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天辰代理滴滴的2020:加速频失控33300,疯狂踩刹车 | 回望 > 正文

天辰代理滴滴的2020:加速频失控33300,疯狂踩刹车 | 回望

导读: (天辰代理:33300)编者按:从年初热议私域流量,到后来追逐直播卖货,再到年底社区团购兴起……从瑞幸咖啡造假,到TikTok出售风波、再到蚂蚁事件上演……

编者按:

从年初热议私域流量,到后来追逐直播卖货,再到年底社区团购兴起……

从瑞幸咖啡造假,到TikTok出售风波、再到蚂蚁事件上演……

似乎很难找到一个精确的词汇,去定义2020年的商业变革。

这一年,大量品牌在死亡线上挣扎。站在年末回望,如今的它们早已伤痕累累,但幸运的是,它们都熬了过来。

岁末年初之际,新浪科技推出《回望》栏目,试图梳理2020年的巨头路径及商业变迁。

希望它们,可以拂去岁月里的不安,向着更加具有挑战的2021年,前行!

疫情阴影

2018年可谓是滴滴发展史上的第一个谷底。先后合并快的和优步中国之后,滴滴一时风光无两,但连续的顺风车安全事件成为前所未有的危机。

柳青在回忆起这段历程时说,当时滴滴整个组织受到重创,士气极度受打击,团队到了濒临崩溃的边缘。而后滴滴开始痛定思痛,补课安全,一直到2019年12月回到业务峰值。

但2020年初的新冠疫情,再次让滴滴面临停摆,业务几乎归零。更严重的是,很快全球疫情爆发,滴滴的国际化业务也受到重创。

在从疫情中恢复的过程中,今年6月,美团与滴滴合并的传闻甚嚣尘上,滴滴官微发布动态称“有人真敢编,有人真敢信”,并配以“虾扯蛋”的图片,对传闻予以否认。但有媒体报道,滴滴与美团合并的传闻并非空穴来风,包括软银在内的大股东有意推动合并。

实际上,这背后是投资人退出套现的压力。滴滴成立八年,融资了上千亿元,众多明星股东押注。滴滴目前也是同等体量中少有的还未上市的互联网企业。

而如果选择上市,低迷的网约车主业根本难以支撑起高估值。花小猪打车随后扮演了“救主”的角色。

花小猪项目从2019年底开始启动,以独立品牌的方式运营,滴滴提供技术、资金等方面的支持。2020年3月起在贵州遵义、山东临沂等地开始测试运营,7月底正式宣布上线,开启大规模扩张。凭借高性价比,花小猪打车迅速攻城略地。

2020年8月,滴滴对外宣布全球日订单量首次突破5000万单,这背后有国内疫情得到控制的因素,也有花小猪打车的订单贡献。在当年12月的架构调整中,花小猪打车总经理孙枢被任命为网约车平台公司CEO,可见滴滴内部对花小猪打车的重视程度。

不过,疫情的反复还是对滴滴的网约车主业带来困扰。

12月27日,北京市公布的无症状感染者李师傅是花小猪平台司机;12月28日,北京市新增7例本地新冠肺炎确诊病例,其中有两例网约车司机。随后,花小猪打车宣布在北京暂停服务一周,组织在京司机进行核酸检测。

根据滴滴方面公布的数据,截至2021年1月3日23点:45904名滴滴网约车司机已做完核酸检测,已出结果并上传核酸检测证明27437名,全部呈阴性结果,未发现阳性;27788名花小猪网约车司机已做完核酸检测,已出结果并上传核酸检测证明17066名,全部呈阴性结果,未发现阳性。

在各地新一轮的新增疫情中,滴滴的网约车业务仍将面临着不小的考验。

新浪科技 海月

成立八年,“穿越周期”可能成为了滴滴CEO程维和总裁柳青心中烙印最深的关键词。头顶融资最多的中国互联网公司的光环,滴滴既有合并快的和优步中国的高光时刻,也曾因顺风车安全事件跌入谷底。

而2020年,滴滴仍然难以难脱“穿越周期”的桎梏。从顺风车风波中恢复之后,2020年初的疫情再次让滴滴触底,开启了艰难的主业爬坡之路;同时,滴滴也走上了多元化扩张之路,花小猪、跑腿、货运、社区团购,探索新业务的步伐明显加快。

不过,监管一直是盘桓在滴滴头上挥之不去的阴影。网约车主业如是,被寄予厚望的社区团购亦如是。

在相关部门加强反垄断和防止资本无序扩张的风向下,滴滴的增长之路,再次迎来了一个微妙的时间点。

监管利剑

对于滴滴而言,网约车业务的合规与增长一直是需要平衡的两大变量。

网约车新政已经在全国各地正式实施数年,但如果在车辆和司机上做到完全合规,滴滴的网约车运力将受到极大的冲击。这对于滴滴而言,无疑是自断其臂。

花小猪打车更是如此,其在诞生之初就先后遭到多个城市的约谈,涉及无平台资质、司机和车辆不合规等问题。

花小猪打车最早的运营主体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与滴滴的运营主体之间并没有直接的投资关系,这可能也是各地交通主管部门认定花小猪打车不合规的原因所在。对于平台资质问题,滴滴方面曾向新浪科技回应称,花小猪正在和主管部门沟通。

2020年9月,北京小桔科技有限公司成为北京鸿易博科技有限公司的股东,滴滴希望借此让花小猪打车与滴滴共用网约车牌照。

但从官方公布的数据显示,滴滴和花小猪在网约车业务上的合规率仍然不是十分理想。

据全国网约车监管信息交互平台统计,2020年11月,当月订单总量超过100万单的网约车平台共有8家,分别是滴滴出行、花小猪出行、T3出行、曹操出行、万顺出行、美团打车、首汽约车、享道出行。

