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基金 > 无极5代理盘道儿2020|连遭问询、涉嫌内幕33300交易,格力地产遭遇“流年不利” > 正文

无极5代理盘道儿2020|连遭问询、涉嫌内幕33300交易,格力地产遭遇“流年不利”

导读: (无极5代理:33300)回看过去一年,股价波动异常、接连收到问询函乃至通报批评构成了格力地产的“特色”节奏。

回看过去一年,股价波动异常、接连收到问询函乃至通报批评构成了格力地产的“特色”节奏。

1月5日晚间,格力地产再次发布一封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格力地产股票于2020年12月31日、2021年1月4日、5日连续3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累计达到20%。

此前,在2020年收尾之际,格力地产董事长鲁君四因涉嫌证券市场内幕交易被证监会立案调查,这也导致自去年5月11日开启的珠海市免税企业集团收购事项陷入不确定。彼时该交易计划刚发布时,格力地产股票复牌后接连收获8个涨停板,但紧随其后,上交所也就这一计划发来了问询函。

而回看过去一年,股价波动异常、接连收到问询函乃至通报批评构成了格力地产的“特色”节奏。2020年不但房地产行业上演诸多黑天鹅事件,格力地产也遭遇了自己的“流年不利”。

股价四度波动异常

翻阅格力地产过去一年的公告,可发现仅是《股票交易异常波动公告》就发布了四次。

2020年2月,其宣布成立医疗科技公司生产口罩后,公司股价从2月3日的4.16元/股到3月6日的4.91元/股;5月11日,其发布收购珠海免税草案后,又在5月25日至6月4日连续9个交易日内日收盘价格涨幅偏离值达到20%。

从股票走势图中可以看到,发布珠海免税收购草案后格力地产股价有了一次明显提升,随后至7月10日达到18.1元/股的年内最高点,而其波动下滑也由此开始。在上交所作出对鲁君四的通报批评后,格力地产遭遇四连跌,至12月24日,其后续三个交易日的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又达到 20%。

至2020年最后一个交易日,格力地产股价报收6.46元/股,较年中18.1元/股的历史最高点回调幅度达64.31%,此前公布重组事项后一连收获8个涨停板令这笔交易一度成为格力地产股市的“救星”,但目前随着这笔交易变得不确定,格力地产的股价也再次陷入不确定。

至少到今年开年,从2020年12月31日到2021年1月5日就已经连续3个交易日收盘价格跌幅偏离值达到了20%。

年内五度被“点名”

年初的疫情为2020年开启了一个不太顺利的开头,而格力地产也为此收到了一封问询函。2月10日,格力地产曾公告称拟以2100万元投资高格医疗科技 70%股权,将主要生产口罩等医用物资。随后市场开始出现报道消息称格力地产“高格”口罩将在3月底面向全国市场供应,并正推进出口业务,预计全年出口一次性口罩1亿片。

由于当时正值口罩供应紧俏阶段,在公布投资计划的第二天,格力地产股价就迎来5.57%的涨幅,而此事也引发上交所的关注,要求其就是否存在利用市场热点信息影响股价、是否曾向投资者透露过与生产经营相关的信息以及高格医疗成立以来是否具备生产和出售的相关许可等情况作出说明。

对于上述询问,格力地产在3月17日的回复中一一否认。对于“出口1亿片一次性医用口罩”的说法,格力地产表示公司无法满足出口需要,事实是当时其一共生产的口罩只有180万片;而高格医疗也还未获得相关进出口业务资质;此外公司不存在利用市场热点信息影响股价的情况。

对于口罩产能、出口业务等消息的传播,格力地产称是高格销售口罩的销售负责人在接受相关采访时的答复,该人员不熟悉信披规则,只将其作为日常经营和宣传活动,未告知董秘处,对此公司向广大投资者道歉。言外之意,这是工作人员的“锅”。

而口罩事件告一段落后,另一封问询函又快步赶来。

2020年5月11日,格力地产发布收购珠海免税集团计划,5月22日再次发布发行股份及支付现金购买资产并募集配套资金的预案,同一日,上交所发来问询函,要求其就2016年非公开发行时的定增兜底、本次收购的合规性等问题说明情况。

6月3日,针对该事项上交所再发一封问询函,要求格力地产就重组完成后的发展战略和业务模式作出说明,并补充说明交易完成后的整合计划及具体措施。

在回复中,格力地产分别对上述两封问询函关注的事项进行了说明,并悉数否认了相关质疑,不过有关定增兜底一事,其最终未能像在口罩事件中一样“甩锅”。11月23日,因未能督促珠海投资及时告知格力地产与定增对象签订《附条件远期购买协议书》并披露,上交所对格力地产董事长兼总裁、珠海投资董事长鲁君四作出通报批评,并将上述纪律处分通报证监会,记入上市公司诚信档案。

来到2020年年末,连同12月30日鲁君四因涉嫌内幕交易被立案调查,格力地产共被监管层“点名”五次,而在每次“点名”的同时,格力地产几乎都会发生一次股价波动。

收购珠免生意外,多元化遇阻

而收购珠海免税的计划生变不仅影响着资本市场的情绪,也为格力地产的多元化进程增添了一道关卡。

实际上,格力地产近年来一直不断向房地产以外的业务领域延伸,并自2014年起就开始了房地产业、口岸经济产业、海洋经济产业的集团化产业布局。

不过这一布局的联动效果仍未明显体现在业绩报表中。根据2020年半年报数据,格力地产实现营业收入29.78亿元,其中房地产板块录得26.79亿元,非房收入仅2.99亿元,营收贡献比刚超一成。

格力地产在财报中形容收购珠海免税“将为公司注入盈利能力强、发展前景广阔的免税业务,联动海洋经济服务范畴,充实公司的口岸经济业务内涵,强化公司核心竞争力”,但免税业务对格力地产更具现实意义的好处莫过于充足稳定的现金流能够帮助其降低长期以来的高杠杆问题。

尤其是在“三道红线”日益逼近的当下,格力地产截至2020年三季度末仍处三条全部命中的红色档,现金短债比0.45,剔除预收款后资产负债率73.2%,净资产负债率173%。

不过中原地产分析师卢文曦也提到,像格力地产这类“三道红线”全部命中的房企当下更应把重心放在降杠杆上,“先把节奏调整过来,在自身适应了比较严格的监管规则之后,再想办法发展多元业务,否则企业甚至都存活不了,更不要谈扩张。”

此外,克而瑞研究中心在今年1月1日作出的一项报告中也指出,未来房企多元化肩负着挖掘“第二增长曲线”的重任,投资方式将由经营转向投资入股,投资方向也应紧跟市场风向,关注价值增长空间高的行业。例如存量市场、数字化领域以及生物医药、IT服务与软件开发等科创板热门上市行业。

而未来一年,格力地产还有超过80亿元的短期债务需要偿还,其手中的现金流还能满足多元化投资的愿景吗?

王晗玉/文(责编:高雅)



最新动态