新形势下,保障生命健康面临着新的形势和挑战。十多年前开始研究制定健康中国战略,特别荣幸地参与了整个过程,参与了2009年新一轮医改方案的研究和制定,到今天还在从事这方面的工作。时间越长越不知道从何处讲起,越觉得复杂。我认为保障生命健康,要处理的最重要关系就是需求和供给的关系,这是我们的一对根本关系,需求在快速地变化,最大变化是需求的快速增长和多层次、多元化、个性化的要求,这是经济社会发展的必然。

但有一点带来的挑战在未来是极为突出的,就是老龄化的加速,我想再过三五十年,中国的人口结构一定和现在有很大不同。面对需求的根本变化,如何调整我们的供给?过去半年多的时间,让我们对传染病再一次有了更深刻的认识,可是慢性病仍然是威胁健康的主要疾病,需要提供全生命周期的、全方位的健康医疗服务。过去是以治病为中心的体系,以提供医疗服务为主体的,现在必须得前移和后移,必须更多关注预防保健、健康管理,以及后面的护理康复和医养结合,这对供给提出了更高要求。我们通常说数量不足,刚才周主席讲到我们卫生总费用六万多亿,美国我们不能去学,它占的比例太高了。但是作为一个OECD的国家,通常是在10%左右。这样一个空间,我们说到2020年达到八万亿,2030年达到多少亿?同时,结构不合理,质量不高,就不展开了。体系协同整合不够,存在碎片化、整体效率还不够高等问题,还有服务模式难以满足多元化、个性化、多层次的需求,这是我讲的第一个观点,需求快速变化,供给原来的需求都不能满足,而面对新需求,供给应该是怎么样去做。

我讲三句话。第一句话,我们今天一定开始要去分析面向全面小康社会建成后的高质量发展的新要求,如果说过去四十年,我们都在建全面小康社会,未来我们走向了新时代、走向了新阶段,全面推进健康中国战略,2030规划纲要,健康中国行动等一系列的部署。

第二条,特别要关注的是加强服务体系的建设和融合,既要加强建设,又要加强融合,这是满足全方位、全周期需求的根本。要提供全方位、全周期的卫生健康服务,构建预防保健、健康管理、医疗护理、医养结合的全链条服务,要构建优质高效、协同整合的服务体系,还有要促进公立体系和社会力量的分工协同。

最后一点,要更加重视改革创新,还要持续深化改革,转变卫生健康事业的发展模式,以治病为中心向以健康为中心转变。要处理好政府与市场的关系,要做好公平与效率的关系等,要处理好体制机制改革和体系建设的关系。要加大科技创新的力度,做好药物和医疗器械的研发、精准医学的发展,医学人工智能的研究应用。最后一点,要大力利用信息技术,发展互联网+健康医疗,推动服务模式的转变、质量的提升、效率的提高和成本的下降,让老百姓更加便捷,更加个性化地获得服务,当然这个过程中要做好隐私安全的保护,当然都需要去加强研究的。

代涛:谢谢周主席这样一个交流,除了研究卫生政策之外,我主要的工作是研究医学信息学。您提的这个问题既有政策问题,有理论问题,有实践问题,还有利益、标准、隐私等一系列的问题,今天不可能展开讨论。但我认为一定是一个上下联动、共同推动的这样一个策略,才能实现最终目标。

实际上现在在区域内、机构内,已经有了比如某一个省、某一个市把所有数据汇集起来。需要一个社会化的、市场化的机制,给医疗机构、各类用户提供服务,都在做各种各样的探索。单靠政府也难以完成,实际上现在大量实践都在开展。谢谢!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