其中滴滴出行当月接单车辆合规率为22%,当月接单驾驶员合规率为35.7%;而花小猪打车当月接单车辆合规率为17.9%,当月接单驾驶员合规率为33.4%。两个平台的各项数据合规率在八家中整体处于较低水平。

除了合规问题,反垄断也是滴滴在网约车业务上的一大隐患。

2020年11月,市场监管总局发布了《关于平台经济领域的反垄断指南(征求意见稿)》,并在随后公布了涉及阿里、阅文和丰巢的三起反垄断调查案,这表明监管层正在加大对互联网平台的反垄断力度。

当年12月,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致函国家市场监管总局及交通运输部,呼吁继续进行对滴滴优步合并案的反垄断调查,并查处平台存在的其他垄断行为。中国出租汽车产业联盟认为,滴滴出行和优步中国合并案虽然已过去四年,但是在互联网平台反垄断方面仍具有典型意义;随后,该机构再次致函国务院办公厅,提出对滴滴出行开展反垄断调查的诉求。

在当月交通部召开的全国交通运输工作会议上,交通运输部部长李小鹏表示,2021年交通运输行业还将进一步深化交通运输改革,其中一项重要工作就是强化交通运输领域的反垄断。

网经社电子商务研究中心特约研究员、上海正策律师事务所董毅智律师表示,滴滴在整个发展过程中确实会涉及到垄断的问题,尤其是在并购优步之后,从事实层面上可能已经构成了垄断。

不过浙江垦丁律师事务所褚霞律师指出,滴滴优步合并案对我国反垄断执法提出了许多挑战,首先面临的就是相关市场的界定问题,即对于网约车行业的相关商品市场和相关地域市场的界定,准确界定相关市场之后,才能进一步确认经营者的市场份额及其控制力以及其他经营者进入障碍影响等因素,此外还涉及对VIE架构的分析等。同时,由于滴滴优步的合并已然是既成事实,反垄断执法机构恐怕难以要求恢复到集中前的状态,而目前的处罚金额对于大型的平台公司来说显然稍显乏力。

值得注意的是,在市场监管总局此前公布的三起案件中,三家公司分别获得了50万元的行政罚款。也即是说,即使滴滴未来遭受反垄断调查,处罚结果恐怕也难以对其伤筋动骨。

新业务的忧虑

实际上,除了维持网约车主营业务的增长潜力,滴滴也在探索新赛道以寻求新的增长曲线。

2020年4月,程维在滴滴内部战略会上公布了未来3年的“0188”战略目标:安全是滴滴发展的基石,没有安全一切归0;3年内实现全球每天服务1亿单;国内全出行渗透率8%;全球服务用户MAU超8亿。

而要实现这个目标,创新业务就是其中重要的一部分。

随后,滴滴拓展了跑腿、货运这两个与出行赛道关联的新业务,以及橙心优选这个全新的赛道。

其中,橙心优选可谓被滴滴列入内部的优先级业务。程维曾在内部表态,橙心优选投入将不设上限,要在社区团购行业拿下第一。

2020年滴滴也在社区团购业务上不断调兵遣将。当年10月将网约车平台公司CTO赖春波调任橙心优选,负责产品技术,客服,仓配,品控以及履约体系建设;11月,小桔有车总经理及车服产品负责人刘杨调至橙心优选,担任产品体验及用户、商城运营负责人;12月,为了让橙心优选CEO陈汀专注于橙心优选业务,滴滴宣布其不再兼任小桔车服总经理。

在人力、财力等资源的投入之下,橙心优选增长迅速,11月官方宣布其日订单已经突破1000万,成为行业第一。而这距离橙心优选正式上线运营仅有5个月。

不过,快速扩张之下也有忧患。橙心优选的订单量增长如此之快,与其在社区团购业务上的补贴力度密切相关,面向新用户推出了众多0.01元的秒杀活动,并发放大量优惠券。

这与早年的网约车补贴大战异曲同工,但一个问题是,补贴退潮之后,留存用户和订单还有多少;另一个更为严峻的问题,滴滴在零售业务上并未像美团、拼多多等企业有仓储方面的积累,导致其订单量虽大,但履约能力跟不上。

而与网约车主业相似,滴滴等互联网企业在社区团购上的价格战也引发了监管层的注意。2020年12月,市场监管总局联合商务部组织召开规范社区团购秩序行政指导会,阿里巴巴、腾讯、京东、美团、拼多多、滴滴等6家互联网平台企业参加。会议指出当前社区团购存在的低价倾销及由此引起的挤压就业等突出问题,并要求互联网平台企业要严格规范社区团购经营行为,严格遵守“九个不得”:不得低价倾销、不正当竞争等行为。

社区团购行业未来将向何处去,仍然充满变数。

结语:

近日,关于滴滴上市的传闻再次出现。传闻称,滴滴计划于2021年上市,上市选择地或是香港,目标估值约为600-800亿美元。作为对比的是,滴滴在2017年的一次融资中估值为560亿美元。

在当前的时间点,滴滴的主业网约车和社区团购等新业务在订单量上正处于新的巅峰期,可算是多次穿越周期后相对理想的上市节点。但同样不可忽视的是,合规、反垄断等监管风险也一直是悬在滴滴上空的达摩克利斯之剑。

在投资人的不断压力下,2021年的滴滴上市还是不上市?这会是一个艰难的抉择。


最新动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